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天氣太熱於是決定躲到山上,因為朋友睡過頭只好自己出發,因為等不到公車所以乾脆走路下山。最瘋狂的經歷是背著三天的行李走了一趟桃源谷,心得是:無知,才讓人勇往直前!

 

「福隆?要去海邊嗎?」
「不是耶,要去爬山。」
「爬山?福隆有山?」

聽到我要搭火車到福隆去爬山, 10 個朋友有 9 個會丟出上述的對話。剩下的 1 個,可能會多問兩句:
「所以是要去走草嶺古道嗎?」
「也不是 ...... 是要去隆嶺古道。」我吶吶地說。

若說遊客絡繹不絕的草嶺古道被整治得宛如名勝,那麼,名氣雖然比草嶺古道小得多,亦屬於昔日淡蘭古道的隆嶺古道,則顯得拙樸可愛。出福隆火車站,沿著車站右邊的路走,啟程。

 
 
   
   

在出發前就知道,隆嶺古道登山口前的漫長柏油路最是考驗耐心。走著走著,終於到了第一個地標,福隆教會附近的石碑,是紀念日據時期因為興建草嶺隧道,積勞成疾而過世的日籍工程師吉次茂七郎。石碑孤零零立於馬路左側,馬路的左右兩邊其實都在動工,而在離石碑不遠,右前方樹木蓊鬱之處,就是舊草嶺隧道北口,隧道口上方有著龍飛鳳舞的「制天險」題字。今年6月舊草嶺隧道重啟,當時每週末有開放遊客入內,藉由全長2166公尺的舊草嶺隧道,自福隆進、從石城出,因此,我們看到的舊隧道口並沒有被封閉,只是漆黑一片,也沒法子走。

繼續往前,走上民宅夾道的小坡後,只見一個「第十公墓」的指標,愣了愣,選擇右邊的岔路往上,路標為「內隆林街」。

這條岔路,坡度不小,有點喘的我們停在路邊休息時,朋友忽然指著一棵樹說:有老鷹耶!我們定睛一看,的確有隻老鷹背對著我們、斂著翅膀高站在枝頭。正當我們七嘴八舌想拍照時,我忽然看到怎麼有一串西哩乎嚕的不明物體自神聖又威嚴的老鷹下方墜落?電光石火間,我指著老鷹大叫:牠大便耶!話才剛說完,就看到那老鷹拍拍翅膀、頭也不回地飛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口沒遮攔讓它惱羞成怒?

朋友因為竟能親眼看到老鷹而雀躍不已,我則因為居然「有幸」目睹老鷹出恭而感到不可思議。

不久,來到傳說中的「七星堆」。說是七星堆,也不過是一堆大石頭錯落交疊在路邊,對我來說,可能是因為不像七星山凱達格蘭遺址得費盡功夫鑽進草叢中才能尋著,這個大剌剌站在路邊的七星堆,感覺就不太像真的。

再沿著產業道路前行,見「心齋橋」,上頭有個指標寫著「隆林古道←」,於是我們就滿心歡喜地左轉入橋,水泥路的盡頭,我們右轉上泥土徑。沒想到這是惡夢的開始,後來發生的事情,就讓我用快轉的方式來略述吧!

我們向上走,穿過茂密的竹林,越走越覺得不對勁,幾乎找不到路;於是折返,選擇另一條下切的路走。這條路大抵上是沿溪而行,偶而會見到登山條,但路徑也幾乎被雜草所淹沒,有些路段可能因為之前颱風或大雨,被沖刷掉路基,我們只好屏息貼壁而行,朋友拿著樹枝充當開山刀,一路斬蛛網、砍雜草。因為先前走錯路,以致於我們在山林裡總計走了一個多小時、將近兩個小時吧!最後終於走出樹林。

   
   

但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該看到的石厝、土地公廟都沒看到呢?為什麼我們沿途都隱隱約約看到產業道路呢?如果是走錯路,又為什麼沿途還是可以看到登山條呢?我的推論是:我們剛剛走的路,應該不是隆嶺古道,而那些登山條,可能是之前有登山社沿隆隆溪上溯所留下,卻被我們誤以為是走對路的證明。

又餓又累又沮喪,明明就看到真正的隆嶺古道路口了,始終沉著臉的天空卻嘩啦開始下起雨來。一方面自己狀況不好,二方面也真怕不是熱門路線的隆嶺古道也跟剛剛走的路一樣難走,於是決定撤退。從產業道路走回福隆的路上,才發現,倘若剛剛不過橋、繼續走的話,也會走到我們從山林裡鑽出來的地點;換句話說,剛才在山裡頭將近兩個小時的路程,如果走外圍產業道路的話,不過20分鐘不到!

也許是雙重打擊,在淒風苦雨中,我首度興起了「封山」的念頭:幹嘛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好不容易走回福隆,撐著回到台北,走了大圈冤枉路、渾身酸痛又發燒的我,整整病了兩個禮拜。

三個禮拜後,又揀了一個禮拜天,打算把未完成的部分走完。電車載著我們回到熟悉的福隆,帶一點心酸。同樣是陰天、同樣沒什麼旅客,這次學乖了,為了把握時間,夥同運將把我們載到上回的終點,這次,終點要變成起點,銜接兩次旅程,雖是小小作弊但也情有可原吧!

下了車,很快就在右手邊看到被眾多登山條加持的入口。為了做好心理建設,出發前我醜話說在前頭,告訴朋友路可能很難走、雜草可能很多、會遇到很多蜘蛛、可能有很多岔路等等,沒想到,除了蜘蛛這件事情成立之外,其他情況根本沒碰到。

 

 

   
   

雖然並不是熱門路線,但隆嶺古道走起來卻意外的舒服。

走沒多久,看到了枝幹橫向伸張的奇特榕樹,彷彿撐起半邊天,當然,如果是晚上,我可能會以為是樹姥現身。

從入口起算,約走了20分鐘左右,遇到了第一個土地公廟「石城仔嶺土地公」,石碑上寫著「福德正神」四字,上下聯為「天地古今在,日月萬年光」,橫批「金玉滿堂」。赫然發現,我們已經抵達鞍部,石碑後方的路徑通往福隆山,往前走幾步路即可眺望海景,只是有兩隻大蜘蛛用大蛛網卡位,我們踮腳尖、瞇著眼,看了幾眼風景就繼續往下走。

之後,一路陡下,有種大腿快要抽筋的感覺,好處則是沿途幾乎都有浪潮聲作伴。可能是因為夏季熱又多雨,我們沿途發現不少樹木身上長出了各式各樣的菇類,一、兩朵還稱得上可愛,密密麻麻就讓人發麻了!不久,出現整片的綠竹林,在綠竹林快到盡頭時,見一石砌小池,附近有第二個土地公廟「石城土地公」,同樣頹圮。在這裡,我們遭受蚊群攻擊,也許是平時太少有人走動吧!逼得我們拍照也顧不得取景,隨便喀擦兩聲就落荒而逃。

說來慚愧,根據行前所找的資料,理論上在竹林附近應可找到石厝遺址,但我們顧著逃命〈腦子裡忽然浮現小時後唸的課文,沈復的「兒時記趣」,夏蚊成雷啊!〉,只能邊逃竄邊分神看看路旁樹叢中有無石厝身影,沒有賣力尋找的下場,當然就是什麼都沒看到。

好不容易,我們從陰暗的樹林中走出,眼前轉為開闊。遇到一岔路,朋友拉我左轉進岔路瞧瞧,這一瞧,倒是讓我們瞧到了幾間石厝啦!雖然只剩斷壁殘垣,雖然青苔滿身,但在這廢棄的果園,襯著朗朗晴空,這石厝斑駁歸斑駁,卻也顯得雅致。

剩下的路段,已經很像台北近郊小山的泥土路徑了,左轉右繞,不時可見石城的海邊在向我們招手,浪潮聲也越來越響,連空氣都悶熱了起來,不復山林間的涼爽。不多久,我們已經踏在砂石車呼嘯而過的台二線了!

上次拍了舊草嶺隧道北口,這回當然得有始有終,來找找舊草嶺隧道南口。

越過濱海公路,登山條在路口飄揚,沿著小路往下,題有「白雲飛處」四字的隧道南口,也跟我們打了照面。

都來到了石城,當然得去喝個咖啡,那因著美妙海景而聞名的石城咖啡。

喝完咖啡,在無人小站石城等火車的空檔,為了打發時間,就隨便找條看起來像路的路殺到海邊。石城的海邊,怪石林立本就在我們的預料之中,意外的訪客卻是一隻被沖上岸、掛點的小河豚。「杏眼圓睜,朱唇輕啟」是我對這隻小河豚的形容,我們兩個城市土包子儼然是警察跟法醫,喀擦喀擦地圍著小河豚拍照、推斷死因。

從石城到福隆,火車時刻表上只是一站的距離,5.7公里,新草嶺隧道的20秒黑暗,折合舊草嶺隧道徒步行走得花上半小時多,走隆嶺古道則約1.5小時,聽起來很氣餒,但在黑暗中我卻想著:走一趟隆嶺,可以看到老鷹撇條、經歷重重蛛網、對抗蚊子大軍,喝杯咖啡後還能繼續追蹤一隻河豚的離奇死亡,我想,很值得了!

 

 

 

 

路線:
福隆火車站右轉→吉次茂七郎石碑→舊草嶺隧道北口→遇一明顯丁字路口取右上→七星堆→產業道路盡頭→取泥土路上行→登山條滿佈的登山口→超級大榕樹→鞍部,石城嶺仔土地公廟→綠竹林→石砌池→石城土地公廟→岔路,左轉為一廢果園,可見石厝→台二線117.5公里→過馬路,舊草嶺隧道南口→面對剛剛走下來的登山口,右轉可以去喝咖啡,左轉走15分鐘可到石城車站

時間:
福隆火車站到產業道路盡頭徒步約1-1.5個小時,開車約10分鐘;登山口起登到石城,慢慢走約1小時。

忠告:
1. 千萬別走心齋橋,除非你想體驗冒險的感覺。
2. 若從石城起登,可以搭乘國光客運,附近站名為「隧道口」,只不過石城起登坡度較陡,但路途規劃較順,可石城(自台北搭客運)→福隆(搭火車回台北)。
3. 石城車站為無人站,班次約莫1-2個小時才有一班,出發前記得先查好時刻表。
4. 怕蜘蛛的人,務必做好心理準備,黑黃相間的大蜘蛛是隆嶺的特產,沿途都會張燈結綵歡迎大家,當然,美麗的蝴蝶也很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