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一九五七年,在新聞媒體工作二十餘年,平生最喜歡遊山玩水,接觸各地不同的風土人情。遺憾的是:總是沒有夠多的錢和夠多的時間,盡情地去遊山玩水。

 

 
 
   

日月潭是擁有我最多回憶的旅遊勝地。

小時候家住台中市,自然不乏到日月潭旅遊的機會。時日久遠,小時遊日月潭的印象已成模糊的記憶,只依稀記得有搭船遊潭,登上了尚被稱為光華島的拉魯島,也有到德化社看山地歌舞表演(當時還沒有原住民這個稱呼,邵族也還未正名。)

第一次自主性地呼朋引伴到日月潭玩,是一九七二年八月底。那是我高中一年級暑假的尾巴,不知從那裡來的勇氣和靈感,和三位同班同學約好,一同騎自行車到日月潭做二天一夜遊。

在那個沒有網際網路,各種資訊相對匱乏的年代,我們四人憑著能夠找到的簡陋台灣公路地圖,便自以為是地規劃起從台中市騎自行車勇闖日月潭的行程。但為了避免家人問些不必要的問題,四人約好只說要去日月潭旅行,不讓家裡知道是要騎自行車去。

道路資訊的不足,讓我們誤判路況,竟規劃出從水里上山到日月潭,再從日月潭經埔里回台中的行程。

   

我們早上八點出發,輕鬆地經大里、霧峰、草屯、名間等地,往水里方向前進。至達水里時已過中午。隨便吃過中飯,便又趕路。待騎上這條陡峭往日月潭方向的山路後,才慢慢地知道選擇由水里騎自行車上日月潭是一項多大的錯誤。

沿途山路陡峭的程度,讓我們根本沒辦法騎上單車,全程幾乎都是費力地推著車走上山。(古早時代的自行車,那有什麼變速裝置?)我們沿途打打鬧鬧倒也不無聊,遇到路邊有人,就停下來問離日月潭還有多遠。人們聽到我們從台中騎自行車要去日月潭,雖然欽佩少年人勇氣可嘉,但也不禁要笑我們選錯了路。只是對我們來說,此時要回頭已太遲。

我們千辛萬苦地推車前進,聞到潭水的味道時,夜早已降臨。原本打算在潭邊找一處草地搭營帳的計畫,也因到處一片潻黑不得不打消。臨時找到一處人家剛灌好混凝土的建物,拉來丟在一旁的模板當床板,隨便吃了各人的麵包,鋪上帶來的毯子倒頭便睡了起來。

第二天早上,大夥是被半天高的日頭晒醒的。匆忙收拾行囊,找地方吃了早點,只看了金光燦爛的日月潭一眼,便急忙趕路回家,怕的是路途遙遠又要折騰到入夜。沒想到回來時是一路下坡,回到台中市中午才剛過沒多久。

自此,日月潭讓我留下刻骨銘心的記憶,我也和她結下不解之緣。

 

 

 

 

 

結婚前,和還在追求中的老婆參加公司舉辦的日月潭旅遊。當時吃的有總統魚之稱的曲腰魚是什麼滋味,早已不復記憶,至今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搭遊艇登上光華島後,和老婆在同事的慫恿下,站在月老祠前的不朽名聯「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是前生注定事莫錯姻緣」旁合照留念。

只是拉魯島在九二一大地震後土地失去大半,島上的月老祠已倒塌,月下老人神像也移到岸上的廟宇奉祀。最近聽說邵族人計劃要重建拉魯島,讓它回復昔日之貌。不知將來復舊後的拉魯島,是否還會重建月老祠?

結婚後,再度和老婆參加公司的旅遊,重遊日月潭。這次沒有和同事一起搭遊艇環湖,而是選擇和老婆一起划船遊湖。原本想要划上當時的光華島再拜月老,終因距離太遠而放棄。回程時停船跳入潭中游泳,浸在清冷的潭水中,真是通身舒暢。

印象中遊日月潭,都是二天一夜的行程,如此才能欣賞她的晨昏之美。以前日月潭的大飯店還沒有很多,較常去住的是教師會館,不但價格實惠,而且房間乾淨,附近環境優雅。

後來五星級的涵碧樓開幕,以超高的房價竟吸引趨之若鶩的旅客入宿。我們理當住不起奢華的涵碧樓,但老婆的理論是:唯有住過才有資格批評,沒住過,怎麼對別人誇口說:涵碧樓住起來也不過爾爾呢?

於是在妹妹的安排下,帶著小孩、母親和妹妹一家入住涵碧樓,在它別出心裁設計的湖天一色的泳池游泳。第二天早上還特別起個大早,著睡衣走出落地窗從高樓上欣賞清晨的湖光山色,對日月潭的美卻也別有一番體會。

三年前的農曆過年,岳父大人提起說他還不曾去過日月潭,於是凡是講求速戰速決的小舅子,便帶著岳父和岳母來了趟快速的日月潭之旅。小舅子開車從中壢出發,一路殺到日月潭邊停下車,指著面前大片的潭水對二老說:這就是日月潭。然後三人信步走了幾分鐘,小舅子下結論:看過日月潭了,回去吧。於是三人原車快速遣返中壢。

後來岳父估計,在日月潭邊待的時間約五分鐘。對於日月潭的評語,祖籍浙江、年少就隨軍隊來台的岳父搖頭說:比不上杭州西湖。

我向岳父說,他只看了五分鐘的日月潭水,不用說看不到日月潭的美,甚至還不能說到過日月潭,日月潭的美,不但有四季之分,一天當中更有不同的美可讓人徜徉欣賞,而到日月潭不品嘗當地的美食也屬可惜。

為了證明我所言不虛,我和老婆帶著岳父母和小孩再遊日月潭。這次我們住的是德化社邊的青年活動中心。當天傍晚,帶著岳父母走了一趟涵碧步道,沿著幽清的小徑,近距離聽潭水拍岸,看潭中特有的浮田上栽植的花草,以及時時隱沒在林木中的群鳥,接觸到真實的日月潭的岳父點頭說:不比西湖差。晚上吃了一餐風味餐,刺五加雞湯、炸奇力魚、三杯竹雞、刺?煎蛋等等,也算一飽口福。

第二天清晨起了個早,帶著二老到德化社碼頭看日頭升起光芒映入水面的美景。然後驅車到水蛙頭步道,讓他們體會日月潭另一種形態的步道景緻。步道的盡頭直入潭水之中,可以看到游魚在水裡穿梭,還可將腳泡入水中享受潭水的清涼。當然不能免俗地,也帶著二老逛了文武廟、玄奘寺等名勝。

岳父說,有機會他還想再到日月潭。不要說只到過日月潭一次的他想再來,我也時常想找機會再遊日月潭。在潭邊住一晚,看看潭水,走一走步道,吹吹風,感覺真是無比的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