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比『拼湊』這件事來得更重要了,我不會說是探索,因為心態不同,我沒有那麼急切。
我總是藉由旅遊尋得一點蛛絲馬跡,關於我自己的,就像是將散落在各地的我,一一撿拾起來。
經驗告訴我,真實是不可得的,唯一的真實就是自我理解到的真實,所以我很高興,透過旅遊我找到更多的自己,也越了解自己。

 
 
   

消失的桃花源 --- 寄給另一個志            

嗨 ~ 菜鳥阿兵哥:

 不曉得你進去蹲多久了,適應得還好嗎?

 我想,以你勇於挑戰單人單車環島的行徑,絕對可以很樂觀的心情來面對一切,好好體驗你現在的每分每秒吧,因為每個男人只要談起當兵這檔事,那個神氣~呼 ….

 上回你問我那天分手後我的旅程如何,雖然來不及在你入伍前告訴你,但我想在你第一次放假收 mail 時若能知道,也是不錯的。嗯~怎麼起頭呢?我想,應該可以這麼說,我那天跟太魯閣群山的山神,做了個短暫的心神交通。

 透過這趟尋訪,祂讓我看到曾有一群人如何恬淡適意的在山谷裡生活著,我從蓮花池畔的竹林樹梢感受到詩意,從廢棄空宅前的花叢,嗅到舊居人們不懈的活力,從雜草中挺立伸展的桃樹枝枒,看到那份已消失的樂園又透了點影、傳了點聲,在我腦海中浮現。

 

 

 

更有趣的是,山神不容我感傷,只容我在那稍稍的感受一下往日的美好,就不斷打著悶雷催我離開了,離開的腳步是心急、慌亂的,因為我沒帶雨具,而這坡又陡又急,但祂時間又算得準準準,只讓我滑了兩跤,嚇壞的一窩準備躲雨的雉雞,就這樣,我回到登山入口前的九梅吊橋,雨滴這才斗大斗大的落下。

 有點動心了吧!這就是太魯閣國家公園裡極具人文特色的梅園竹村及蓮花池步道,這條步道不光是有美景,更因為『人』的參與,有了更多令人神遊遐想的魅力;梅園竹村我跟你說過了,是國家公園內吊橋最多的步道,現在上面還有幾戶農家,也還有在出水蜜桃,這條道用走的有點太苦,騎單車上來到是舒服,有刺激性也不會乏,蓮花池步道就是我那回特別走的,上頭已沒有人家,土地也多被國家公園徵回了,大概也是這個原因吧,步道路跡都被草伏蓋了,但走起來卻特別有感觸,在撥踏草叢循舊跡前進的同時,多少感受到當時榮民赤手開闢家園的心情,也許是不得已、無從選擇下的無奈,亦或許也有終於可以停下腳步安頓身心的快意。

  你既然考得上交大研究所,對陶淵明的桃花源記應該還記得,我走那趟路的感觸有點像那樣,只不過我尋訪到的是人去樓空、種作荒蕪的桃花源,好在空氣中的芳美依舊,而且路很好找,你一定找得到。    

 

記得我在你衛星導航上指出的迴頭彎吧!那就是步道的入口,從天祥出發開車約莫半個小時就會到了,我去的時候正巧碰到在修路,二台挖土機卡在那害我沒注意過頭了,迴頭彎那有個小停車場,所以平時應該不會錯過。

 

進去沒多久,就可以看到九梅吊橋了,右轉過九梅吊橋就是去蓮花池,直走就是通往梅園竹村,去梅園竹村可以欣賞到深山田園的靜 謐以及由陶塞溪沖刷而成的河階地形,但還是那句話,騎單車上去比較好玩,或是騎摩托車也行,並非得硬衝著自己年輕非騎單車不可,以前天主堂的神父也是騎摩托車上來看教友的,這樣多點閑情和農友聊聊也不錯。

 

至於蓮花池步道就一定得用腳走啦!這條步道階梯多又陡,寬度也窄,以前的農作都是坐流籠下山的,人還是得一步步爬,好在距離很短,6 . 9公里而已。我的腳程不算慢,從九梅吊橋到蓮花池大概只需花一個半鐘頭的時間就到了,其實不趕時間的話,可以走得再更慢點,連續『之』字型的陡坡慢慢爬升,行走其間可以大口吸氣,反正也是喘,就多吸點新鮮空氣也不錯,再加上這步道的階梯雖陡,卻修建的狠功夫,土石堆疊以棧木及鋼筋固定,自然好看又比較不會滑腳。

 

不是階梯的部份走起來又更有趣了,像是在森林裡繞來繞去一樣,就算正午時分,因為都有樹遮蔭著,走起來也不累不曬,就算真累了,也可輕鬆依著樹幹,喘喘氣息,看著群山一個山頭又一個山頭接續堆壘,視線越拉越遠,心也越來越寬,好像是回到山野裡,母親的子宮裡,重新充電換血一樣,山腳下的煩悶、惰息都被山風吹跑了,人又重新活了一遍。

 

蓮花池是太魯閣國家公園內一處天然靜水池,民國四十九年間,六位開鑿中橫公路的榮民就是看上這處水源,決定在此定居開墾,據說,以前蓮花池面佈滿了布袋蓮,克勤克儉的榮民伯伯為了就近吃得到海鮮,在蓮花池裡養起魚後,布袋蓮就被碩美肥大的魚兒們吃光光了!

 榮民伯伯的創舉不只如此,為了在此建立家園,近蓮花池附近的坡地都種滿了竹子,在開墾出來的土地上種桃樹、李樹,在家院四周種上山茶花、桂花;竹子有結,有文氣,又可以吃到竹筍,又可以拿來搭屋做竹筏,好處道不盡,至於他們所選擇的樹種,我覺得還是那個調調,反正只要跟富貴吉祥扯上邊的,榮民伯伯們都愛,農村社會在大自然裡討生活的,明明生活的都簡單清苦,卻福喜光輝的很,在都市裡,沒做勞務整天在空調房裡生活的,卻老喊頭昏肩酸,真是令人不解、好笑!

 

 

 

 

這裡和梅園竹村真得曾是一處快活的世外桃源,天祥天主堂的邱姐也是這麼告訴我的,本來她也想和我一同上來,順便整理一下竹村天主堂的環境,可惜那天路還是坍的,摩托車上不來,她還告訴我,以前神父每個禮拜都會上山去看望教友,帶大家望彌撒,現在老人家走了,或身體不好搬到新城鎮上住了,再加上很多土地都被國家公園徵收回去,現在,她反而覺得家快不見了。

我在蓮花池那也發現一座教堂,但搞不清楚是基督教還是天主教的,有趣的是,我發現神職人員好像都要會拔牙一樣,在教堂的講台抽屜內,我發現以前留下來的拔牙工具,在天祥基督教會也有一處牙科診療小屋,可見牙痛真是要人命,是上帝也不忍的!另外,教堂裡還有人立下『 SwaSal 尋根先遣隊』的牌子, SwaSal 是人名、家族姓氏還是部落名稱我不知道,查了查資料,只看到梅園位置所在曾是太魯閣族坡里亨平部落的居所,要到蓮花池前,會先經過一處大平台,太魯閣族旁給楊( Bunkran )部落也曾在那開墾, SwaSal 是什麼,我至今還沒有找到答案。

 最後,再給你看看我拍的九梅吊橋,如何?美吧!值得你列入必遊旅遊景點吧!那 SwaSal 的解答就交給你處理囉~:)

  祝你的軍旅生活也是一樣多采多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