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LICK TAIWAN




CLICKTAIWAN NEWSLETTER

拔一條幸福河/楊力州 2014.09.20

拔一條幸福河/楊力州

拔一條幸福河 :「永不放手!」


以《奇蹟的夏天》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的楊力州,到底是怎麼走上紀錄片這條路呢?


拍出一部部經典作品的楊力州,事實上,就跟你我一樣,曾經是對未來茫然的青澀少年。9月20日,晴朗的週六午後,楊力州導演在【幸福共享】公益講座,說了一個原本坐在台下給所謂好學生掌聲的平凡男孩、原本認為紀錄片「好好睡」的平凡觀眾,如何從一台相機開始進入影像創作的世界,再從教學的挫折中遁逃到紀錄片研究所,然後在而立之年決定以拍攝紀錄片為人生志業,創作出一部又一部讓人大哭又大笑、叫好又叫座的紀錄片的故事。然後,楊導演語帶哽咽的高喊「永不放手」,堅持理想,就能為這個世界變得不同!


和所有青年一樣,楊導演也曾經對學習不感興趣,每每看到優秀同學上台接受表揚,就在台下和著頒獎樂的節拍唱著「沒什麼了不起」。不過,楊力州對繪畫的熱愛也讓他漸漸嶄露頭角,甚至獲得全國性的大獎,而這份大獎的豐厚獎金就成了買第一台相機的基金,也是楊導演進入影像世界的第一顆敲門磚,在大學時期就拿著這台相機上山下海。

退伍後,回到復興美工教書,卻因為無法適應當時的教書方式而身心受挫,使他在朋友的邀請下誤打誤撞地進入台灣第一間紀錄片專業研究所,從此,正式走上紀錄片的道路。


2006年在拍攝運動品牌廣告片的過程中,認識了美崙國中的足球小匠,被他們刻苦培訓、一心求勝的精神所打動,也看到每一個男孩背後的故事,那些辛酸血淚,只用幾分鐘的廣告片來呈現根本不夠,於是決定留下來拍出一支記錄片。偏鄉教育、經濟等沈重的家庭問題成為小匠們求勝的最大動力,令人熱血奔騰的程度足可媲美《KANO》;這支創了紀錄片拍攝規格的作品,也讓楊力州一舉拿下當年的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項,更刷新了紀錄片票房紀錄。


就在此時,楊力州接到了商業周刊拍攝紀錄片關心自殺議題的邀請;他想起了幼時爸媽接到外婆喝農藥自殺的電話,匆匆出門南下的經驗,當初的畫面都還記憶猶新。尋訪個案的過程中,遇到了一位因孩子相繼自殺,獨立撫養遺孤的阿嬤,面對一再經歷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現在卻能一笑帶過,彷彿一切已雲淡風清。《水蜜桃阿嬤》堅毅的神情不但打動了導演,也感動了電視機前的廣大觀眾;但熱心捐款絡繹不絕,卻引發了善款運用的爭議,一部希望大眾關心自殺議題、城鄉落差的影片,卻讓楊力州上了報紙社會版,「掏空社會愛心」、「消費原住民」等血淋淋的新聞用語,在在重擊單純想關懷社會的心,也讓他躲回商業廣告的鏡頭之後,開始思索拍攝紀錄片的意義;直到好哥兒們林義傑因極地長征,再次敲開紀錄片大門。


聽著林義傑一再強調「這是我選手生涯的最後一戰」,楊力州笑說「紀錄片導演對於這種最高級的名詞都沒有抵抗力」,當下拍胸脯「因為是你,我一定支持!」「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等你比賽完我們去逛逛萬里長城、吃北京烤鴨」,林義傑狐疑的問:「北極有這些東西嗎?」楊力州才恍然大悟「蛤!是北極?不是北京嗎?」君子話已說出,四匹馬都拉不回,楊力州就這樣踏上了「2008極地大挑戰」的旅程。說起這趟難忘的經歷,楊力州仍記得出發第二天就遇見北極熊的驚恐「上一秒我們還聽到有東西重擊雪地的聲音,下一秒帳棚就被打開,北極熊的頭就出現在我們眼前」,慌亂之餘照英國射擊教練的作法,大家一起大叫才把北極熊嚇跑,但所有的糧食也被北極熊給叼走了。前往極地的挑戰當然不僅止於此,每一秒鐘都是對生理、心理的考驗,例如因為極冷的氣候與長途跋涉的大量運動,即使隨時補充巧克力棒還是一天掉一公斤,「我老婆來接機的時候,笑得好開心,因為我這輩子沒那麼瘦過」。


21天的極限挑戰,也讓楊力州開始思考生命的意義、自己的使命、紀錄片的價值,「在世界的盡頭,突然想起了外婆,我想是因為這裡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我跟她聊天,也寫信給她」,「如果老天給我一種能力——紀錄片,那麼我希望可以用這個能力來關心像外婆一樣的長者」。《征服北極》讓楊力州征服了自己,走過了低潮,帶著對外婆的思念,將鏡頭轉向了下一部片《被遺忘的時光》裡,那些被困在時間裡的每一張佈滿皺紋的臉,讓觀眾在他們時而孩子氣,時而懊惱生氣的表情裡,感同身受失智症患者家屬的心疼與心痛。至今他仍記得觸動的源頭,讓他決定投入的那一個畫面,「一位60多歲的老人,攙扶著80多歲的老爸爸進入機構,老爸爸掙扎著想走,猛一轉頭對著這位老人大吼『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涕泗縱橫的老人怔呆了半晌,隨後上前撥開了醫護人員扶著老爸爸的手,轉身離開」。在這一刻,楊力州也驚覺「我一直以為台灣即將迎接老年化問題,沒想到,我們早已是老年化社會」,也更希望透過影片讓更多人認識這個疾病,也開始正視高齡化社會的問題。


面對拍攝過程的低氣壓,楊力州選擇加入另一群充滿青春活力的長者來解壓,也讓觀眾看到不一樣的長者面貌。由高雄一群長者組成的《青春啦啦隊》,每天穿著迷你裙在公園裡練著美式啦啦隊,各個展現十足的青春活力;老年,只是人生的一個階段,可不是限制人生的關卡,即使面臨身體老化所帶來的生理病痛,心裡都還是對生命充滿渴望與熱情的青年。以高雄阿公阿嬤為主角的影片,高雄首映場票房賣破一萬張,於高雄巨蛋首創紀錄片萬人首映,在故事主角出場的那一刻,全場氣氛嗨到最高點,萬人掌聲震撼了導演,更打動阿公阿嬤的心,「一位阿嬤表演結束後來找我,緊緊握住我的手說『我一直以為自己就是平凡的歐巴桑』,但那一刻,我知道自己不平凡!」


八八風災後,一心掛念著給予熱情掌聲的高雄鄉親,來到甲仙蹲點完成《拔一條河》。在一年多的拍攝日子裡,所有工作人員就在甲仙賃屋而居,看到了一場風災就此重創在地經濟與人心,在死氣沈沈的村子裡,孩子們卻極欲以贏得一場比賽來「榮耀甲仙」,找回大人臉上的笑容;於是沒有鞋子就去借,皮開肉綻的手纏起來繼續比賽,因為拔河的字典裡沒有放棄,「看著他們說什麼都不放手,我們碰到困難怎麼能放手?自己的挫折要算什麼?」


從一部紀錄片開始,陸續啟動甲仙在地小旅行、《拔一條河》書籍出版、電影播映期間在地農產品運費優惠,票房收入幫甲仙國小蓋了嶄新的圖書室……,楊力州突然明白「這是一場社會運動,用紀錄片幫大家找到幸福的感覺,紀錄片真的可以改變世界!」,關鍵就在於「永不放手」!


善於說故事的楊力州,讓台下觀眾聽得如癡如醉,彷彿一幕幕場景就在眼前上演;也如同欣賞他的作品一般,總能在上一秒撫掌歡笑後,下一秒卻跟著故事中的際遇轉折而鼻酸落淚。許多與會朋友紛紛表示,對紀錄片開始產生興趣,也感謝楊導演總願意拍攝這些原本被商業化的電影市場所邊緣化的故事,而這些在地的人物、故事,正能夠讓我們看見生活周遭的美好、感到自己的幸福。楊導演回應,世界越來越小,透過網路就能夠迅速地傳佈訊息,「每個人都是螢幕的分享者」;而這些紀錄片,就像是一顆顆「善的種子」,將透過網際網路飄散各地。


原訂2小時結束的演講欲罷不能延長到3小時,在全場熱烈掌聲中結束,卻也在全場人們心中種下了追求幸福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