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工專畢,專職媒體平面攝影,堅持「照片就是最好的代言」 - 與其贅言,不如讓照片說話吧!

「重裝陡下九百公尺」、「雙腿痠痛、肌肉抽筋、舉步維艱」…我很難找出比這更適當的形容詞,來說明前往轆轆溫泉過程中的艱困,對於沒有嘗試過的人而言,恐怕很難體會其中的滋味。

轆轆溫泉所在的溪谷,是個造訪不易的自然天堂,猶如一個世外桃源,或許因為頗為艱辛的步程成為天然路障,讓這裡越加保存得更原始。此地不僅可能是全台最壯觀的溫泉露頭,溪流裡手臂般粗的溪魚也出沒頻繁,偶而還會跳出水面,對喜愛野釣的我來說,轆轆的魅力無以倫比!

 
 

 


 

相信我,這座神秘的溪谷絕對值得待上三天三夜,也是台灣所有戶外活動愛好者一生至少要去一次的地方。只是除了腳力要夠之外,也得要有對抗激流的泳技才行,體力欠佳者出發前還請三思!

台東縣海端鄉因新武呂溪等高山溪流侵蝕、切鑿,使連綿山峰在溪水的沖蝕下形成峽谷地形,其中以霧鹿峽谷與新武路峽最具特色,堪稱為南橫公路東段的精華景觀區。大崙溪就位於海端鄉,為新武呂溪三條主要支流當中的其中之一,發源於三叉山、向陽山至關山一帶的東面山坡。轆轆溫泉就坐落於大崙溪溪谷上游段,正巧位在轆轆舊社的下方,故被稱為「轆轆溫泉」。

利用四輪傳動車輛從下馬產業道路一路蜿蜒而上,雖然路況不甚佳,但是對於我們所駕駛的車種而言只能算是小意思,毫無困難,途經無數的農園,經過約三十分鐘車程,終點為一海拔 1200 公尺 的工寮,附近有一開闊空地,車輛必須停放於此,稍作整裝後開始徒步的旅程。

一路陡上,沿途芒草比人還高,鑽行其中,必須不斷撥開遮擋視線的草叢樹藤,我們每人各自背負近三十公斤的裝備,大約用了四十分鐘的時間翻上稜線,才出發不久,大夥兒已氣喘如牛,手臂或臉上也多了好幾條芒草留下的割痕。此處是一條東西向的古道─關山越嶺道大崙支線,這條越嶺古道是台灣數十條古道中最長的一條,當初是日本人藉以控制大崙溪流域布農族原住民的警備道路,從高雄六龜起經桃源、梅山、新武至海端,全長 170 公里,貫穿東部新武呂溪與西部荖濃溪流域,據說發生過無數次的血腥殺戮,荒煙蔓草間不知有多少冤魂葬生於此。我們沿著平緩的古道往上游方向健行,這是此行最輕鬆的路段,約三十分鐘後,遇一明顯的下切叉路,須由此下切至大崙溪底,落差高達九百公尺,聽起來路程很短,但對於背負重裝的登山客而言可不輕鬆,那時我們都還不知道,艱苦無比的下坡就從這裡開始。

 


   
   

這段超陡的下坡,每踏出一步都必須承受地心引力加上自己身體與大背包的重力加速度,且地面非常溼滑,必須手腳並用,否則很難保持平衡,一不小心難保不會摔個四腳朝天,幸好密林之中隨處都有不少樹枝或草叢可供抓握,成了天然的救命繩索。我將相機掛在左肩上,用右臂單手支撐著樹幹或岩面,以便隨時拍照,只是這姿勢實在痛苦,沒多久就得換手,就這麼不斷的將相機由右肩換到左肩,再換到右肩…

出發前曾向原住民打聽沿途路況,他們只說「不太好走,大概單程要三個半小時」,實際上這裡的路況遠比他敘述的艱困許多,三個半小時早已過去,但是下方的溪谷仍然遙遠,而且愈是接近溪谷,山徑也愈陡峭,雖然背上的大背包愈來愈重,但是我可不想摔壞相機,於是將背包卸下把相機裝入,背包因此更加沉重,甚至連上肩都很困難。

過了天人交戰的七個小時,才走完這段下坡抵達溪谷,雙腿早已痠軟無力,迫不及待躺在溪邊沙地上休息,有人一倒下立即睡得不省人事。

   
   

原來這塊沙地是溫熱的!好不容易等到精神略為恢復,我起身向四周探望一番,發現這座溪谷中到處都是溫泉的噴水口,岩石縫、岩壁、沙地表面也遍布蒸氣孔,甚至水底也有無數氣泡不斷冒出,而且溫度都相當高,必須小心活動以免燙傷。這條溪谷因為地熱發達,兩岸的水溫都是溫熱的,而且溪谷中還數處冒出噴煙,蔚為奇景。

靠近岸邊的淺灘,有前人留下用石塊圍起的溫泉池,可能距離上次有人前來活動的時日已久,這些人工溫泉池已被溪水淹沒,因此水溫變得忽冷忽熱,無法安心浸泡,必須重新構築,只是我們當日已無力作這些工事。溪邊的沙灘倒是個不錯的營地,表面頗為平坦,非常適合紮營,而週遭遍布的溫泉露頭水溫都很高,在同行友人的簡單料理下,當晚我們嚐到了天然的溫泉蛋,滋味棒極。

第二天,從營地往上游的方向溯溪前進,溪谷兩岸處處可見噴煙與有黃色沉澱熱流的景象,冬季水量少時,亦可由此下溯大崙溪主流接南橫公路。轆轆溫泉最大的噴泉口位於上游峽谷內,上溯不久即可遠遠見到峽谷內一個巨大的蒸氣團,那就是真正的轆轆溫泉噴氣口!進入峽谷需要涉溪和攀岩,小心翼翼扶壁而行,岩壁上繫有繩索,但是我們背著攝影器材不好攀爬,而且這繩索看起來不甚安全,只得將相機置入防水袋內,涉水而行。溪水比想像中還要冰冷,其中一處水潭看起來頗深,雖然水流緩慢可以游泳而過,但大夥兒還是戰戰兢兢,絲毫不敢輕敵。

   
   

愈是接近那巨大的蒸氣團,愈感覺腳底的石塊是熱的,我們就像即將進入電影「魔戒」中的末日火山般緊張又興奮。

這個超大的溫泉噴泉可噴出約 兩米 高的水柱,連週邊巨岩堆砌隙縫也都會噴出滾熱的蒸氣,煙霧瀰漫了整座山谷,如此壯觀的景象,在台灣恐怕是別無僅有吧!溫泉後方大崙溪峽谷更是形勢險要,景色壯麗開闊且富變化,高聳陡峭的峽谷令人怵目驚心,整處岩壁因受地熱風化影響形成不同的紋路,有如天然的彩畫般夢幻美麗。這幅美景到底殺掉我多少支底片已記不清楚,只知這樣的景象從未見過,至此我深深感到,真是不虛此行。

回來沒多久就遇到颱風過境,聽當地的原住民說起,上回我們走過的那段山路已經崩塌,修復不知何年何日。我有那麼一點惆悵,也有一點竊喜,我把颱風當作大自然的自我療傷與自我修復,就讓坍方暫時阻絕人跡,為轆轆溫泉保全更多的原始壯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