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個文字工作 者, 很喜歡說 話, 很喜歡 笑, 偶而會有脫軌演出,最大的心願就是有朝一日能到歐洲去賣藝。曾經對一句話印象很深:「情緒是會傳染的」,希望能藉由文字,把輕鬆無壓力的心情及感動帶給(你)妳們。

 
 
 
   
   

高雄夜未眠

 

「人,絕對是高雄最美的風景」走過這座海洋城市多次,我心裡最直接興起的感想。

晚上 10 : 35 分抵達高雄火車站,坐在 24 小時的咖啡館,我觀察街上形形色色的人,據說因為白天氣候炎熱,在高雄不分男女老少都成了夜行動物,真的是這樣嗎?抱著懷疑的心態,我開始揣測街上往來的行人。穿著夾腳拖鞋的年輕人,勢必是要去墾丁,趕赴夏天最後的盛會;幾個花樣少女提著大包小包,應該剛去過新崛江,現在帶著戰利品,心滿意足而歸…望著眼前熙熙攘攘的過客,或許是熱鬧的氛圍,或許是溫度頗高,總覺得任何時候到高雄都不孤單。高雄是個可以同時進行文化、親水之旅的城市,也是個容易與人互動,發生微妙關係的城市。

「蹦恰恰、蹦恰恰」 美術館外的圓舞曲

高雄市立美術館是南台灣集藝術、人文於一身的勝地,有了它不必長途跋涉到北部,就可以欣賞許多知名的展覽。館內藝術展固然精彩,館外形形色色活潑的人,也增添了不少精彩的畫面。和一般的藝術中心不一樣,高雄市立美術館涵蓋了內惟埤生態公園,小橋、湖泊、戲水的雁鴨,都可以在這邊看到。經過廣場是一群年輕的大學新鮮人,他們為了活動正在排練自創的 Kuso 舞,這個特別的團康舞融合了劍道、合氣道跟太極。在經過戶外咖啡座時,一位工人正把二郎腿翹在桌上,閉目養神,悠閒的姿態,恰巧與活潑的大學生,成了鮮明的「動靜對比」,再往建築物方向前進,中廊下是成熟的男男女女,挺腰、縮腹、墊腳…「蹦恰恰、蹦恰恰」,伴隨著圓舞曲節拍轉圈,舞著一段段華爾滋,那優雅的身形搭配高挑的建築,成為我相機裡完美的藝術品。「因為覺得這邊綠地很多,景還不錯,所以常來這邊照相」,大玩角色扮演的三位年輕人,直率的跟我表明她們對高雄市美術館的想法。

如果城市裡能有一座建築物,讓居民無時無刻都想親近,那麼它的存在已經遠遠大過它的價值,我心裡這樣想著。其實到達高雄市立美術館這天是星期一,正逢休館,在休館之時還有這麼多人前往,高雄市立美術館,必定高雄市民心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城市光廊 光與影的音樂聖地

西元 2000 年謝長廷點亮了 2000 個笑臉,也開始了不眠的光影空間。這個位在五福路與中山路交接處的城市光廊,是高雄光計畫的起點,也是高雄首個結合工程與藝術的代表作。當地人都知道這裡有一處戶外咖啡館,可以聽音樂、喝咖啡,而每天晚上 8 點到 10 點有音樂人現場演唱,有時是慵懶的純音樂演奏,有時是 high 翻天的樂團搖滾表演…你可以與心愛的人、三五好友或是第一次到訪高雄的朋友來此參與這場音樂饗宴,但是鮮少人知道,這處輕鬆的音樂空間竟是高雄音樂人視為「聖地」的重要舞台。

奧多廣告公司經理楊文淵說:「因為城市光廊鄰近高雄市中心、新崛江商圈等,所以希望以年輕、多元、豐富的方式,將這個空間注入親和力。」所以自有了城市光廊,他便著手安排當地樂手做戶外現場表演。這個小小的光影舞台,也為這些音樂人實現一段又一段綺麗的夢。

爵士樂師摩浪, 34 年的薩克斯風人,算是城市光廊的駐唱元老,他說:「一開始還沒有舞台,像是街頭藝人的表演方式,邊走邊演奏,後來可以增加為二人表演,一直到現在有了比較完整的團體,可以在舞台上大玩“ jansession ”,即邀請台下觀眾上台即興演出。」看到摩浪眼底興奮的光芒,想必是種相當過癮的演出方式。摩浪回憶起剛在這裡表演時,有位女孩送了他一朵玫瑰花,他把這朵花插在薩克斯風上,邊走邊演奏,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在南台灣名氣頗為響亮的搖滾樂團「爆發力」,也有感而發的認為,城市光廊對他們來說像是一塊聖地,因為許多的歌迷都是因為到城市光廊旅遊,看到他們演出、認識了他們,進而成為爆發力的支持者。在城市光廊表演三、四年,而最令他們難忘的是,曾經一位男歌迷利用他們唱歌時,對現場咖啡店的工作人員告白求婚,在眾人的簇擁之下,成為當地的一段佳話。

雖然樂師摩浪,搖滾主唱綺綺、宗興大嘆音樂光景不如從前,可以演出的地方越來越少,靠「演奏」維生的生活也很難撐,可是對他們而言,這個不趨於商業導向,不限制歌手表演方式的自在舞台,永遠是支持他們不放棄音樂之路的動力。

偷得浮生半日閒 高雄的驕傲—愛河

「每一個大城市,都有流經的一條河」,代表高雄的是愛河。

二十年前,鹽埕區是高雄最熱鬧的區域,而當時區內木材工廠林立,位於區內的愛河,本名叫仁愛河,是專門用來運送木材的河川。因為長期污染,河面優養化,讓愛河一度是髒且臭的,就連老高雄人都不喜歡親近。如今經整治過後,愛河不僅成了高雄市的驕傲,也處處充滿了生機。奧多咖啡組長郭俊傑指著河面告訴我:「你看陽光底下波光粼粼的一閃一閃,那都是一群一群的魚喔!」現在的愛河,不僅生態豐富,也是市民偷得浮生半日閒之地,年輕學子喜歡以它當實驗電影的場景,老先生則喜歡在河畔溜狗、散步,上班族喜歡凝望著水面喝一杯咖啡。

我想起一個冬天夜裡,曾經與友人相約愛河喝咖啡,巧遇自韓國而來的兩位旅人,他們以生澀的國語說:「這是他們來台灣的第一站,覺得這裡很美!」我問他們是否有要順道去西子灣看夕陽,他倆微笑的搖搖手說,很可惜!明天要趕去別的城市了,不過愛河都這麼漂亮了,相信台灣其他的景點也不會讓他們失望。我幫他們兩人與愛河合拍了一張照片,透過觀景窗,河岸上的燈火正輝映著他們臉上燦爛的笑容,我心想:「啊!曾幾何時,愛河不再只是高雄的代表,也成了台灣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