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時間都在從事編輯工作,喜歡跟人及跟台灣有關的工作,喜歡在工作跟旅遊有關,也喜歡在旅遊中遇見人,遇見驚喜 。

以往去東北角,總是先從宜蘭方向走,經由頭城往北行,一路玩回台北,這樣的動線比較親近海洋,隨時要停車看海都很方便;不過,這樣的玩法,往往過了福隆一帶就精疲力竭,總在天暗之後,趕路回台北,對於某些路段還是很陌生。

 
 
 

 

換個姿勢 換個心情

這回,換個姿勢旅行,從基隆端往東行,換個角度,也換個心情。這不但是我第一次從基隆往東北角,也是第一次在非假日來到濱海公路。原來,請一天假,是值得的,少了假日的人潮,整個人自然就「慢活」起來了,悠閒的空氣撒在海邊,也感染了行旅者的步履,世界變得緩慢了,慢慢地走,慢慢地看……

車行過了九份一帶後,視野開始顯得遼闊,三不五時,總能在對向車道旁看到小小的停車場,那是提醒旅人該停下來歇腳的時候,熄火之後,看海、聽潮,呼吸一下有點鹹又不會太鹹的空氣。這是非常人性化的設計。

天候不算熱,天空的藍映照著海上的藍,海湧在起伏中有她的規律與變化,迎著海風讓人很舒服,心情也不自覺地輕鬆起來,在礁岩上有一個人在垂釣,他,就一個人,不知站了多久,寧靜地與海天構成一副祥和的景象。

就這樣,一路走走停停,偶有趕路的貨車超車而過,我的車索性在南雅奇石的停車處熄火,看看小孩跟媽媽在戲水,也有人在烤肉,在他們臉上,少了都會區的緊張,有的只是恬適與滿足。

   

迷你小學 熱情無限

這回沒有再錯過路標了,循著鼻頭角的指引,沿路而上,不一會兒就來到鼻頭國小──真是迷你的學校啊,一排教室,一個操場,這大概就是學校的完整的配備了,跟親切的教職員聊了起來,這個學校才四十餘名學生,造訪時適逢高年級集體放學時刻,雖名為「集體」,也不過二十人上下,還不如許多學校的一個班級人數哩。

就從學校旁的步道上去看看燈塔吧!這座燈塔特別有個性,不知隱身在什麼角落,不像別的燈塔可以遠遠凝望,縱然如此,沿途居高臨下的感覺,還是轉移了注意力,也讓人忘了這個燈塔的性子。

沿路上除了不少林投與我不熟悉的植物外,天和海,就是最重要的旅伴了,慢慢地體悟到,原來「天涯海角」大概就是在這裡吧!

   
   
   

 

單車達人 輪走全台

也許是颱風剛過不久,有四名工人正在使勁地移開坍方的巨石,後面也有人跟了上來,一副「單車達人」的裝扮,問他騎了多久,要騎去哪?原來,這個大男孩是參加行政院青輔會「遊學台灣」行程的一員,為了興趣、遊玩,也為了伊甸基金會募款,他們從台北往西部公路南下,已經過繞台灣一圈了,今晚目的地是基隆,明天回到台北,即將結束 13 天的遊程。

這名就讀銘傳大學三年級的同學,也是此團的副團長,他說該團年紀最大的七十幾歲的老阿伯。沿路上,他跟我們分享了單車環島的點滴。巧妙的是,在聊天的過程中,恰收到青輔會傳來的新聞採訪通知「腳踏希望,輪走台灣」環台公益旅行記者會。人生真是奇妙,本來是明天的採訪對象,竟會在此「天涯海角」巧遇。

我們都是第一次來到鼻頭角,在燈塔前合影,海空相伴,彼此讚嘆,原來可以為美景加分的不一定要醇酒美人啊。

   

 

燈塔小舖的經營哲學

旅程,除了驚奇的美景之外,最讓人欣喜的是遇見可愛的人以及難忘的事。眼前這個大學生如此,山腳下的咖啡店老闆也是如此,這個位於入口處的「燈塔小舖」是入口處唯一店家,正好提供遊客在走完步道後歇腳止渴的地方,同行的朋友問道,「你們只有一家店,東西賣得不貴啊!」,他回答得巧:「正是只有一家店,更不能提高價格,因為遊客沒得選擇啊!」在旁啜飲咖啡的我聽到這段對話,咖啡更顯香醇。他的經營哲理顛覆了市場經濟學,但恰是台灣人民良善的縮影。

原來,店主人的祖母以前在此擺攤,賣些涼水類的東西,後來,藍姓老闆基於這段感情,就租地搭屋弄個咖啡店。話匣打開之後,才發現他原來有六年的時間是在當「專職奶爸」──果然很另類,一如他對飲品訂價的哲學。我想,台灣應該還有不少地方隱身著這樣的生活大師吧!

再往前走吧!福隆總是東北角的大熱門,音樂祭在這開唱,剛啟動的行走三一九鄉活動,也從這兒出發,附近的龍門露營區則是獨木舟活動的上選地段,走遊東北角的姿勢果然很多樣。

   
   

極東三貂角 無人能出其右

趕在天暗前來到三貂角燈塔,這個台灣本島的極東點,非假日的關係,沒有遊客,除了除草工人外,有的是工作人員們的小孩在玩耍,跑跳玩球,很是無邪,這大概有六個工作人員長駐在此,也有基本的宿舍區,可能也有六個家庭與燈塔一起生活吧!

這兒的「長城」步道一點都不長,沒幾步路就可走到觀景點,面向著北邊,可以仰天,也可以長嘯,享受一下「無人能出其右」的虛榮感。

再一八○度迴轉,眼前不遠處就是龜山島,很奇怪,龜山島不是一向都在東邊嗎,這個角度看來卻是像在南方。不同的所在,不同的視角,世界的確大不同。



後來,來了兩個國中生騎了單車上來,閒聊之後,發現他們對附近的地理環境極為熟悉,上學要不少的路,環境使人成長,他們就是極佳的印證。想必他們經常上來這,一溜煙的時間又快馳下山了。

上回來到三貂角沒有那麼安靜,來自不同地方的旅人群聚這個極東點,這回則是另外一種謐靜,感受另一種孤寂感。

燈塔不是一直都那麼孤寂嗎?日夜守護著船隻,像是永不下哨的衛兵,教人滿是不捨。

等待下一次的旅程

不捨的還有許多,但總是要回程的。天色還沒有全暗,往頭城的路上,還有石城、大里、大溪、北關、梗枋向我招手,每一處都是不同的風情,觀景、海鮮 任 君選擇,累了有湧起的浪為你捶背,餓了有新鮮的魚貨等你品嘗。

不過,我不餓也不累,帶著滿滿的感動,回到台北,回到平常,等待下一次的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