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時代的社團活動,埋下日後探索自然的種子,所學地科、生物相關,曾從事動物調查與蛙類研究。喜愛攝影,拍攝花草植物,常在北台灣郊山遊走漫步,順便探訪地方美食小吃。道地台北人,卻視台南和花蓮為第二故鄉。2006年偶然地參加網路登山團體”亂集團”,塵封高山十年後,再次背起大背包,踏上美麗的台灣屋脊,也因緣地會地在此認識了牽手山林的伴侶。http://blog.xuite.net/bifish/blog

 
 
 

對鎮西堡最初的印象,來自於某次收到友人寄來鎮西堡桃花季的照片,滿山嫣紅,漫步在桃花隧道中,教人好不嚮往。

入秋時節拜訪鎮西堡,雖沒有朵朵桃花的妝點,也非香甜多汁的水蜜桃和水梨產季,鎮西堡依舊擁有屬於她獨特的美。鎮西堡部落位於新竹尖石山區,地處新竹和宜蘭的交界。前一晚便提前抵達新光部落,為了隔日能從容地遊覽鎮西堡檜木群。

通往著名的鎮西堡檜木群會經過位在山巔的鎮西堡部落,這段路並不好走,會行經逢雨必坍的大崩塌地,還有易打滑倒退的長陡坡,一般轎車開這段路得小心些。若心疼愛車走這段產道,可考慮替代方式:新光的民宿業者有提供載客服務,花點小錢請民宿老闆開小發財車來回接送也不錯。

從新光部落到鎮西堡檜木群入口,約半小時車程。停車場入口處錯落的幾間房舍是昔日鎮西堡紅極一時有名的民宿,目前已荒廢多年。

光看停車場停滿的車輛,就知道來這兒的遊客多是早起的鳥兒!步道在庇蔭林中延展,行進其間完全感受不到外頭熾烈的陽光。步道上遊人形形色色,有需人攙扶的阿媽、有穿著迷你短褲的摩登小姐,還有如我們全副武裝的登山客。

登山口海拔1600m,在這樣的高度爬山,較不會如平地般不會汗流浹背。從登山口到檜木B群區約有四公里,一路好行。步道沿途多次通過就地取材搭建的小溪木橋。有一段陡上長梯,在這段路上常可見如螞蟻排隊的遊客們塞車在木梯棧道上等待前進,此地的熱門程度可見一斑!

難得來到鎮西堡,怎能放過這一帶的花草植物,好在身邊有位帶著GPS的嚮導隨行,我就安心地落在隊伍的最後面,盡情把沿途植物拍個夠。山裡的植物依著不同時序登場展演,輪番抽芽、開花、結果、變葉遞嬗著。步道邊,馬蘭、角桐草、日本商陸正綻放著迷人的花朵;八角金盤、蓪草此時雖非花期,卻是沿途隨處可見的優勢物種,我一路上搜尋著和某種植物第一次相遇的驚喜,因著少有機會來到1500m以上山區,中高海拔植物對我的吸引力遠遠大於低海拔山區!

 

步道約走一小時,會到達檜木A群與檜木B群的岔路口,這裡設有清楚指標,檜木A群是往毒龍潭的方向,據說毒龍潭是一個在雲霧飄渺間的湖泊,那裡有林務局排名前幾名的巨木,但路程較遠,需要翻過稜線山頭,前去毒龍潭最好能備妥登山裝備或做宿營的打算。像我們這樣的遊客,只要能走到檜木B群就心滿意足了。

若是您像我一樣喜愛走走停停,不時蹲在路邊攝影,走在這條窄窄的步道上,就會飽嚐屢屢被人擋路、或阻檔別人的痛苦,週休假日常有大隊伍來這兒登山健行,走在步道前段,難以享受山林的清靜悠閒!

接近神木區時先抵達一個三岔路口,向右或向左行皆可,若想撿輕鬆或只看重點的遊客,可以走左邊岔路,走個10分鐘便可見到B區最有名的亞當與夏娃神木。若想飽覽B區檜木環境,可繼續前行,繞檜木區山頭一圈回到三岔路口,這一圈約需一個鐘頭,這一圈的山徑較陡,部分路段有繩索輔佐通行。

檜木區巨木林立,如同大本營,各型各色目不暇給。初見巨木的遊客剛開始還興奮地為每株巨木拍照;直到腦海中所有巨木的印象混淆糾結,最後才會聚焦於某幾株特別有名的巨木!

 

在B區檜木群中還可見到一條岔路通往馬洋山,從這個登山口,可以走到大壩北稜,不過到馬洋的山路上上下下、不甚好走,沒有完善的準備還是不要貿然前往。走過山頭的幾棵巨木,順著山路下切至瀑布溪谷過溪,過溪後爬上長木梯,接回步道。

沿途巨木實在太多,只有特別巨大的神木會以圍籬圈起,其中有被命名的更少,綠巨人神木、國王神木都小有名氣,不過巨木大多標示不清,也不確定是否張冠李戴。

一路上清靜的神木區,到了夏娃和亞當神木,變得熱鬧嘈雜了起來,大部分的遊客都是選擇三岔路口左去左回的輕鬆路線。想要為神木挑個攝影的好角度或和神木合照,還得排隊等候!

亞當、夏娃兩株神木可是鎮西堡檜木B群的”招牌”。 「亞當神木」在根幹處有一大一小兩枝樹幹突出,狀似男性的性器官;樹主幹在七、八公尺高處又分成兩枝幹,就像是人的兩條腿,又被稱為「男人樹」。而「夏娃神木」則是根部有女性生殖器官的特徵,可看出人為修飾的痕跡,2002年曾遭人將樹洞口焚燒破壞,以致現在洞口焦黑的情形。即便如此,仍不減遊客與她合影留念的興致!

回程經過鎮西堡時,不妨繞去部落裡參觀,鎮西堡的天主教堂可是當地非常具代表性的地標!獨特的建築,是來鎮西堡的遊客必定到訪的景點,由村民親自建造的教會,融入了泰雅圖騰與大自然元素,也成了族人活動的中心。由玻璃窗望見教堂內部,座椅講台和各種樂器新穎,內部陳設不輸平地的教會。鎮西堡教會每年最盛大的節慶,就是耶誕節,族人上上下下張燈結彩,並有晚會等慶祝活動,常吸引外地人前來攝影參觀。

 

鎮西堡部落除了教堂外,附近還有基那吉山步道、及薰衣草花園等景點,可以先打聽路況及花期再行前往。如果時間允許,可以安排在部落裡住上一晚,更貼近地體驗泰雅原鄉的生活滋味。

若不在鎮西堡夜宿或午後時間充裕,不妨到新光部落,做個部落巡禮或順走個核桃步道。核桃步道位在新光部落中,斗大的步道標示,很容易看見!短短的1.2km的步道,對於來到新光部落造訪旅人,錯過實在可惜!

話雖如此,短短的核桃步道可是一路陡上,從步道上滿佈青苔的判斷,來這兒的遊客其實不多。步道一路在密林內蜿蜒,曬不到陽光,愛美的小姐走核桃步道可不必撐傘。步道沿途可見植物解說牌,仔細辨認,其實都是某幾種植物解說牌一再出現哩!

步道至高點的觀景台,其實是圍抱一棵大樹樹基搭建。這兒展望極佳,整個新光部落一覽無疑,盡收眼底。可清楚看見前一晚居住的民宿,以及部落往溪谷方向的之字型產道。眼前的之字型產道最終會接上溪谷吊橋,吊橋與產道是過去新光與司馬庫斯兩部落間交通往來的捷徑,單程步行需4小時;目前吊橋已斷,兩地已靠聯外道路聯繫。觀景台往司馬庫斯方向的視野可惜被大樹遮住,否則若能在此眺望對山的司馬庫斯,或在這兒看雪白山的日出,想必是很棒的享受!

新光部落劃歸在司馬庫斯的行政範圍內,但很少見到平地制式的門牌,這裡的門牌與招牌作了結合,每家門口都有一大塊匾額,刻著主人的中文和泰雅的姓名以及家裡電話,並且刻上每家經營販售的東西!其中一戶溫姓人家,相聊之下竟是藝人溫嵐的阿媽家!

拜訪新光部落的時節,正好部落裡隨處開滿了月見草。月見草,花如其名,只在晚上綻放,日出後枯萎,錯過清晨的最佳時機,只能將就拍個紀念。

僻靜深山中的鎮西堡,春夏秋冬流露出不同風情韻緻。可以考慮選在三、四月的桃花季或十二月的耶誕節造訪鎮西堡,走一趟檜木群步道之餘,還能與泰雅族人一同歡度節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