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認識人,更喜歡在旅行中感受自己與別人的關係。

我是一個社工,每天的工作都能與人接觸很快樂,但與人的關係都陷在助與受助裡有時也是很哀傷的。

我在九二一地震後回到中部,原本以為我這一被子就要永遠離鄉到台北發展了。我在山上工作,也常跑都市參加活動,我人生有一半在找東西,另一半則在移動。對於多元文化充滿興致,對於不公平不正義的事氣急敗壞。

夢想在街角有家屬於自己的店,木製可拉式的窗口,每天只供一份我親自準備的餐點,給需要有人陪他好好說話的人。

 
 
 

 

這幾年,儘管我在部落工作,但有了很多機會可以到處旅行。到波特蘭、劍橋、河內、雪梨、北京 … 總是在各處尋找著名的景點與地標,倫敦大笨鐘、劍橋國王學院、雪梨歌劇院、中國長城、或是越南斗笠和長衫 ... 但也總是最最掛念的是部落廚房的景色和人物。

台中大安溪谷沿岸有著好幾個泰雅部落,像被灑開似的分布在大安溪溪谷兩側。這邊的部落很容易被忽略,沒有神木也沒有溫泉,要不是有九二一地震、要不是有雪霸國家公園,你很容易就開車經過但卻視而不見。

主要也是因為這羅列的泰雅部落群,也漸漸的漢化了。沒有大家想像中的茅草竹屋和傳統服,就像個一般山上的小聚落那樣的鐵皮屋和水泥房,偶爾會看到政府公共工程做的奇怪的部落圖騰還有馬賽克或壁畫,但也不會讓你一眼就認出這些就是泰雅部落。這邊的部落屬於泰雅北勢群,若你從東勢進來這沿線,你會見到三叉坑、雙崎、竹林、達觀、雪山坑、士林、蘇魯、象鼻、永安、大安、梅園、天狗等等部落, 關於北勢群的來源,不同的部落有著不同的說法:泰安鄉部落多認為自己來自大霸尖山,遷移至此;和平鄉部落則多認為自己來自 pinsebukan (今仁愛鄉瑞岩)。



沿著東崎路上山,隨著房子變少、道路變小,你會發現路兩邊的果樹從大梨漸漸變成甜柿,每年暑假水果套袋的季節你會看到整個山頭白花花的美景。你會先經過三叉坑部落, S`yuh 是三叉坑部落舊地名,指的是九芎樹,當時三叉坑地區長有數棵九芎樹,喜以植物命名的祖先便以九芎樹稱呼此地,這個部落在九二一地震後遭遇遷村的命運,雖然你現在拜訪會看到整個沿線最整齊的集合式現代建築,但這些新房子的背後是地震後六年艱辛流離的遷村歲月;新部落的真耶穌教會又大又漂亮;有空我愛去部落下方的小溪玩,小溪再望裡走吊橋那一帶是四月份看螢火蟲的絕佳地點。

沿東崎路再往裡走會經過雙崎部落,又稱為埋伏坪,舊地名 Mihu 有兩個意思,一個是靠近和很窄的意思,指的是雙崎很接近對岸。另一個是依靠的意思,指的是雙崎部落所在地正好依偎著山。老人家說這個日據時期的模範部落曾是種滿櫻花的美麗部落,在地震後原本部分部落傾圮而改建成公園和停車場,是開車族很棒的中途小憩的好所在。

離開雙崎部落後經過我最愛的髮夾彎,映入眼簾的是廣闊的大安溪谷,這時會一邊轉著方向盤一邊忍不住望向溪谷的遠方。接下來的路就一反之前的蜿蜒小徑開闊了起來,經過大紅的烏石坑橋見到抱著甜柿的台灣黑熊,然後到竹林部落,看到路邊我最愛的荒廢的小巧天主教堂,然後你就會來到達觀部落,部落廚房所在的地方。

   
   


部落廚房不同於一般的觀光景點,若你會愛上這裡,應該不是因為什麼風景名勝,而是這邊可愛的居民朋友,而每個人鮮明的姿態與故事。這邊沒有溫泉、也沒有神木,但是部落廚房是九二一地震後一群媽媽和年輕人,從無到有搭建完成,踏進部落廚房一開始會覺得有點不自在,因為媽媽們害羞主動接待你而讓場面有點尷尬,但只要彼此熟捻以後,有什麼好吃、有什麼好笑的、有什麼好聽的廚房媽媽們會通通搬出來,跟大家打成一片 … 我很推薦住在部落的接待家庭裡,接待家庭通常是部落廚房媽媽家裡多餘的房間提供出來,住在這邊雖然沒有大飯店和高級民宿的舒適,但是卻有部落的人情味和熱情,讓你可以深入部落的生活和真正的和大家成為好朋友。

部落廚房的硬體幾乎是大家親手搭蓋,你不能錯過用某次風災後的風倒樹作成的洗手台,還有造型雅致可以登高望遠的瞭望台 ( 泰雅語稱作 Lapao) ,邀請麻必浩頭目帶領廚房媽媽辛苦搭建的傳統文物屋,上面是泰雅相關古文物展場和釀酒的現場,下面是大家最愛的烤火場地。

部落廚房有兩種深度之旅行程,你可以選擇部落文化主題或是部落美食主題。部落文化體驗會帶大家走古道、走古道、做陷阱、和織布 DIY ,美食之旅則帶領大家做竹筒飯、釀酒、和製作泰雅年糕。

在部落廚房享用泰雅風味餐或是特色咖啡時,可以一面跟部落的媽媽們抬槓聊天,或找一個舒服的角落享受音樂或無線網路的服務,我很愛部落廚房二樓的小陽台,有小花小草和籐椅,永遠有著愉悅和悠閒的味道。

部落裡有長老教會和天主堂,兩間教堂都很可愛和美麗,周日的早上不妨參加教會禮拜,一方面領略部落的基督教文化,還能享受敬拜讚美天籟般的詩歌。

 

   
   

從部落往山上走,有兩邊滿滿的甜柿園外,還可以到達一個稱作 ” 石頭緣 ” 的最高點,這邊可以俯瞰整個達觀部落,還有簡單的山訓和健行設施,石頭緣的小老闆熱心好客,部落發生坍方或風災他都主動駕駛山貓義務幫忙清運土石。

往雪霸國家公園的方向去,會經過種滿桃花的雪山坑部落,還有快被土石淹蓋的士林水壩,到了象鼻部落的象鼻吊橋,可以讓你領略站在宏偉大安溪谷正中央的感受,然後到象鼻古道健行流流汗,再去旁邊的泰雅染織工藝村欣賞泰雅族令人讚賞的傳統織布之美。

愛唱歌的不妨到部落卡拉 ok 店試試投幣式的自助 KTV ,但通常你會因為當地人隨便哼唱就像明星的歌藝而羞於開口;晚上跟部落朋友烤肉談天是很棒的享受,新鮮的三層豬肉和山雞抹鹽巴直接在炭火上烘烤,你會驚嘆於最簡單的調味和做法卻創造出人間美味,這時再喝點小酒或拿把吉他唱個,就是我最喜愛的部落夜間活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