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過報社編輯、書店店員、特約採訪,寫過旅遊書與美食導覽,將旅行視為自我認識的途徑,喜歡單獨出發,享受不確定所迸發的樂趣及旅程中與人事物交會的奇妙感受。

 
 
   
   

 

苑裡在哪裡?提到苑裡,你會想到什麼?靠海的漁村,靠山的山城,還是溪水流淌過平原的農村?

聰明的苑裡人,取了水的純淨來種稻,掘了山土來燒磚,摘了溪畔的藺草來編織;苑裡似乎人人有手藝,拿了自然環境的資材在土地上盡情地創作,造就了多種與土地深深連結的產業。


米的故鄉

一片連著一片的綠色稻田,是苑裡給人的第一印象。才下苑裡交流道不久,看到成片的田園地景,即使還被工作附身憂慮煩躁,與都市截然不同的農村地景就是有魔力能喚醒身體的快樂細胞,讓人頓時舒坦愉快起來。

苑裡平原因為有大安溪的沖積、肥沃的土壤、火炎山的屏障,造就了純淨的水和空氣,不止適合人居住,就連稻米也喜歡這裡。憑藉著環境的優勢,這裡孕育出優質的稻米和芋頭。

認識苑裡,得從食物開始。

順著線道 140 往下走,路旁出現一群白色龐然建物—山水米碾米廠的巨大穀倉,真是難得一見的景觀。這裡是山水米的故鄉!

繞到山水米碾米廠後方,才見到以平矮的姿態隱身在道路之外的「有機稻場」。

民國 87 年,山水碾米廠的負責人 李東朝 先生,因為發現慣行農法過度依賴化學肥料及農藥,已經造成環境的負擔和傷害,因此萌生種植有機稻米的想法。為了這個暗自許下的心願,他開始號召在地農民一起投入,成立山水有機產銷班。但在一開始,卻只有三位農民參與。在創始時期起身應和的三位,都是因為已經厭倦了農藥對人體和土地帶來的戕害,想要身體力行去改變的農民。他們企圖轉換不同的耕作模式,重新學習如何不用農藥克服病蟲害、以人工的方式除草,重新認識稻米與環境的依存關係。這些舉動慢慢影響了其他在地農民,到現在已經有四十幾位農民加入種植有機米的行列。

提倡有成後,山水米進一步在去年成立有機稻場,作為推廣有機觀念的消費者環境學習中心。這座有機稻場連建築設計都有特別的意涵;四周環繞著稻田的十字型建築主體,具有田埂阡陌交錯的意思,陽光透過大量落地窗瀟灑地射進內部空間,襯托周圍的綠色稻田,相當明亮,人和周圍環境其實很靠近。雖然置身現代建築中,卻隱約可感受農業時代三合院建築中庭院陽光燦爛的溫暖。稻場的狗狗「米果」走進來用嘴巴頂了頂客人,打聲招呼,就到桌子底下乘涼去了。

 

   
   

假日農夫的實驗地

有機稻場目前有五位工作人員,除了受過藝術和環境教育的專業訓練,也對臺灣農業的未來充滿使命感。他們將農村成員巧妙比喻為親近可愛的人物——種有機米的資深老農「米佬爺爺」、種菜高手「米漿奶奶」、在生活中實踐有機餐飲的「米粉媽媽」、嚮往樂活旅遊的「米夫爸爸」、喜歡在稻田裡探險的小六學生「米康」,還有流浪狗「米果」和鴨間稻合鴨「鴨米」。透過與這些角色的互動,形成農村的生活點滴,也引導出了一系列的農村體驗遊戲。讓大家在勞動中去體會有機生活的理念,認同有機消費對農民、對土地、對環境循環的正面價值,並且在有可能的範圍內,生活中一點一滴地實踐這些理念。

因此,這裡沒有旅遊景點常見的風景導覽或旅遊設施,也沒有花俏誘人的形容詞彙。相反地,一切靜靜的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或者還在等待什麼來發生。這個等待,其實就是人的參與。等待大家一起去看田裡幫忙除草的合鴨、一起去插秧、除草、割稻 … 只有人,才能讓這一切有趣發生。只要願意從繁忙的都市生活中撥空到這裡來當個「假日農夫」,不管是嚮往農村生活的漂鳥,或者是想回味童年時代在鄉下與長輩共作的往日時光,這裡都會是一個容易的入口。

什麼是好玩?有機稻場事實上已經顛覆了旅遊的意義—在田間和稀泥、拔雜草,把自己弄得汗流浹背髒兮兮,一點也不輕鬆漂亮,但保證是夏天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暑假經驗。不管是農業或觀光,都不再只是物質的產業、表象的看見,反而透過人的深入參與,創造無形的價值感。

   
   

 

紅得發亮的山腳仔

往山的方向走,經過山腳社區後再往上,進入紅磚砌起的美麗園區。一般人從外觀上可能看不出來,這裡本來是一個磚瓦廠,現在也還在生產紅磚。但這三、四年間,廠方開始邀請苑裡地區的資深木雕師傅,發展磚雕生活藝術品,將山腳社區打造成為一個紅磚藝術村。

才剛踏進灣麗磚瓦文物館,工作人員就遞上一張車票,「這個送妳!」仔細一看,原來是文物館的自製車票—從苑裡開到成功,取其諧音是「願妳(苑裡)成功」!沒想到一進門就獲得這樣的驚喜和祝福,真令人感動!

灣麗磚瓦文物館成立於民國九十三年,和有機稻場、藺草文化館一樣,都是文建會「地方文化館」計畫下輔導成立的地方性文化產業博物館。館內展示磚瓦的製作過程、磚瓦窯類型、磚雕藝術,也販售多種以磚雕製作的紀念品。沒想到紅磚也可以用來當作製作名片座、杯墊的材料,以前沒見過,真有創意!展示的磚雕杯墊很有古樸味道,放在自己的書桌上一定很有味道。尤其是由師傅手工雕作的作品,相當具有樸拙感。

苑裡地區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因為出產適合用來作為製造磚瓦的黏性土壤,而被業者開發來製作紅磚,並在此地設立磚瓦廠,供應全台各地的建築材料,造就苑裡地方上最蓬勃的產業。有了像金良興磚廠這樣具有規模的產業基礎,才有這個灣麗磚瓦文化館的誕生。文物館的功能是作為磚瓦產業與磚雕藝術的展示與解說中心,真正的重頭戲還在後面的參觀磚窯廠和磚雕 DIY 。

磚瓦產業初體驗

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我戴上安全帽,展開磚瓦廠的初體驗。

光看這麼大的廠房,就猜想得到磚瓦製作是一個浩大的工程。卡車將原料載送進廠後,一開始必須經過初碎、添加粗糠的步驟,這個製程可以讓磚瓦表皮粗糙,黏合力更強。接著是攪拌擠壓、射出成形—原來磚瓦的雛形是長條形的,經過切磚器的裁切,才成為我們常見的紅磚尺寸。成形的紅磚其實還不是紅色的,必須經過 2-3 天的陰乾、 43 小時的乾燥,再進入長 162 公尺 的隧道窯中,以 850 -1000 ° C 的高溫 燃燒 47 小時,就像古人練功一樣,好不容易燒製成功後才能出窯、疊磚、打包,成為我們看到用來蓋房子的紅磚。

偌大的工廠和繁複的製造過程,讓人忍不住驚嘆,這需要動員多少的人力和物力!走在隧道窯旁,還明顯可以感受到從窯裡透發出來的強大熱氣。解說員幽默地說,這樣的溫度不只可以快速烤雞,就連烘乾衣服也沒問題了。雖然現在許多製磚工序已經可以機器取代,但磚廠還是願意盡可能留下員工,提供就業機會。在這樣充滿煙塵和高溫的環境中工作,可以想見磚廠工人汗流浹背的辛勞。但這麼多年來,許多苑裡人就是靠著在磚窯廠裡一塊塊地疊磚,將一點點的收入攢積下來,才能送小孩出去上大學的。而金良興的磚也靠著這些勞工的打拼累積出響亮的名聲。

從金良興磚瓦廠到灣麗磚瓦文物館,以前靠的是扎扎實實的商品生產創造的知識和經濟,現在轉換成師傅一筆一刀的刻畫和解說員言語的知識傳達;紅磚也從隱藏在建築內部不被看見的物質結構,變成居家牆壁、書桌上可以展現個人風格的美麗裝飾品。磚瓦文物館和有機稻場一樣,都在說故事、變魔術,遮蓋的布幔一掀起來,就是個了不起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