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個文字工作者,很喜歡說話,很喜歡笑, 偶而會有脫軌演出,最大的心願就是有朝一日能到歐洲去賣藝。曾經對一句話印象很深:「情緒是會傳染的」,希望能藉由文字,把輕鬆無壓力的心情及感動帶給(你)妳們。

 
 
   
   

太麻里是台灣 319 鄉最靠近海的地方,因為位置的優越,在西元 2000 千禧年一句句雀躍歡呼的倒數聲中,為台灣本島迎接二十一世紀的第一道曙光。也因為世紀曙光的加持,讓這個不起眼的原住民小鄉鎮,開始獨特起來了。每個旅行至此的人,總愛趁天未亮時就佇立在海邊,懷著興奮的心情,等待著自海平面冉冉而起的朝陽,在曙光穿破雲層自天空灑下的那一剎那,讓心底油然而起一股聲音告訴自己:「我可是今天台灣第一個看見太陽的人喔!」這種夾帶著驕傲、得意又開心的心情,賦予太麻里海岸生命,也讓「日昇之鄉」稱號有了不凡的意義。

太麻里鄉,出名的是蔚藍海岸線,是台灣每天的第一道曙光,也是崎嶇山路裡雲霧飄渺的金針山。但不管太麻里的出名產物為何?我對太麻里的記憶卻始終停留在,發抖的小手自鄉長手中接過的獎牌;我是一個道地的太麻里鄉人,但是廣闊的地域卻使我對故鄉知名景點並無太大的印象,等到有全新的體認,則是要出社會從事旅遊採訪工作開始。

某一年的夏天,奉總編輯之命製作金針花專題報導,那是我生平第一次上金針山,在太麻里生活將近二十年後。就像一般旅人一樣,對於金針山的第一印象,是揮之不去的瀰漫雲霧,令人不敢領教的崎嶇山路,當然還有一朵朵迎風搖曳,黃澄嬌艷的金針花,整個旅途是如此舒適,如此貼近自然,但是最打動我的卻是深山裡夢想實踐的故事。

   
   



深山圓夢計畫 就當是放家庭主婦兩年的假

「我好像有病,從很年輕的時候就一直幻想,可以住在沒有人的山裡,和心愛的人,砌一壺茶,有時兩人對望,有時悠閒遙望遠方山景。」直率的蔣麗雀描述著她的最初夢想,這位再平凡不過的家庭主婦,因為某次遠遊邂逅了金針山,安靜的環境、宜人的溫度,讓年輕的她發現魂牽夢縈已久的夢中之境,雖然當時的金針山猶是荒煙蔓草一片,上山的路況也奇差無比,但是歸隱山林的感覺已經深植在蔣麗雀的心中。自此和金針山的緣分便沒有斷過,蔣麗雀就算結了婚,有了小孩,每個月她依舊帶著家人,不辭辛勞從高雄開兩小時的車,遠赴金針山「度假」,終於有機會實現夢想則是六年前意外買下金針山的一塊地。

這塊地成為她圓夢計畫的起點,「如果能在山裡蓋個小屋,每天睡到自然醒,不必和人說話,將會是多棒的事。」蔣麗雀興起了歸隱的念頭,也決定到金針山圓夢。沒想到人生的第一個圓夢計畫的反對的竟是老公,她對老公說:「你們當警察的一年有幾天假?我當家庭主婦永遠沒有休息的時候,你就當作是放我兩年的長假吧。」就這樣蔣麗雀說服老公,抱著夢想,帶著三個小孩來到了金針山,當抵達金針山的第一天,小朋友還童言童語的跟她說:「媽媽,我們為什麼要住在沒有電燈的地方?」

 

家庭主婦到深山創業,辛苦自然不在話下,其中的艱辛包括錢被承包商捲款、黑道上山要債、人力不足等。不管築夢的過程有多麼辛苦,蔣麗雀從未放棄過,現在也成功打造出了深山裡獨一無二的人文空間。在這間名叫「深山亞都」的會館,流瀉著舒服的音樂,精心製作的落地窗能像屋簷般掀起,讓屋外霧氣飄進屋內,坐在室內可以享受咖啡,也可以享受山嵐,微涼的風也讓心靈獲得前所未有的平靜,最難得可貴的是,這個溫馨的飲食空間裡,陳設了許多當地藝術工作者的作品,成為太麻里當地的藝術展示空間。

長達 三公里 多的稜線步道,一邊可以面對浩瀚的太平洋,一邊是山腳下如積木般的房舍,蓊鬱翠綠的孟宗竹林,充滿蟲鳴鳥叫的忘憂谷,這些都是移民金針山多年的蔣美燕所推薦的金針山景點。

   
   

深山裡 兩杯 71 年次的咖啡

除了 蔣 小姐外,金針山還有讓我印象深刻的人,她是店長謝榕佳,來自台北,與我同年紀,訪談過程她希望我能仔細聆聽她的故事,我也依她的要求,放下本子、停下筆,仔細品味深山裡兩杯 71 年次的咖啡。

謝榕佳原本從事領隊工作,剛出社會的她,衝勁十足,就像是個拼命三郎,這位積極、努力的女孩一次到澎湖出差,在當地遇見一位藝品工作者,這位工作者告訴她:「年輕人,旅行的真諦在於感動自己,如果整趟的旅程連自己都無法打動的話,那旅行也就失去了意義。」謝榕佳說在我的身上,看到了過去她的影子。這也讓我回想起,因為工作的關係,曾經我可以比一般人有更多的機會到各地旅行、增廣見聞,但是龐大的稿量卻讓我無法帶著輕鬆的心情出遊,而身為一個文字工作者,還有一度十分厭惡「文字」。

聽到了這一段際遇,謝榕佳有感而發的說:「人生的路很長,有的時候需要適度的休息,調整步伐,你會發現你走的路更可以更長。」就像是個小老師,她也不斷的告訴到訪的我,難得來到山中,應該要放慢步調,用心感受四周。此次已是第三次上金針山,沒有例外,在午後山區,窗外依舊起霧,飄著小雨,但是訪談結束後,我看著窗外,霧散了,竟然出現了開闊的海景;此時我不禁想著有時候靜心、沉潛,是件重要的事,它能幫助我們重新發現人生中美好的時光。謝榕佳也跟我說,不工作的時候她常常睡到中午 12 點,忽然有一天早上 8 點醒來,發現空氣竟然是如此的清新,周遭是如此的寧靜、美好。我想深山裡的工作,對她而言是種休息,也是人生的另一種學習。

金針山,我不能說它有多美麗,但能讓年輕女孩放下都會生活,重返深山;家庭主婦移民台東,必定有其迷人、動人之處,而著深山裡的「 OFF 學」也果真教人難以忘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