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台南。從小便夢想著深隱山林的生活。
讀的雖是園藝系,卻總希望當個大自然的園丁。愛流動的風、愛山和那冷冽、稀
薄的空氣,為了上山、東奔西跑,甚麼都想看。不愛走相同的路讓他在GPS普
及之前早就在頭腦設了公路地圖網,環島不下數十圈。喜歡從不同的方向,觀察
相同的事物,曾經 “收集”過島上各橫貫公路的春夏秋冬。希望可以做個動靜分
明的人,卻怎樣都停不下來,沒法在一個地方待太久,朋友的註解說是他命中帶
了五百匹馬。大學時受到 “自然觀察家”(Naturalist)的啟發,一直對自然界的
運作以及保育的議題很有興趣,研究所終於如願作了生態方面的題目。當過台灣
東南西北各地的研究助理,為的就是能到更深更野的地方看看那邊不同的小世
界,卻發現越來越多看不完、學不完的有趣事物。最大的願望就是除了世界和平
之外,人們可以更友善、和平地對待我們周遭的生命和自然環境,把我們身邊的
真善美留給下一代所有的生命。

 
 
   
   

秋高氣爽的墾丁,少了沙灘上光鮮的遊客,藍天白雲裡卻悄悄多了大量的空中過客。每年隨著落山風而來的是誰?就是赫赫有名的赤腹鷹及灰面鵟鷹。直想起徐志摩日記裏說的「數大便是美」。因為壯觀,因為力量,因為生物本能,造就了這樣的數大,是美,給了人們感動與嚮往。

曾有多少地方是你會一去再去的?對於曾經看過那數大之美的朋友們來說,就是恆春半島啦。而對赤腹鷹或灰面鷲來說,這裡也是幾路鷹群乘著長長的風南下飛往呂宋、巴丹島甚至更南的印尼諸島、新幾內亞前年年必經的休息站。鷹群往往先在半島的最南端集結後選一個天氣好的上午飛越巴士海峽。因此,社頂公園剛好是可以看到最大數量猛禽起飛出海的地方。墾丁國家公園每年也從九月初赤腹鷹陸續來到開始,直到十月國慶鳥灰面鵟鷹的過境潮結束這段期間,舉辦「琅嶠賞鷹季」與調查活動。許多朋友們,幾年來很少錯過這場群鷹的盛會。或許不一定每次都能看到高潮迭起的上萬隻飛鷹掠頂,但也成為中秋佳節前後朋友們聚聚頭、彼此話家常的好時機。

於是,夜貓子也有早起的一天,為的就是一賞大家說有如鷹柱的起鷹和鷹河盛況。準備好隨身賞鳥裝備,一件薄長袖、一頂小圓帽,沒有沈重的大砲、沒有單筒腳架,只想親身體驗一場壯闊。聽說天黑前的落鷹十分好看,前一天中午從容地自台南開車南下,拜近幾年來發展無限的各種道路連接和運輸系統之賜,兩個小時多一點便來到了恆春鎮。先去吃個鴨肉冬粉和手工冰淇淋,然後經過去年底恆春大地震受傷慘重的南門,沿著古城牆繞到東門剛好是 200 縣道往滿州鄉的方向,可以想見以前巍巍城門內外圈起了多少不同。黃昏前終於晃到里德橋附近,遠遠地就看到路邊停了一排排的車和不少架好的單筒,不過納悶的是,怎麼鞭炮聲此起彼落呢?難道是山邊的廟宇有什麼活動嗎?還是為了讓遊客能看到已經降落的鳥再飛起來呢?看鳥被驚嚇飛起與看著牠們一隻隻地悠然地從空中降落的羽翼神態,可是完全不同的啊!牠們最後飛到靠近林子深色背景前變成 “ 鷹影 ” ,突然消失。這樣的暮色場景,更加強了牠們乘著長風飛行幾百公里之後辛苦疲累的效果,想像每年這樣從遙遠的北方辛苦往返溫暖的東南亞,加深從心裏對牠們的佩服和感動。

 

   
   

 

隔天一早,等我們眼睛再度張開時天已經亮啦,啊啊啊!匆匆忙忙來到社頂公園最佳賞鷹出海點的凌霄亭,已經滿滿都是早起的 “ 鳥人 ” 啦,誰也不想大老遠來又錯過早晨的高潮。幸好墾丁國家公園長年守候調查猛禽的 蔡 先生說,昨晚下了場大雨,牠們今天會晚點啟程,而且雲層較厚,牠們不會飛太高,相對來說較容易看到。等啊等,有人興致勃勃一直專注盯著山和天的交界處、有人提醒不要忽視雲中的一點黑,也有人跟我一樣看來兩眼失焦地四處搜尋。等待,似乎是人生永遠的命題,也因為有期待才會去等待。在這裡,即使沒有鷹可以賞,還有早些來報到的候鳥紅尾伯勞,常佇立在突出的枝頭上「ㄍㄚ.ㄍㄚ.ㄍㄚ.ㄍㄚ」的叫,吸引大家一點目光。站在這裡鳥瞰高位珊瑚礁和石灰岩地質形成的特殊植物相,面對燕子翱翔的天空或烈日下湛藍的海水,不禁會發出一聲:「喔~巴士海峽耶」!天氣好時還可以看到東南方的蘭嶼。大家紛紛聊起來,才知道遠從各地來的瘋鷹人士還真不少,有一對看來已經退休的夫婦說他們兩點就從屏東開車下來,而且年年都來,只因他們第一次來看到四萬多隻赤腹鷹起飛出海,從此上了癮。也有人這次特別帶長鏡頭相機來拍,因為每次鷹況都好到看都來不及,回去才發現一張照片也沒留下。七點多,突然從北邊一塊高突的珊瑚礁上方多了一些小黑點,慢慢地盤旋集合、扶搖而上,然後到更高處又一隻一隻很快地隨風飄走,大家連忙鎖定目標,不過不專業的我們很快就跟丟了。他們說這一群從東面出海,也許是天氣不太好的關係。真好,隨時都有人解說!他們還告訴我們,傍晚時赤腹鷹的落鷹較分散也都直接降下,沒有灰面鷲來的好看。這時,國家公園的 蔡 先生又接到警察局來的電話,要趕去處理違法獵捕紅尾伯勞的案件。聽說 蔡 先生連日來已 忙於奔走各警察單位協助進行查獲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案件之鑑定。這應該也是墾丁國家公園一直舉行賞鷹季的另一層意義吧,提供民眾另一種欣賞自然的方式並不斷提醒大家愛護這些遠來的客人。 不過,要能保護仍需更瞭解牠們。中部有個研究團隊對於牠從哪裡來、要去哪裡,為啥經過台灣等迷題現正在 計畫 透過衛星追蹤來 完全記錄牠們的遷徙 路線,並拍攝影片呈現其 繁殖生態。我們當然期待早日有部灰面鵟鷹的紀錄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