LOADING

DIGITAL COMMUNITY






DIGITAL COMMUNITY

復興鄉比亞外部落

中華電信數位好厝邊-比亞外部落

*
「比亞外」是何物?是拿來用的、還是吃的東西?這是從桃園縣復興鄉一位泰雅青少年口中說出的話。原來「比亞外」是個道地超迷你泰雅部落,全族人不到十五戶。部落內沒有瀑布、巨木及溫泉等特殊的觀光資源,部落內更沒有任何顯赫的達官貴人。長年以來,很少有部落外的人光顧這小部落,無怪乎連居住在鄉內住民都不知道「比亞外」為何物?位居於邊陲中的邊陲---比亞外部落已然被外界遺忘了。
六年前,我第一次受派到該部落教會從事牧職工作,第一個印象是部落社區許多公共閒置地散落著尿布、酒瓶……看來已經很久沒人處理,造成髒亂不堪,而部落每個人僅顧著自己個別的住家及利益著想,對於比亞外部落整體性的公共議題鮮少有人關心。
當我與部落青年閒聊時,問他們,如果學校畢業或長大後有沒有意願回到部落發展?青年們的回答令我震驚不已,他們回答說:「牧師我幹嘛回到比亞外,比亞外這個部落一點發展及未來性都沒有,那只是一個養老等死的鬼地方,即使我在外找不到工作,也不會回到比亞外這無用之地。」這個回答,著實令我震驚又懼怕,居然這一群部落輕年判了自己部落死刑。無怪乎,很多年輕人很少回到比亞外部落。內心深處推測著,在可預知的未來,比亞外教會豈不面臨關門的困境,而部落豈不成了廢墟?
為了讓部落族人特別是年輕年人,對自己部落產生信心,我便開始思索,教會能為這無望、垂死中的小部落做什麼?首先,我開始用心地在每個週間及主日的聚會講道信息中,以 “Qalang ga Kyokay,Kyokay ga Qalang”( 泰雅語意為:部落即教會,教會即部落)為信息的核心作宣告,讓信徒們瞭解,上帝是個充滿公平又是憐憫、慈愛的主,因為祂是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一個又真又活的主。教會長執幹部及信徒們聆聽之後,也僅只認為「牧師講的道很好、有感動」,卻不知道如何實際將信仰實際活化在部落生活中,這始終就是我這一位牧會者的難題。
隔年,我和幾位有心的教會幹部決定開始以自己先作表率,隨時培養撿垃圾及清理部落環境的好習慣。並且調整較八股式的口號「教會部落化;部落教會化」的宣告轉換為「比亞外任何一個角落都是我家的前後院」。為了改變部落髒亂的環境,在教會支持下組成了「比亞外部落改善環境工作坊」內容有:研習、討論、觀摩及實務操作等活動,幾年下來,大大影響部落族人隨便丟垃圾的習慣,每個月部落族至少有一次義務整理環境的「志工日」。 *
比亞外部落起先以教會為核心推動的組織,為讓部落全面參與,轉為成立「部落議會」內部落頭目及耆老為核心決策者。由於篇幅因素,僅以條列方式說明我們這曾被自己青年放棄及判死刑(無望之地)的部落所努力的成果。
  一、成立「比亞外珍貴烏類──藍腹鷴護巡隊」,大部分主要幹部為曾經活躍山林的獵人。榮獲許多公部門及民間組織的肯定,分別在媒體中報導。這讓在地族人建自信心。
  二、繒製「比亞部落地圖」,讓部落青年對比亞外部落平面的認識,透過地圖的繒製過程,漸漸了解到前輩們居然也有許多偉大可稱頌如史詩般精彩的歷史故事,適時縫補部落青年們對自己比亞外部落歷史的空白記憶。
  三、結合公部門的資源開始營造比亞外部落:向林務局申請「社區林業」計畫、原民會的「資源池造產計畫──重點部落」等等,除了增加部落在地就業機會外,整體部落開始由醜陋的毛毛蛻變成艷麗的蝴蝶。
這五年下來的營造,無論有無政府資源,比亞外部落仍能持續投入關心自己這可愛部落的維護行列,其中堅持的理由不外乎禱告、信仰及聖靈的動工。目前,比亞外部落在整個復興鄉的營造中是屬第一位,更是目前鄉內十個村落推動營造最主要的推手,這是復興鄉林信義鄉長及許多社區部落的肯定。在前年,比亞外部落榮獲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頒發的「全國原住民部落營造優良獎」,或許是上述的因素,國際環保歌手馬修連恩也到比亞外部落住了兩天,留下很好的印象。 *
提到這些,絕非炫耀、高抬自己部落,只是想要分享的是,上帝公平地對待每一個地方、每一個人,因為 祂是豐富、奇妙的主,我們要不斷地自我肯定,藉著信心宣告,並帶引出委身(實踐)其中、享受其中無比奇妙的改變與經歷。
有一位部落最頑皮的小孩,他是部落花草殺手,只要任何時間,一看到漂亮的花,便會用木棍打的七零八落,該家人用勸用打都無用,幾年後,整體部落到處開出漂亮的花朶時,那一名小孩一早跑到牧師館說:「牧師我覺得我們的部落好多花呀!真是好看,牧師我已經沒有打花了哦!」我聽了,不止是欣慰花終於保住,而是另一朶生命的花朶正開始萌芽、茁壯。
另一位部落國小六年級的撒韻.哈娜,在一個週六午后,獨自一人望著盛滿一叢叢美麗的花朶,我問她在發什麼呆呀!撒韻回答我說:「牧師我們部落變得這麼漂亮,我好喜歡呀!我剛才在想,我長大後不想結婚了----」問她為什麼?她回答說:「牧師我真的捨不得離開比亞外我的部落」。從部落年青人們先前對部落的絕望與放棄,到如今那一群青年們每週五結束後學校課程,競相回到部落的情境……無意間,教會人數突然變多,禮拜也由過去死沈沈的老人會到青少年活潑的敬拜讚美,部落酗酒的情形變少,教會奉獻增多…總總的改變,令我們驚訝不已。有這樣的改變,絕對不是比亞外部落任何一個族人的能力,而是來自於上帝能力的同在與恩典。 *
為加深各位對這長期以來被遺忘的小部落──比亞外的印象,讓我們聽聽Piyaway「比亞外」地名的由來。
相傳很久以前,比亞外部落有一位婦女叫Yaway(亞外),她勤勞又好客。在她廣大的田園裡栽種許多各類作物,其中以Qlipa或Thkul(黃帝豆)栽種最多。在那時候,山區部落對外交通極為不便,後山許多部落族人要到城鎮(復興、大溪)購買鹽、鐵器等重要用品時,徒步往往需要二至三天的往返時間,於是位居於Llyung Gogan(大漢溪)中游的Piyaway(比亞外)部落成為最重要的中途站。但是,比亞外部落沒有所謂的旅館或餐飲店,往返經過的族人們只好靠沿途部落族人們協助食宿。
Yaway(亞外)這一名婦女,她對待所有路過的族人出奇的熱心,她無私地款待路過所有部落族人。亞外婦女一直以為,讓所有經過的族人們吃飽,能有體力趕路,是一份榮耀的事,也是一項責任。亞外婦女丈夫早逝,又無子女,她全心努力不停地栽種許多作物,只為了供應路過的族人們。長年下來,年邁的Yaki Yaway(亞外)老婦女過逝後,許多曾接受她款待的族人,每每路過比亞外部落總會順口說出:Piyaway(比亞外)或Kaki Yaway等追念語詞,以示記念與緬懷Yaki Yaway(亞外)老婦女的恩慈。久而久之,便以「比亞外」老婦女亞外的名字命名來命名該聚落。
「給」永遠是「得」的法則。泰雅族深層的文化意涵,其核心精神也是「分擔」與「分享」,這正是比亞外整體部落族人們一直努力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