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術與鹹水的滋味對話,風~聽見了!

 
 
   

花東的海岸素來有著美極了的岩岸盛名,從清水斷崖到石梯坪一路都展現一種令人屏息的美,藍天藍海、白雲白浪,像是畫家不小心打翻了顏料罐般的豐富。所以,在這裡,藝術變成了一種渾然天成!甘信一是一個在豐濱經營自我理念的一個藝術家,他的藝術有一種樸拙的吸引力,走訪他的「拙而奇」咖啡,並不是太容易遇到他,但是他的作品會說話,遠遠地,有一種震懾的力量…

 

   
   

點杯咖啡坐在「拙而奇」的藝術空間裡有一種奇妙的感覺,自然而然地往二樓陽台的方向走,很大的一片空間,擺滿了甘信一偌大件的一堆作品,他將冰冷的石頭,頹廢的漂流木以及鋼筋用一種絕對自己的藝術方法去結合,或焊或鎖,突然就一個個活了起來!他說:「每件作品,都是內我與外我的對話,折銅為弦、化石為骨、以木成心…」但是在這裡聽浪品咖啡卻不是這麼嚴肅的事情,坐在拙而奇「外星人」形狀的椅子上,有一種被大自然擁抱的感覺,風~聽見了心中最深沈渴望解放的吶喊,鹹鹹地海水滋味從鼻裡唇間散開來,我…不想動!

要往拙而奇的路上其實有很多漂亮的景點可以停歇的,不過最令人驚喜的是一群群狂放不羈的水牛。在磯崎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劉大哥趕著他的水牛去游泳,夏天的海邊曬的人懶懶地,牛,也是!劉大哥說這裡的水牛都會去海邊游泳,一泡到水就不肯起來了,背上的鷺鷥還會幫牠趕蒼蠅和蚊子,他們相處的可好著呢!憨厚的劉大哥靠著放養水牛、賣水牛來讓自己的兩個女兒唸書,生活並不容易。不過,小女兒從小就跟這些牛兒們相伴,還一一幫他們取了名字,領頭的「領導牛」是小女兒最心愛的寵物,跟她一起長大,劉大哥還喊不動牠,但是只要妹妹放學一聲呼喚,這條「領導牛」就會聽她的話將整群牛帶回家,所以劉大哥說,養牠養很多年了,也捨不得賣,留著當寵物,看到妹妹開心的坐在牛背上,真是好一個現代放牧女!

豐濱有將近九成的人口都是阿美族群,鄉下海邊的資源很有限,大部分能去外地賺錢的年輕人都不會留在家鄉,陳立年是少數留在家鄉的青年,喜歡潛水的他總是曬的黑黑的,渾然天成的六塊肌跟健身房練出來的不一樣,阿美族的青年大多很開朗,問起他豐濱哪裡好玩,回答得很妙,你要跟我交換東西,我才要跟你說,問他換什麼,就更妙了,他說:「你送我喝一箱啤酒,我拿一隻龍蝦跟你換!」有沒有搞錯,龍蝦ㄟ,「對啊!跳進海裡面抓就有啦~」真是有趣的哲學,他說海洋裡的食物是吃不完的,餓了,去抓魚就有得吃。


   
   

海鯨號的船長林國正說,我們石梯坪這裡的海資源豐富,除了是賞鯨的發源地以外,全年的時間因為黑潮,可以抓到不同的魚,像是鬼頭刀、黃鰭鮪魚、旗魚、白帶魚…到了四五月更是飛烏(飛魚的俗稱)的旺季,夏天晚上還可以釣魷魚。國正船長的能耐最厲害的在於經營賞鯨事業,跟著他出海,他可得意了,不用雷達、不用望遠鏡,他說他都是用「呷魚仔顧眼睛」的好視力肉眼追蹤鯨豚的痕跡~問他當漁民感受如何?他說實在「真甘苦」,他回憶道:「誰說跑船的人不會暈船,我剛跑船時,天天上船,天天暈,天天吐,不過,把它當作一種體內環保,後來就習慣了。」國正船長很幽默,但也是我見過最愛護生態的「漁民」,他深深知道傳給子孫一個永續生態環境的重要,所以從不濫捕,也積極的從事推廣賞鯨豚的活動,讓這麼美的海可以讓更多人享受的到!

從石梯港往石梯坪走去有一條小路,不是很多人知道,而海邊這種寧靜是屬於一個人或兩個人的,爬上石梯坪,思緒紛飛,海浪拍打沿岸的節奏聲聽來單調,卻有一種撫慰人心的效果。風~很涼,陽光映著海平面閃亮亮的,偶而有海鷗飛過,讓心放空。走過石梯坪的意象物,草,真綠,往海邊走去,各種奇形怪岩在眼簾展開,光著腳丫踏在被陽光曬的滾燙的石頭上,竟然有一種與大地接觸的幸福?有兩棟與世隔絕的奇怪水泥屋子突兀地蓋在面對海的方向,一種拋開塵世的孤獨樣子,莫非是傳說中的「沙漠風情」與「石梯灣 118 」,部落格友水瓶貓說:「有人到沙漠風情了斷情感,有人到沙漠風情想通出路,有人到沙漠風情尋找靈感,有人到沙漠風情放空自己…」又是一個藝術空間。「石梯灣 118 」的網站寫著:「視覺可以很簡單,生活可以很簡單…」來到石梯坪這個地方,一切彷彿變得清明透澈了起來,想想自己在都市庸碌的忙些什麼,想想活著很難卻又很容易~

往南走,在飛魚的季節裡,可以看到路邊有好大的兩個水塔,上面畫滿了飛魚,一陣一陣焦香的滋味撲鼻而來,這,就是升火工作室了。飛魚在大水塔裡一隻一隻的吊著、悶烤著,阿美族的媽媽 Ina 隨後拿出來再放到月桃葉上曝曬著,曬出陽光般的好滋味以及月桃葉的野香,飛魚乾嚼在嘴裡的感覺就像是讓海水的氣味充滿整個身體。但是,你以為只有這樣嗎?升火的鳳美姐要讓所有拜訪的人都感染真正的原住民藝術!舉目所及,每一支茅草,每一塊石頭,每一根漂流木都是鳳美姐的「創意素材」,在這裡,鳳美邀請了許多藝術家來駐村,留下許多的藝術創作;來到這裡,我不是藝術家,但是看著鳳美姐拿著洗淨曬乾的魚鱗片,一片一片地黏出花、黏出動物。心,湧出溫暖,聽著「嘿呀嗨伊歐」的歌聲,瞬間把放空的感情塞著滿滿的感動,我,不想離開。

三富溪要從鳳美的工作室更往南走,豐濱的人說,那是一個抓毛蟹的地方,鄉公所的人告訴我要找巴拉峨巒溪護溪協會來引導溯溪,以為要準備什麼裝備的我穿著防寒褲、溯溪鞋,看到工作人員穿一雙雨鞋,不禁讓我噗哧笑了出來。原來,鄉下的溯溪這麼簡單!沿途經過解說員的解說才知道,好容易就看到傳聞的白玉髓,不過樸實的石頭外表,不是專家說明,真的「有眼不識泰山」。跳躍的日本樹蛙和自在橫行地小毛蟹和豆蟹從身旁經過,那麼不在意我的存在,原來,人們自以為重要,其實在大自然的眼光中,我們只是一個生命而已。水,以為要很冰涼,結果出乎意外的溫潤,那麼溫柔地包覆腳掌,索性坐下來脫了鞋,享受去除束縛的自由,天為被、地為床,能不能在這蒼穹裡尋得真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