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家人朋友
喜歡東逛西晃
喜歡學怪東西
喜歡走路及瑜珈
喜歡好事壞事過後的有所得
持續東看西看,期許自己別忘了向前走
希望自己到哪都能自在自然

旅遊是生活中另開的視窗、華麗的小冒險,也是停留在心頭的片刻星光, 為現在生命中不可或許的一部份,現任職某公司公關部門。

 
 
   

好久沒有到南澳。

在宜蘭搭上普通快車,看到綠色坐椅、啪啦啪啦作響的灰色電風扇、鐵灰色斑剝的窗框,不覺歡呼一聲,車窗往上打開,開放的車廂中自然風徐徐吹入,車廂裡只有我和妹妹,妹妹冷靜的看著我,不解的問為何不搭自強號節省時間。

「好玩嘛 ! 」我回答。

火車開動囉!

在最後一節車廂,倚靠在車門邊,風吹的我一頭亂髮。羅東站上來一個胖警察,看我拿著相機,「火車有什麼好拍!準備好,等下跟你說哪裡值得拍照!」胖警察很阿莎力的說。山洞一個接一個過去,車廂內瀰漫著二氧化碳廢氣。胖警察下達命令,「快!快!你現在趕快到後面,過山洞後會看到一座橋,橋下的水可是蘇澳冷泉的源頭呢!」我拿著相機遠遠看著飛快逝去的鐵橋小溪,胖胖警察很高興的問,「拍到了沒,這才值得拍啦,像你這樣亂拍舊火車,在做什麼!」只顧呵呵傻笑,不敢跟熱心胖警察說,相機不才,火車太快,不好意思,拍不到啦。

風、雨、陽光的考驗

站在南澳火車站前,小雨迎接我,其他景物依舊,與那年沒多大改變。閉上眼睛,十八歲炙熱的陽光,彷彿又灑在身上,時光似乎停留在這個依山傍海的小村鎮。在火車站邊租了鐵馬,試了剎車、將輪胎氣灌飽,準備出發。老闆靦腆的說,地圖還沒印出來,要我們自己晃晃,「南澳很小啦!」老闆大手一揮,告訴我們以火車站為中心,向左騎看海,向右騎看山。

 

 

   

八月南澳不時飄下一陣細雨,我與妹妹騎著鐵馬在無人的鄉間小路上悠悠晃晃。路邊是已收成的哈蜜瓜田,遠處是電塔 三兩 錯落在稻田中,更遠是剛被洗淨的青山,山上白雲環抱。我跟妹妹逆著風,讓自己許久沒鍛鍊的雙腳與風搏鬥,不時慌忙停下單車拿出傘,抵擋忽然來到的小雨,雨停將傘收起,又有艷陽螫人,又拿出帽子。輪番這樣幾次,我們索性將傘收進背包,全心關注眼前秀麗田野風光。

 


騎好久了,海邊到底在哪啊?妹妹問。我們來到震安宮,廟前的老人大聲問,什麼事情嗎?「我們要到海邊,怎麼走」,社區中心中閒坐的阿伯,要我們順著路,往下騎。在走錯兩個路口後,我們來到海岸吊橋,這座吊橋連結了南澳溪兩邊的朝陽與海岸兩個村落。多年前被颱風吹毀後。另建現代化的「海岸大橋」。海岸吊橋目前雖然封閉,但可是南澳海口邊無法忽視的焦點。

單車繼續向前走,穿過達達馬達不停的水產養殖場,來到小海灣。海岸邊山壁鄰立,剛剛好形成一彎圓弧。十八歲那年,我和幾個朋友站在這個海邊,一個颱風將來的前夕,也是個忽晴忽雨的天氣,灰色大浪如石牆般向海灘襲來,又每每在岸邊頹然倒下,幾個人大叫:太酷了,沒看過這樣的浪。不知道當年一起站在海邊觀浪的朋友現在可否安好?

   

海岸天祝宮

騎著單車,我們繞進小巷弄,來到海岸天祝宮,天祝宮內供奉的是台灣唯一以站立為姿,人稱「站媽」的媽祖。民國 79 年當地居民在睡夢中得知,媽祖將從大陸運送製作神像金身的木材至南澳,第二天他在海邊找到大量漂流木,將其中最長的木材,運送至村莊加以雕刻而成為今天的站立媽祖。而廟前有雕刻神像所剩的木頭,從不同角度可以看到不同的動物形像。廟前老人提醒我們要摸摸木頭求好運,我跟妹妹連忙摸神木一圈,希望可以得到站媽的庇佑。

南澳農場

走進南澳農場,兩旁大樹林立,這裡原為休閒農場。可以看到小木屋等相關遊樂設施,園內可以看到各種果樹及茂密的樹林。聽售票口小姐說,目前已經交給民間業者,未來將興建大型的度假村。售票口小姐聽到我與妹妹想到金岳及碧候,要我們有心裡準備,「很遠耶!」售票小姐帶著詭異的微笑提醒我們。苦情姊妹花什麼都不怕,單車繼續順著山路坡度,時而輕快時而龜速緩慢爬行。



   
   

山嵐中的金岳及碧候

南澳農場售票口小姐再三提醒我們別跑到蘇花公路,所以看到蘇花公路我們直接右彎,順著下坡山路,開心大叫的向下滑行。但好景不長,我們看到往金岳的指標,傻的停下單車,這山路真陡!兩個奮勇的苦情單車騎士一開始還想試試自己的腳力,最後還是乖乖跳下鐵馬,走了十五分鐘,看到山嵐繚繞的金岳村落。才開心的跳上單車,我卻發現單車落鍊,兩個人蹲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路邊,好不容易將鍊子歸回軌道,妹妹在三叮嚀我別亂騎,話才剛說完,鍊子又掉下來,這次乖乖遵照指示,小心翼翼討好鐵馬大爺。

金岳及碧候大都為泰雅族村落,金岳國小有著泰雅族特色的校舍建築,到處可見原住民圖騰,還有仿石板屋的柱子。星期天下午靜悄悄,街上沒看到一個人,只有一隻小黑狗從睡夢中醒來,好奇的向我們張望。站在社區導覽圖邊,發現金岳有野溪溫泉,兩個肉腳騎士沒法估計還要騎多遠的路,決定捨棄野溪溫泉向碧候前進。

妹妹說說碧候這個地名,是因為有個泰雅族頭目,率領族人遷居到目前的位置,那個頭目的名字就叫做碧候。一進入碧候社區,一旁美麗的彩繪道路迎接我們,

一群小朋友向我們迎面走來,青山環繞、清新空氣中,小朋友的笑聲聽起來更為清脆,這可是進入金岳及碧候村落,苦情姊妹花首次看到的人類啊。

 
 

南澳原生樹木園區

跟碧候社區的小朋友說再見之後,我們來到南澳原生樹木園區,一進入園區就聞到陣陣樟樹香味,這片樟樹林這是林務局設置的「植物標本園」。此外,園區設有原生植物園區,專門保育台灣原生種植物。除此之外,還有「生態館」及「森林館」。漫步在樟木林中,疲憊的單車騎士,稍作休息恢復體力之後,踏上單車返回南澳火車站。

就這樣,不到一百元兩人普通快車車資,三百元落鍊腳踏車租車費用,三小時腳踏車車程,運動後無數心跳,苦情姊妹花情誼無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