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揹著背包行遍歐洲,自此愛上自助旅行的自在,證明自己可以當個苦旅背包客的感動至今清晰。

年紀漸長,旅行之於我,從征服一個個大城小鎮,變成只圖閒適深刻的定點之行~平淡、平凡、不必多所計畫,淡如生活。

旅行的美好,乃在晃盪之間,把幸福的片段存入心房、增添人生的厚度,乃在某時某刻,旅途中的記憶忽地如山嵐瞬間飄過,讓人感動而揚起嘴角。

 
 
   
   

台東人的生命河流:舊鐵路步道

藝術人文新生命~鐵道藝術村

綿延六公里的舊鐵道、八十年歷史的水塔和機關庫,於台東舊火車站廢站近三年後,機關庫終於再利用變身成為鐵道藝術村。

舊站區因為極具歷史意義,獲得全數保留,這裡擁有全台碩果僅存的圓型轉車台、三角形迴車道等珍貴鐵道文化資產。

舊倉庫 也以其不同的功能,分別命名為 253 倉庫、 261 倉庫、 275 倉庫、機關庫與黑倉庫,如此命名是為了紀念其舊有功能及歷史意義及文化特色, 253 、 261 、 275 倉庫以其廢站前地址門牌號碼命名,機關庫則強調原有建築特色,黑倉庫則強調倉庫原本偏黑色系的漆色來命名。

規劃單位為了達到讓藝術自然貼近民眾生活的目的,拆除了原有的圍牆,讓民眾能一眼望入舊站區內的綠地。現在的鐵道藝術村,不但是個休閒散步的好去處,更成為一個富含鐵道文化及人文藝術氣息的旅遊景點。

下過雨的早晨,我來到鐵道藝術村,雨水洗滌後的小草挺直了腰,透著翠綠的生氣,不管何時來到這兒,只要坐在月台上就能完全放空,淨化我煩雜的腦袋。

事實上,藝術村和鐵路步道,我已來過無數次,或是早晨,或是黃昏,只要有空,就會來散散?放鬆心情。

移居台東後,常覺得,生活其實就是一種旅行,旅行也可以像是生活。

以往總認為旅行就是要舟車奔波、要離開台東,才是所謂的旅行,如今卻認為旅行其實就在生活最平凡細微之處,或許是台東這片土地默默之中改變了我,因為身在台東,總能讓人隨手就捕捉到愜意與美好。所以,我可以大聲的向朋友炫耀:『在台東,我~每天都在旅行!』

來到舊站前,新舊房舍交替,望著台東市清一色幾乎不超過十層樓高的建築,讓人有回到八零年代的錯覺。

這也是台東有趣的地方,只有三商百貨,停車不用錢;誠品?不好意思,管你在西部風靡幾年了,今年才剛要動工;沒有動輒二、三十樓高的建築,低密度的都市建物 … 台東好像一直沒有什麼進步。

 

 

不少台東人自認為台東過於落後,然而吸引遊客們來到這裡原因卻都是因為台東原始不造作,沒有過度開發。『台東是台灣的後花園,是台灣的最後一方淨土。』他們這麼說。在新與舊之間,開發與原始之間,永遠找不到標準答案,永遠是 debatable 的議題。

來到藝術村一定要做的事,就是在月台上席地而坐,安靜的享受蟬聲,享受眼前的綠意和拂面清風,大門外的車水馬龍,彷彿自動消音。

走到鐵道,我踩上高起的鐵軌,試著平衡自己,想要沿著軌道向前走,不知以前又有多少年輕學子像我一樣,頑皮的想要踩著軌道,玩著平衡的小小遊戲?

這時,我想起了侯孝賢的電影「戀戀風塵」裡,穿著制服的男女主角就是這樣二小無猜,沿著鐵道上下學。這鐵道上,又承載了多少情竇初開的純情愛戀呢?

或許,也有人回到這裡,回想過去的年少時光吧?!

光是這樣想,就覺得一條鐵道不單只是一條鐵道,車站也不只是車站,它代表著人們對它的歷史記憶,無數人的感動、微笑與眼淚。幸好,記憶的場景沒有被毀壞,幸好,我們還有舊站和鐵路步道可以擁抱!

鐵路步道向後看齊

六年前馬蘭站與台東車站陸續撤站後,這段人稱『盲腸線』的舊鐵道,從負責乘載的火車通路,變成了令大家頭皮發麻的夢魘。

治安死角,永遠比人高的雜草,還有不知何時會出現在居民家中的蛇或爬蟲類都讓居民有苦難言,『為什麼要撤掉舊站?』是大家心中最不解的一道題。

『 廢站後,房子後方的鐵欄杆依舊在,因為不能跨越,不能使用房屋後方的土地,即使大家有心,也無法整頓髒亂,只好任其荒廢。』一位從小住在步道旁的朋友這麼說。

幾年過去,歷時三年的鐵道藝術村由台鐵、文建會與台東縣政府合力規劃並改造完成,六公里的舊鐵路步道也隨後完工。

初開始,鐵路步道只是鋪設了枕木的步道,鐵道二旁的房子,有著不太美觀又凌亂不堪的『背影』,和換了新面孔的步道搭配在一起缺乏整體感。

於是屋子後方的裝置藝術與步道向後看的計畫應運而生。在居民與台大城鄉所及台東大學美術系師生的合作下,這裡每戶的後門所要傳達的意境與設計概念都以居民的生活記憶或生活現狀做考量,設計團隊和住戶溝通討論,有興趣的住戶也可以把心中的藍圖提出來,交由設計團隊施工,一同打造出各有特色的背影。

 

現在居民們常常把後門當前門,鐵路步道當做自家後花園,步道已完完全全融入住戶生活居家的一部份。

這天我起了個大早,帶著相機從台東劇團安步當車,仔細欣賞步道上的生活風景。

劇團外的紅牆象徵著劇團人滿溢的熱情,漸漸的前方有住戶出來澆花?草,有阿嬤在自家屋後呼朋引伴做晨操,有的住家外多了美麗的朱槿壁畫,壁畫的創作靈感乃因屋主熱衷於園藝,直覺希望自己家的外牆能有著花園中的紅色花朵~朱槿,與屋外的盆栽相形之下有大小交替的層次感。

再走幾步有美麗的藍鵲站在窗子上。屋主夫婦喜愛登山與賞鳥,創作靈感便來自於屋主在台東山中常見的鳥類為主。

或許是因為我帶著相機,一副可疑的模樣,阿嬤們七嘴八舌的丟問題:『小姐你是市公所的人嗎?市公所偏心,前面那裡有椅子,到我們這裡就沒有!』

『對嘛!你去幫我們爭取啦!』

『市公所?我不是市公所的人啦!』我揮揮手澄清。

『相機那麼大台還說不是,你不是在拍步道嗎?步道很好了,只是我們這裡沒有椅子很可惜,我也想要坐下來納涼。』

『對啊!要椅子啦!』

有的阿嬤忍不住跟我道謝:『哦~台東不錯!多了鐵路步道很讚ㄋㄟ!每天都可以來運動,還可以在這裡種花,真是不錯!你們這樣做就對了!』

『不要拍到我,我老公要是在報紙上看到我會笑!』另一位阿嬤靦腆的說。

我的辯解無法獲得阿嬤們的信賴,趕緊找藉口脫逃,心裡實在很想大喊:『相機大台又沒有錯,我真的不是市公所的人啦!』

這些阿嬤真的很可愛,台東人就是這樣單純、直接而純樸啊!

忽然見到一棟滿是泡泡的房子,唉呀~這些泡泡不就是洗衣店的特色之一嗎?一顆顆大大小小的泡泡從一樓延伸到三樓,任誰看了都會發出會心的微笑。

不一會兒到了可以邊散步邊欣賞的可愛故事牆,這種讓小朋友能夠邊走邊看繪本故事的 idea 真的很棒!散步對孩子們而言也變有趣了!

我選了一張獨角仙椅坐下來,靜靜的感受一路看來的步道之美,早起運動的阿嬤,帶著小狗來散步的人,澆水的婆婆,還有那些令人激賞的壁畫,在早晨的陽光下,都美極了,好像連壁畫上的藍鵲都會趁著大清早出來展翅飛翔呢!難以想像這裡曾經荒煙漫草的模樣。

 

 

 

優雅自在~馬蘭站

如同其他許許多多的小車站,馬蘭站因糖廠而生,原本負責糖的原料載運,營運七十餘載。在製糖業沒落、台東新站營運後,於民國九十年正式撤站走入歷史。自此之後,馬蘭站孤立於田野與雜草之中,與對面的廢棄糖廠相望相依,像一對難兄難弟,守著不會再有人來搭車的月台。

鐵路步道完工後,馬蘭車站重見天日,幸運的是這裡的鐵軌、月台與站名燈箱依然完好,即使月台上再也沒有乘客與列車經過,但它就像電影『鐵道員』裡年老的站長,固執地堅守崗位,日復一日目送騎著腳踏車上下學的學子,運動的市民,散步的遊客,還有偶爾經過的狗兒們。

聽朋友說這裡新開了一家小咖啡店,我滿懷期待到這兒,詎見這家咖啡店與藝術村的『軌咖啡』命運相同 ---- 終究走向關門大吉的命運,店裡鮮豔的客家花布與黃昏的光線,更顯出馬蘭站的蕭瑟與懷舊。

這天下午,午后的陽光照著樹梢,散發出一種迷人的氛圍。

風兒吹過,讓花草的葉片閃著跳動的銀色光影,整個馬蘭舊站都屬於我。

帶著相機任意的走著看著,熾熱的下午,坐在月台上可是要人命的,於是我躲在馬蘭站建築物的影子下方,像個竊喜的小孩子,佔有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

藍天白雲與遠方延伸的步道、不知何時冒出來的小黑狗、偶然騎腳踏車經過的單車客或走過的行人,在我眼中,一切顯得悠閒而自在,原來啊~馬蘭站根本一點也不蕭瑟,它和我一樣,以一種優雅的神態享受著眼前的一切,沒有咖啡店又如何?這樣的馬蘭站才有自己的味道!

 

綠意滿載~鐵路步道後段

過了馬蘭站,下行至那魯灣飯店直到終點,稻田、菜園、草原是步道後段的主角,田野綠意大片大片伸展到遠方,畫面的終點是藍綠色的山與天空。

這樣的景致著實叫人心情愉悅,想要大口呼吸台東清新的好空氣,再伸個懶腰享受眼前的快意舒坦。無怪乎步道上每天都是快樂的人們,規律的腳步聲、孩子們的笑聲、蟬鳴鳥叫、風吹過樹梢的聲音與腳踏車行過枕木的聲響是背景配樂,為清幽宜人的步道小徑帶來人氣與輕鬆的氣氛。

菜園裡的農人們或專注的工作著,或三三兩兩閒聊,對於步道上的過客行者,他們早已習以為常。

行人、農民們與大自然,各自擁有屬於自己的步道風情,行人們自在遊走於綠意中,農人們在勞動中體會土地與生命的連結,不必計較誰比誰悠閒,悠閒二個字在台東一點也不值錢,輕鬆快意也不販賣,要多少有多少!

因為步道上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文風景,每次散完步,總是能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