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為喜愛獨處,才踏上旅途。獨處可以靜靜地沉思,也可以放肆地感傷……
獨處可以在這眾人一致向風潮致敬的年代閱讀自己,確定自己身處何方。
在閱讀自己的旅途中,不需要美食、飯店與人物。攝影個展10次。
曾出版三本攝影集及四本月曆。

 
 
 
 

在塔塔加的日子,一早,我常背著雙手靜靜地眺望這山脊優雅交錯的山谷,早起的金翼白眉來到我身旁找東西吃,偶爾打從眼前路過的黃鼠狼很不禮貌地盯著我看…直到太陽升起。


一兩百年以前,只有鄒族或布農族的獵人才可能深入到塔塔加一帶活動,可是,自從日本人把鐵路自阿里山延伸到塔塔加以後,湧入的人潮逐年增加。日本人是為了竊取台灣優良的木材而把「鐵爪」伸入到塔塔加,後來的國民政府也基於相似的動機而多開闢了神木林道與楠梓仙溪林道。
數十年前,一般遊客只上到鬧哄哄的阿里山,至於會進入更深的山區的人並不多。可是當時,當一般遊客在阿里山吃喝玩樂打架鬧事時,對面的塔塔加也一點都不安靜~一輛又一輛,不停地在神木林道或楠梓仙溪林道來回奔馳來回咆哮的大卡車,正載運著巨大的木材,冒著濃濃的黑煙奔下山去…

伐木工人離開以後,留下許多因伐木需要而闢建或走出來的路,有些人便藉由那些路徑上塔塔加或進入阿里山。他們之中有些人是上山作生意,有些則是從事登山活動…塔塔加成為大眾的旅遊景點,是新中橫開通以後的事,而我是在新中橫尚未完全通車之前上到塔塔加,當時,遊客中心尚未動工,只見幾塊木板散落一地。往後幾年之間,我曾數度回到塔塔加,有時與一群人一同上山,有時自己一個人騎機車上去。

時光飛逝,轉眼間,離我第一次上塔塔加,匆匆已經過了近20個年頭!其間,我曾孤單地在塔塔加長「住(睡車廂)」,歷經二百多個不甚舒服的「車廂歲月」,此時此刻再次咀嚼那段漫長的「車廂歲月」,仍能清楚地記得自己吃過不少苦頭,可是心裡明白,這樣的生活能夠燃起我活下去的熱情,一再質疑生命是怎麼一回事,終究不是辦法!

第二次上塔塔加,我們在上東埔山莊住了好幾天。在山上那幾天裡,我們先到遊客中心觀看影片,瞭解塔塔加一帶的概況,爾後才逐漸展開活動。幾天下來,我們幾乎遊遍塔塔加所有角落:夫妻樹、大鐵杉、孟祿亭(鞍部往排雲路上)、楠梓仙溪林道…我們還登臨麟趾山或鹿林山,以及從鹿林山莊旁的箭竹小徑下到新中橫(台18線道)約93.5km處。第一二次上塔塔加的回程,我們都沿著目前已坍方的神木林道步行到神木村,再搭車輾轉回到萬家燈火的平地。
跟一群人一同上山一同去旅行,尋歡鬼混的成份居多~現在,我已經很少同一群人一起去旅行。多年來,獨自一個人在這塊土地緩緩地前行,靜靜地享受眼前的一切,逐漸使我難以適應那種忙於趕路,疲於活動的旅行。走馬看花,大聲喧嚷,一路不斷地鬼叫的旅行…對現在的我而言是一種折磨!不過,話說回來,誰又知道我是多麼想念以前跟一群人一同上山一同尋歡鬼混的日子?

然而,一個常年孤獨地在大自然間徜徉的人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呢?逐漸與人群越離越遠彷佛變成我的「宿命」~這是一種幸運,一種由無數“片刻的寧靜”串接而成的幸運~在滿天星光的夜空下靜靜地坐著,在樹林的一角靜待晨光照入,在蒼茫的暮色中行過亮著昏黃的燈光的山村…這般寧靜的情境,如何與一群人一同分享?
對現在的我而言,談塔塔加似乎是在談我的回憶~最近幾年我比較不常上塔塔加,只是偶爾路過。這十幾年來我旅行過一些地方,只要隔一段時日沒再重回曾旅行過的地方,我便會開始想念那裡。我的旅行不是那種在一個地方停留幾個小時幾天~甚至於不是幾週,而是幾個月甚至於幾年。

在塔塔加,每個有星光或月光的清晨(好天氣),總會有一列車隊駛離阿里山森林遊樂區的大門~趕往玉山面前瞻仰日出。車隊裡的每一位司機也都知道在同一時間會有一部,不屬車隊的小貨車(我的)同在暗黑的山路上行進~有時同向,有時逆向。雖然我非常清楚知道他們的困惑,可是他們都不曾停車詢問:「為何你不和我們一同去看日出呢?」,我也感到納悶不解:一顆紅橙橙自玉山昇起的太陽與我家鄉美濃從竹頂山昇起的太陽有何差異?日出只是整體景色中的一小部分,許多遊客為了特定的旅遊目的,為了快快趕到或多玩幾個人們所稱謂的「景點」,而錯過沿途美麗的風光。

 

「定居」塔塔加的那些日子,山上起霧時,帝雉會來到路旁覓食;清晨破曉時刻,車子一向前行駛,虎鶇便一再從路旁飛起;一整天,金翼白眉與栗背林鴝都唱個不停;烏鴉及台灣獼猴吸引眾人目光~尤其獼猴,我是看著牠們從怕人到懂得向人要食!為了獼猴的安全,國家公園在石山架了一座「天橋」,不知情的遊客,可能會誤以為那是一件裝置藝術品。若更加細心觀察,將會發現有無數的小蟲子在枝枝葉葉之間覓食、繁殖還有餵飽他種動物…

到了什麼季節,山就呈現那個季節的容貌~深綠色的葉子變黃轉紅,接著掉落入土,然後又滿眼新綠一片!在山谷裡淙淙作響的溪流,也隨著時節的推移,從高歌轉為低吟~爾後靜寂又逐漸高唱!一年到頭都有花在開,開在春季的花最得意也最驕傲…

不分季節,晴朗時天空總是蔚藍的,偶爾飄過幾朵白雲,增添視覺上的變化。山上,偶爾也下起人們所謂的滂沱大雨,尤其在盛夏。先是一塊又一塊厚重的烏雲集結,雲腳幾乎觸到谷底,接著是一道又一道的閃電與雷鳴之後,大雨驟下,轉眼間,流瀑飛濺溪水奔騰。有時大雨持續下到深夜,有時在日落之前頓停,如果濃密的烏雲能及時鬆開或消散,投射在森林裡的夕照,化成千萬條光束在林間遊走…

隔著山谷與阿里山山脈對望的塔塔加,剛好落在雲海最容易開展的海拔(約2600m上下),偶爾當雲海略略沉降到低於塔塔加,逼近到跟前的雲海,讓人可以近距離感受它壯闊的氣勢,會教人誤以為那是一面海,跳下去就可以游到對岸的阿里山。遠近馳名的阿里山雲海,其實也是塔塔加的雲海~偶爾自山谷湧起或自高空沉降的雲海算不算是個「景點」?

 
 

塔塔加遊客中心與夫妻樹,是塔塔加風景區中一般遊客最喜歡的景點,幾乎上到塔塔加的遊客都會在這兩個景點稍作停留。會健行到更遠的塔塔加鞍部,甚至於登上麟趾山或鹿林山的人並不多。一般遊客旅行的目的只是到此一遊,他們可能吃頓飯,上個廁所,進入遊客中心蓋個到此一遊的圖章之後便打道回府~或者趕往下一個景點。如果短暫停留能夠寬鬆心情,旅途中又不至於因舟車勞頓而降低旅行的品質,這樣子的旅行其實勉強還可以,究竟,深刻的體會不但是經年累月的事,還要有一顆放空的心。

誰會喜歡我們這種類型的旅行呢?既沒有美食也不夠浪漫,唯一的是寂靜,寂靜一點都不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