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南分發至台東鄉下的國小老師,大學時代每逢暑假皆與三五好友騎車環島。喜歡親炙土地、享受自然美景與在地風土。移居台東後,對台東豐富的自然人文資源,像個發現滿地糖果的嬰兒般,隨手抓扒,愛不釋手。

 

 
 
   

 

慢遊‧漫遊 利吉惡地單車行

移居台東後,一直落腳在太麻里一帶,後來因為結婚配合妻子工作地而遷居台東市郊,一開始住在卑南鄉的泰安村,也就是張惠妹的老家附近(我鄰居還是他姨婆呢!),三個月前,我搬到了亞洲鐵人 - 楊傳廣所在的馬蘭社區。
說來有趣,不知是環境影響人,還是人創造環境。

住在泰安部落,早晚都可以聽到歌聲~

一早,部落的老人家一邊掃地一邊哼唱著不知名的小調,到了傍晚,吃完了飯,三五老友坐在庭院,或者一邊剝著曬乾要作種子的玉米一邊閒聊玩笑,或者擺上一瓶自釀的小米酒、一把花生米,小酌一番,興之所至,吆喝兩句,竟一呼百應,至此笑聲與歌聲不斷,更別說遇到婚宴、祭典之日了。也難怪卑南族出了那麼多歌王歌后。

 

 

在馬蘭社區,運動似乎是一種再平常不過的習慣~

而在馬蘭,雖然我不知道楊傳廣之後還出了哪些傑出的運動員,但卻常看到社區裡總有一群在晨昏時刻慢跑、散步或晚上在楊傳廣故居旁社區公園廣場跳街舞、打太極拳的民眾,運動對這裡的居民而言似乎是一種再平常不過的習慣。

以往的我雖然酷愛旅遊,但總是開著車到達定點,再下車遊歷。現在,或許是因為馬蘭的運動風氣(也有可能是越來越貴的汽油),我也開始愛上了騎單車漫遊。

我發現,在台東以時速 15 ~ 30 公里騎單車,你將不再錯過沿途的美景,看到有趣的人、事、物,隨時可以停下來仔細品味;藉由踏板踩踏的輕重,你更可以瞭解地形的變化;迎面飄來的徐徐涼風,讓你除了視覺外還多了以膚觸、氣味來感受周遭環境的方式,這可是坐在門窗緊閉的冷氣車內所感受不到的。

常聽愛騎單車的朋友這麼說:「 197 縣道,是台東騎單車最舒適的路線。」衝著這句話,選了一個陽光不太毒辣的假日早晨,騎上我的「小藍」,展開我的單車冒險之旅 — 利吉惡地半日遊。

惡地我來了!

雖不是第一次造訪利吉,但騎單車去倒是第一次。

利吉惡地位於台東市東北方約八公里處,屬海岸山脈的尾端,因為遭到卑南溪的沖刷,而在南端露出一片綿延數公里的惡地地形。

通常從台東出發,開車的人會選擇由省道台 11 乙線往北到台東大橋前左轉進入,順著路走即可接東 45 縣道往利吉村,沿途都可以看到如月球表面崎嶇猙獰的惡地地形。(註一)

沿著水圳,前進卑南大圳水利公園

騎腳踏車的我,不走一般路線。

從馬蘭出發,沿著舊鐵道自行車道,我享受著在鐵軌道上騎車的樂趣,車行於鋪設木板,間隙讓車子一路「ㄎㄡ ㄌㄡ ㄎㄡ ㄌㄡ」的,微微的震動像坐在按摩座椅上,好不舒服。

不一會兒來到路的盡頭,轉接水圳旁的自行車道,往卑南大圳公園前去,聽說那兒是觀看利吉惡地和卑南山礫岩層最好的地方。

 

 

途中看到了一個奇景,蓋在水圳上的縣立棒球場,一年沒幾場賽事,卻讓人為它的安全性捏把冷汗,又是一個典型的蚊子館。

繼續逆流而上,看到沿途都有水利局所做的美化設施,有涼亭有步道,配著潺潺流水,行走其中,別有一番韻味。讓我想起京都的「哲學之道」也是一條引水道,若此處也能營造成那般氣氛,該有多好!

但此處的寧靜、閒逸的氣氛卻是無可比擬,由於遊客並不多,可以盡情享用空間和設施,一旁豐腴的農田跟農人辛勤工作所構成的畫面,讓我不得不拿出相機拍個過癮。

來到占地十多公頃的卑南大圳水利公園(註二),美輪美奐的水生池與奇石,仍然無法搶去利吉惡地地形和卑南山礫岩層的風采,我總是喜歡站在大圳的進水口處,左看有「小黃山」之稱的礫岩峭壁(註三),右看對岸的利吉惡地猙獰的景象再望著溪水滾滾流去,一恍神,往往半個鐘頭就這麼過去。

如果你不趕行程,不想去太多地方,帶些西點、泡壺茶,這裡是可以供你野餐、靜坐、沈思的好地方。

 

 

惡地細探

而我選擇繼續前行,過河將惡地看個究竟,在利吉橋上,你的眼光會不禁被矗立在河中的兩顆大石吸引(圖十),其上還有像電線桿、纜線般的東西,「哪來的這兩顆大石?被溪水沖來的嗎?以前上面有住人嗎?怎麼還拉電線?」這一切疑惑,直到在利吉村向雜貨店的老闆買水喝閒聊時,才解開 …

從恆春遷居至此的阿美族老闆說:「大石上的支架和纜線是早期利吉橋尚未建造時,村民用來渡河、運送物資用的流籠。」他還指引我去村子裡的天主堂圍牆看壁畫,說:「以前我們就是這樣過生活的,學生上學都要涉溪、萬一水太大就要多繞十幾公里的山路從富源下山才能到台東。」

而那兩顆大石頭是所謂的外來岩體,屬於蛇綠岩的火成岩,也就是說這裡是屬於板塊交界處, 原本的海洋經過兩個板塊的擠壓不見了,這些混著外來岩塊的泥岩才被刮上了陸地。利吉層的泥岩也被剪裂得很厲害,代表當初板塊碰撞得有多厲害。

經不起誘惑,我決定下河床看個究竟,跨上單車,順著採砂石的臨時便道,半騎半推的到了河床,終於看到了蛇綠岩,就近看著舊時的流籠基座,那幅壁畫裡的影像,好像在眼前重現。

河床上散落棋布的卵石,也因為上游岩層的混雜多樣而色彩繽紛,細細品味賞玩或許會讓你撿到形狀怪異、紋路特殊的紀念品,有機會別忘了下來看!

過了橋往利吉村的路上,可以看見一處花東縱谷管理處所建造的觀景解說休憩區,裡頭的解說台上說明了惡地的成因,順著步道更可走入惡地峽谷,感受惡地環繞的景象,離開步道,踏在被雨水沖刷下來尚未乾涸的泥地再用手摸一摸山壁上的泥岩,讓人對它濕時泥濘軟黏、乾時堅固硬挺的特性,印象深刻。

安靜祥和的利吉村

利吉原本是阿美族所建的部落,原稱 Ligiligi ,清代文獻上稱做利基利吉,也是「利吉」名稱的由來。

居民有一半是阿美族、一半是八七水災從中南部遷居移墾的閩南人,村子裡相當寧靜,在巷子裡閒晃,連狗都懶得理你。

漫遊其中可以看見許多老房子,居民也都溫和良善,還有一間天主堂小巧別緻,外牆有一幅壁畫,記錄著先人生活,內牆則繪有許多聖經故事。

在這裡的雜貨店買瓶飲料藉機向老闆請教利吉村的特色。他說:「利吉有一樣特產珍珠芭樂,很好吃,建議你回程買些回去試試。」「這裡的土質富含礦物質,我們又以套袋不噴藥的方式也不噴殺草劑除草使土地變酸,加上這裡的山泉水,相當甘甜,台東人都來這裡載,芭樂當然又脆又甜又好吃。」說的我都口水直流了,回去一定要買他一袋試試。

 

 

有一大片綠草地的山中小學

稍做休息,便繼續前行,聽說上頭有一間森林小學,相當美麗。

從此就開始一路上坡,所幸尚不是太陡,腳踏車在變速器的輔助下仍能以穩定的速率向前行進,過了一兩公里,看到了前有學校的交通標誌,我知道我到了利吉國小,這是一所沒有圍牆沒有大門的小學,看教室的規模應該學生數也不多,假日來此,杳無人跡,操場上沒有跑道只有綠草地,整片都屬於來訪者,可以在上面打滾、放風箏、玩傳接球 … 隨你,想找個樹蔭小憩一下也相當容易。

慢遊至此,約莫半天時間,若意猶未盡,不妨再往上攻接 197 線道,南可往富源山,觀賞山頂上大片的草原還有羊牧場可以賞羊、喝羊奶、吃羊肉爐,山底下的台東平原風光也很有看頭,軍事迷更可以在面東的山坡上看志航基地的戰機起降哦!

若往北行,則可沿著卑南溪谷,在都蘭山下盡賞對岸卑南山礫岩層的風光,途經布農族的鸞山部落,抵達鹿野,這條蜿蜒小徑沿途樹蔭茂密,路況甚佳,一段有一段特殊的景色,非常適合慢慢賞玩。

有機會到台東一遊,不妨緩下腳步,用一種不同的方式,不趕行程、不設定一定的目的地,慢走、漫遊,細細品味台東的自然風光與濃濃的人情味,我想您也會 「愛上台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