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財,總習慣別人這麼稱呼我,這樣的暱稱簡單易記,無形拉近許多剛認識朋友的距離。興趣從事登山健行的活動,這些活動令我榮幸地認識許多生態和攝影各方面皆有專長研究的夥伴。 登山的旅途中,常能觀察大自然的奧妙,只用雙腳走路,攻爬山頭,在體驗登山的過程,無異是最快樂的享受。

 
 
 
 
 

四年前一次為期一週的中橫之旅,在一位長期活動台灣山區的山友帶領下,引領我體驗了台灣的生態之美。
出發前,朋友告知我們此行將在中橫道路兩旁進行生態觀察及拍攝,不會脫離公路太遠。我心想:雖然中橫我不算頂熟,但這樣交錯開車和短距離徒步的方式,會有什麼樂趣可能?更難以理解的,領隊者居然還規劃了一週的時間,並擔心時間不夠使用!
懷抱疑問的心思,我們一行從起點思源啞口出發,沒想到這段短短行程,浸心植物觀察及攝影,果真用掉我們四天時間,接下來匆匆往合歡山方向移動,時間催促下,不及後續行程的鳥類和植物觀察,我們已經踏在埔里的回程路上。
經歷那次經驗,後來我排了另外一趟行程,預約到清境和翠峰之間的台大山地農場賞遊,山友告訴我,這裡也是台灣進行高山生態觀察的好地方。有了上回全然不同的中橫步行滿滿的生態體驗,心想既是朋友大力推薦,想當然必定收穫豐碩。

 

初詣梅峰
第一次上梅峰是2005年,首次拜訪,光找這地方就花費不少時間,出發前雖然做了不少地圖功課,資訊上提到由埔里沿台十四線往清境農場方向,梅峰農場就位於台14甲14.5K位置,話雖如此,等到了翠峰,才知道還是疏忽錯過了,趕緊撥電話到農場,確認無誤後,再慢慢回頭行駛,直到終於看到台大山地農場這塊櫸木”招牌”。原來,農場大門正好處於台14甲彎道上,稍一疏忽很容易錯過,第一眼見到那塊櫸木招牌,感覺和周邊景觀很是融洽,不像清境農場那些店家若干塑膠招牌,硬是與附近景觀格格不入。為此,後來我還特地問了解說員:農場「 招牌」,怎會特別想用木頭來做呢?解說員回答說,原來當初台大山地農場極度缺乏經費,在自給自足情況下,只好就地取材,該塊招牌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由農場原住民同仁手工相贈,仔細看還會發現每個字不一樣大呢!完全純手工打造、迄今數十年歷史的一塊招牌,還是特別詢問了解說員,才明白原來是這麼一段美麗的巧合。解說員進一步說明,其實「梅峰」這名字也另有涵意,若以台語發音,「梅峰」音同「沒風」,這塊區域處於兩山山凹之間,山風偃息,台大山地農場當初就是選中了這樣的地形位置,種植高麗菜作為主要收入來源,因此到了今天,我們還能看到過去設置的”地磅”,即是當初高麗菜過磅專用的痕跡。

   

進到農場之後,熱誠親切的解說員帶領我們進行二天一夜的梅峰自然生態之旅。當天下午的行程就從農場範圍內的原始林探索開始。當我們一行,走進靜謐的原始林,看到了各式各樣不同的殼斗科樹木,形狀互異的藤蔓植物等,森林裡的空氣清新愉快,彷彿每棵樹木用力散發芬多精,做出最翠綠的裝扮,招呼你參觀它們的家園,不時有松鼠在樹枝上跳躍,快速穿梭著,偶而可見靈巧的身影突然就在樹上停下來,用小小的雙手抱住一顆碩大森氏櫟,用牙齒拼命啃著,以慰勞肌腸轆轆的肚子。原始林內包容萬象,也有南蛇藤像蛇類般繞著樹幹做攀爬的動作,這時有人出了一道腦筋急轉彎題目:為何泰山用樹藤從這樹盪到另一棵樹,會發出~哦伊哦~的叫聲呢?有人馬上打趣回答,那是因為泰山要展現男性的魅力。頭腦急轉彎的遊戲,目的就在引出猴急的人取笑,真正的答案往往出人意表,錯、錯、錯,出題的人糾正,其實是因為泰山捉到有刺的藤,痛到發出~哦伊哦~的慘叫聲,無厘頭笑話當然無法證實,不過卻引導我們接下來觀察每棵蔓狀或攀緣在其他植物体上的藤蔓,果然表面不見得都是光滑的,有些藤蔓佈滿密刺(如藤胡頹子等),有些受傷後會流出血一般的汁液(如血藤)。一座原始森林內,仔細觀察和用心感受,我們將更能體會,除了提供眾多居所給各式各樣的植物和動物棲息,森林本身就是調節空氣功能及水土保持的大寶庫。後來天色將暗的催促下,我們一行才趕緊腳步,回到當晚住宿的地方稍事休息及用餐。

   

用過晚餐,幾個人分頭在住宿區戶外散步,原始林的方向傳來「who、who、who」的叫聲,彷彿對散步的人叫著「是誰、是誰」,循著聲音方向尋找,卻遍尋不著印象中的「貓頭鷹」身影,換成我心裡想:到底「是誰」在鬼叫,聲音明明就在左近,卻怎麼也看不到鳥影,隔天問過解說員,才知道原來那是「黃嘴角鴞」的叫聲,這種貓頭鷹飛行時,翅膀不會像一般鳥類發出聲音,也難怪我們無法在定點找到牠們,但是透過聲音長短,其實不難辨別不同貓頭鷹的種類。當晚雖然沒找到移動中的黃嘴角鴞,但我們卻被另外一種蛙鳴叫聲吸引,找到莫氏樹蛙後,並欣賞到樹蛙交配的全程:莫氏樹蛙公蛙通常藉由鳴叫聲吸引母蛙前來,然後再爬到母蛙背上進行交配動作,交配過後,水邊母蛙會在卵上以後腳朝著卵做踏打動作,以形成卵泡來對卵加以保護。夜晚的林間水澤生機蓬勃,剛欣賞完青蛙的「結婚進行曲」,轉身欲離,赫然發現池邊樹上,一隻赤尾青竹絲正虎視眈眈盯著莫氏樹蛙,打算享用一頓大餐,滿心歡喜急驟轉為憂慮,自然殘酷物語,這樣的生態食物鏈戲碼,想必靜謐梅峰農場,夜夜輪番上演。

回宿舍路上,不經意間我抬頭看到滿天星斗,除了北斗七星,雖然認得的星星不多,卻是剛觀賞完生態紀錄片大起大落之餘,懷抱自然敬畏心情的另一個感動,同行的朋友挑了一塊乾爽草地躺下,各自幻想浪漫情節,此時天上瞬間有一道白光劃過,原來是那流星呀,真是幸運,可惜的是來不及許願。接著,期待下一顆流星能再出現,好讓我能許下心中的願望,等著等著,不知不覺就在草地上睡著了,直到夜間的露水愈來愈重,被冷醒的我趕緊回到寢室睡覺。

農場的生態饗宴

隔天睡到凌晨4、5點,天猶未亮,就聽到很多的鳥兒嘰嘰喳喳叫著,好像談論早餐該吃什麼?由於一早被鳥吵醒,未到早上6點賞鳥時間,一行人趁著空檔跑去觀賞日出和美麗雲海,我們在路上遇到了梅峰的工作同仁晨跑,不自覺地跟著他小跑一段,更是感覺梅峰的空氣飄散著無數的負離子,整個身心輕盈舒暢起來。欣賞完日出及雲海,時間正好是賞鳥時段,再次往原始林方向前進,就遇見一小群冠羽畫眉正熱鬧覓食,還發出「吐米酒」的叫聲。往前走時,突然一大群綁著紅色頭巾的「小小鳥」衝了出來,包圍了我們這幾位賞鳥人,剎那間被這群不期而遇的鳥兒嚇了一跳,待回過神來,才趕緊拿起望遠鏡觀察,到底什麼鳥兒這麼大膽把我們團團圍住,原來是紅頭山雀。更細看還發現,原來成群結隊紅頭山雀中,還摻雜著幾隻青背山雀,這些鳥兒有些嘴巴叨著小蟲子,有些正在樹上啃食著果實。接著,草叢裡傳出早上擾人清夢的鳥叫聲,尋著聲音方向尋找,發現原來是一公一母的藪鳥正在鳴唱,看來正進行著另外一幕「結婚進行曲」。鳥兒們用餐之後,賞鳥的人肚子也餓了起來,於是往宿舍方向回去用餐。


 

用完早餐後,解說員帶領我們展開梅峰農場的樹木區及花卉體驗,首先上場的是各式各樣的桃、李、梅、杏等,這些薔薇屬的果樹,想來若不是樹上結著果實,光是從葉子上,還真令人難以辨別。溫室的蘭花生態區,則按照營造出的仿自然地形,種植各種原生種蘭花,有正灑著”香水”的不知蘭花及穿著小洋裝跳舞的三板根節蘭。農場的昆蟲間裡,則讓我們看到蝴蝶的演化過程和食物鏈關係。生態園區裡,我們看到台灣中海拔區較少見的仙人掌,以往一直以為多肉植物一定長在沙漠地區,原來並非如此,多肉植物的確演化成更能適應乾旱地區,但只要在排水良好,陽光充足的地方,大多數均能適應生存,而台灣也有許多原生的多肉植物,諸如合歡山區常見的玉山佛甲草就是一例。生態區還有一種植物,居然葉子長了一朵小花,第一次看到有植物居然把花開著葉子上的,這種植物名稱有趣好記,就叫做葉長花,學名是台灣青莢葉。

當我們進入較陰溼的地被及蕨類區時,看到了葉背上有用「竹筷子插著貢丸」的一種蕨類,後來才知原來那「貢丸」就是孢子囊,正確的名稱,貢丸蕨叫做「柄囊蕨」。網室內的倒木上,則生長有好多的小雨傘-簇生鬼傘,還有看起來好像很可口的羊肚菌。
離開生態園後,我們被引導來到了花卉包裝區,一早很多大姐們正辛苦修剪整理著切花,這些將趕著下午時送到山下台灣各地的花卉市場。

農場規劃了一個有趣的迷宮區,迷宮區以小實女貞做成樹籬,大人小孩到了這裡,都忍不住想要鑽進去迷走,我也加入小朋友的陣容裡,同他們一起玩樂起官兵捉強盜的玩戲。費了好大功夫走出迷?後,呈現在眼前的就是梅峰最著名的白楊步道,梅峰的白楊步道遠近馳名,這是一條適合閣家行走的步道,同時也是最多情侶及婚紗拍照的好地方。
除了綠意盎然的樹木區後,梅峰另一個主題區是種植的溫帶花卉區,這區域按照四季變化種植了適合當季季節的花卉植物,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梅峰的主產品「葉牡丹」了,第一次看到葉牡丹,我的反應是:台灣的技術真是No.1,居然能種出這麼多顏色的高麗菜,後來聽解說員說明才知道那是觀賞用的花卉,正是梅峰所栽培極具經濟價值的花卉作物之一。
而農場另外有一個乾燥花的展示室,裡頭許多費心的壓花作品,這些多是上季要更換掉的花材乾燥後,志工們再利用閒暇時間將這些乾燥花材,手工方式壓製成一幅幅全新的壓花作品,簡直就像是用水彩筆畫成的畫作。

梅峰之旅真是不虛此行,這是我的第一次體驗。

 

相約朋友造訪梅峰多次之後,包括後來辭去平地的工作,受訓後到梅峰擔任解說員,很多朋友問過我一個相同問題:梅峰不是都差不多這樣而已,怎會我去梅峰多次,甚至後來待在那裡工作不覺得膩?我說:梅峰像是一個藏有「綠色寶藏」的地方,只要用心體驗、仔細尋找,相信每次都會有不一樣的收獲。秋冬夜晚螢火蟲形成的「綠色河流」,螢火蟲會讓你了解到它的發光原理及作用;冬春櫻花盛開的景象,讓你體驗日本人在櫻花樹下野餐的感覺;也許你會遇到早熟的櫻花果,酸酸的激發著你的味蕾;春夏鳥兒與青蛙演奏的交響樂、植物吐著新芽,則令你感受到生機盎然。
只要用心享受大自然賜與的饗宴,相信你的心靈每次都會有所感動。梅峰「心體驗」其實就是梅峰「新體驗」,而台灣其他地方的旅行,也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