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管碩士,但不安於室的輕熟女一枚。三不五時就愛背著行囊趴趴走,不愛參加團體旅遊,但卻是旅行社的導遊與領隊;不愛把休閒與工作混為一談,但卻曾任旅遊雜誌的記者。充滿矛盾的人生,一直就在旅遊與文字間擺盪著…

 

1991 年 8 月 31 日 ,位在台中縣的東豐鐵路開出最後一班列車,台灣鐵道正式劃下句點,經過台中縣政府的重新規畫,將東豐設置一條長約 12 公里的封閉型自行車專用道,並命名為「綠色走廊」,成了全國第一條由廢棄鐵道改建而成的自行車車道。

不只是從東勢到豐原的東豐廊道, 2005 年 4 月 17 日 后豐鐵馬道也正式通車,從豐原國道四號線的高架橋下方,橫跨大甲溪花樑鋼橋,來到終點站后里馬場,若與東豐走廊相連接,等於是一段全線長約 17 公里 的自行車廊道。

將單車騎上鐵道,對我而言有一定的吸引力,畢竟我一直都很喜歡列車行駛中的感覺,不論是當長長的列車貫穿過崇山峻嶺時所帶來的震撼,爬上鐵橋所給人的奇特感,或者是駛進隧道時所傳遞而出的神秘,當火車與環境所結合的力與美,就是緊扣我目光的主因。

 
 
 
 

終於,我有了這樣的機會,當主角火車退場後,我能透過兩輪的單車躍上舞台,也是一種教人期待的遊程。可惜,我並不是一個非常喜歡運動的人,雖然我一直很愛四處趴趴走,沈浸於享受汲取新事物的樂活生活中,不過,對於頂著烈日踩踏自行車的「運動」,還是敬謝不敏,但是為了能將自己融入夢想中的勝景,於是我聰明的選擇了電動腳踏車,想健身時就用雙腳賣力的踩踏、想偷懶時就輕輕轉動右手車把,維持輪胎的運行。

電動腳踏車的費用,明顯的比一般單車貴上近一倍,但為了能安心自在的暢遊東豐與后豐,不被體力所囿限,那麼多花點銀兩也是值得的,況且,不管如何,只要能走進鐵道,就是一種理想的實踐。於是,就這樣,我將電動單車騎上了鐵道。

   

小標/置身鐵道的謎樣氛圍

記憶中能讓列車忽嘯而過的場景,應該都是帶有磅礡的氣勢,至少在我所殘存的回憶裡,火車在過山洞、穿鐵橋的當頭,都透露著些許霸氣,但這樣的念頭,在我騎上東豐綠色廊道與后豐鐵馬道時,我竟為自己的短淺輕笑出聲。

因為全線自行車廊道途經花樑鋼橋、 9 號隧道、石岡水壩、斷層月台、日式碾米穀倉、情人木橋、梅子車站、百年芒樹、東豐鐵橋、東豐隧道、橙色拱橋與客家文物館等景點的自行車廊道,每一處都有著屬於自己的獨特風貌,或許壯觀、或許浪漫、或許有趣、或許溫馨,讓實際走入列車場景的我,有如劉佬佬進大觀園般的眼界全開。

我以走馬看花的姿態遊歷綠色走廊,這樣說來似乎顯得不夠負責任,但我只是單純的想感受置身於鐵道中的謎樣氛圍。我跳脫了那些需要深入了解史記的百年芒果樹等遺跡,沒有隨身攜帶著景點解說手札,我只是選擇了在幾處最鮮明的景點前,駐足著。

對照著身旁滴著汗水、埋頭使勁苦踩踏板的旅人,我顯得極其優雅,因為原本需要 2 個多小時路程的鐵馬道,我花了一整個下午才走完。不過,周遭人群對我投射而來的目光,其實並非為了我自以為的「優雅」與「不流汗」,而是因為我就像是得了強迫症的患者,一直在同樣的地方不斷來來回回。

 

幻想,是旅遊的一種方式

「小姐,你迷路了嗎?別擔心哦,就一條路,原路去原路回」,路上一位停下來歇息的好心騎士,笑著對我說。「謝謝啦,我只是想多走幾次」,我邊道謝、還邊來回騎來騎去的回答著。

「需要幫忙嗎?小姐,妳怎麼呆呆的站在這裡這麼久?」帶著小孩與老婆同行的男子,在照完相後輕聲問我,以為站在一旁一動也不動的我,發生了什麼事。「沒事、沒事,我只是在幻想火車經過這裡的樣子」,我眨了眨因直盯著遠方太久而乾澀的雙眼,回應著。

周遭有人聽到我的回應,輕笑出聲,不過我並不以為意,因為我來這裡的目的,並不為運動、也不趕時間,更非只是為了留下到此一遊的紀錄,我真的只是為了一償「走進鐵道」的夢想,所以我不斷的徘徊在花樑鋼橋、隧道與鐵橋間。

「騎鐵馬、過鐵橋、鑽隧道」,我一直在做著同樣的事,畢竟在全台灣的自行車專用道裡,也只有在東豐綠色走廊和后豐鐵馬道,才能有如此獨特的體驗。我幻想著,將腦子裡的火車身影,與當前的景緻相結合,沒料到還真的彷若看見台灣山線鐵道載送木材的情景,回到那些依靠山林為生的往昔。

自行車道不只是自行車道而已

我不是台中人,沒有真的生長於此,也沒有見證過當年還是東豐鐵路的年代,但也許是因為小時候的我,就住在鐵道旁,已經習慣了鐵道轟隆隆的聲音,那聲響,似乎是一種能讓人安定的表徵;再也許,學生時代總以火車做為通勤工具的我,內心潛藏著對鐵道的依賴,總認為那綿延而去的長長火車身影,是能帶領人類前往目的地的途徑,是通往夢想的載具。

東豐綠色走廊與后豐鐵馬道,賦予了鐵道東勢支線新生命,讓自行車道不只是一條自行車道而已,而是一段段曾經擁有過的生活歷程。我不斷流連於鐵橋、隧道與舊車站間,追尋遺失的美好;我也不忘在廢棄車廂與月台前,捕捉一幕幕湧浮於心的美麗記憶。

當然,不可諱言的,我還是真是一位惰性堅強的旅人,因為除了幾個主要特定觀賞物之外,沿途中也只有一個個的咖啡車、冷飲舖與休息區,能獲得我的青睞。我輕轉電動車手把,回到鄰近入口處的咖啡廳,將自行車架放於竹藤座位旁,嘴裡啜飲著紅茶拿鐵,雙腳隨著穿梭於車道上的自行車踩踏聲響,輕拍著。

我望著遠方的田園勝景,低聲輕吟,雖然,我沒有將自行車廊道上的每一處全數摸熟,但是,我已經實現了置身於火車場景的夢想,最重要的是,我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輕鬆又愉悅的自行車之旅。不誇耀速度、不硬撐體力,這樣的恬靜,對我而言,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