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 廣告人,太魯閣國家公園第四期義務解說員,喜愛生態觀察、古道探訪、自助旅行、攝影、收藏可樂 。

學生時代曾騎自行車環島旅行,至今累積了 20 多個國家的旅遊經驗,每出國一次,就愈覺得台灣真是美好的寶島。

 
 
 
 


台灣是南北長、東西窄的狹長島嶼,可是中央卻有許多拔高陡起的 三千公尺 以上高山,這些高山絕大多數除非你背著帳棚睡袋等沈重的登山裝備,還要有足夠的食糧,否則並不是那麼容易親近的。所幸,有台 14 甲 公路穿過了花蓮、南投兩縣交界的合歡山區,讓我們得以輕鬆探訪台灣的屋脊。

合歡山區一帶,也就是一般人所說的合歡山,包含合歡主峰、合歡東峰、合歡北峰、石門山等百岳及合歡尖山。許是海拔較高,較接近太陽吧?只要是晴朗的日子,合歡山的天空就多半是一種高純度的澄藍,配上流動的白雲,還有淺綠色玉山箭竹及深綠色冷杉群互有大小面積覆蓋的山頭,藍天、綠地、蜿蜒的公路加上黃色的護欄,一種山野間的自然活力與躍動氣息,成為很多台灣汽車機車廣告都會來此取景的地方。

   
   

在我還沒成為太魯閣國家公園義務解說員之前,也曾上過合歡山兩三次,但都是開車匆匆經過,走馬看花,未曾停留較久的時間。後來有幸因為身為義務解說員的關係,在這些年來,上到合歡山的次數已逼近二十次,對一個在台北工作居住的人來說,這樣的上山次數該算是相當頻繁的。而多年前的一次義解高山訓練,第一次認真花了時間好好走了合歡北峰、合歡東峰、石門山的各步道後,從那時起我才瞭解到合歡山那自然生態之美,是需要時間用心慢遊才能深刻體會的,同時也會給自己帶來很多新的啟發與感想。

記得那回第一次上合歡北峰,許多人一起前行,聲勢浩大,為了尋找看看還有沒有花期已過而殘餘開放的杜鵑花,我們並沒有從傳統的登山口往上走,而是由另一路上去。起初路徑較陡,幾步下來就走的氣喘吁吁。雖然走到北峰頂得花上一兩個小時,但沿途綠油油的玉山箭竹鋪滿山頭,點綴了花朵已凋謝的紅毛杜鵑、高山杜鵑,還有身形扭曲如放大的盆景般的玉山圓柏,都讓景色毫不單調,途中還經過雷達反射板,眾人原以為那就是峰頂,不過,也不遠矣。到達北峰頂時,可惜雲霧圍繞,沒能遠眺眾山。但因為前一日沒睡好加上吹了點風,所以我有些高山反應,頭痛噁心食不下嚥。 第二天一早爬東峰,原本不少人勸我打退堂鼓,留在觀雲山莊休息,但最後衡量體力稍有恢復下我決定還是跟大家一起上山。乘車到達合歡山莊前的合歡東峰步道口(現已封閉,改由松雪樓旁進入),我忍著前一日高山反應的身體不適,仍打起精神緩步往上走,幸好昨晚一覺已稍微適應了這個高度,一開始狀況還好。合歡東峰從步道口起,一般攻頂約需 1 小時,下山 40 分鐘。走著走著,我有種錯覺,似乎風呼呼地在耳邊吹過,但實際上那時一點風也沒有,大概是累了,半路上,步道旁站著一位看來約末六十多歲的阿媽,她笑笑地看著我氣咻咻地走上來,開口跟我說:「少年ㄟ!走那麼趕要衝啥?山在那兒不會跑掉的,陪我這老的在這站一下吧,回頭看一下風景再走囉!」這話不知怎的,彷彿給我這好面子的人一個下台階一般。我報以一個微笑,便在她身旁站定。也因為那片刻,我在不同的高度看見了這片 三千公尺 高山的另一種美麗,也瞭解上山是不用急的,感謝這位素昧平生的阿媽。

 

   
   

站在標高 3421 公尺 的合歡東峰頂,天氣好時環顧四周,奇萊北峰、奇萊主峰、屏風山、合歡北峰、合歡主峰、石門山及底下的合歡尖山都清楚可見,甚至北方的中央尖山、南湖大山及位於南方的台灣第一高峰 ─ 玉山都有機會能用肉眼瞧見。這也是辛苦上到山頂後得到的最佳報償!

   
   

再來談談石門山經驗。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上到石門山,是從公路 34K 左右切上去的,不到 5 分鐘就攻頂了,後來太管處為了安全及保育玉山箭竹的原因,另從較遠處順著緩坡開闢步道上石門山。多虧了這加長版的步道,讓遊人可以多花一點時間在石門山沿途賞花賞景。

算來我前後也上了石門山 10 來次,而兩年前陪著優人神鼓的優人們登頂石門山的那次,是我多年來一次最不一樣的體驗。優人們「雲腳時不言語」的習慣,讓人感覺奇特,在從公路邊走上石門山頂的過程中,一百多個人依序安靜地漫步在登山步道上,耳邊只有偶而呼呼吹過的風聲。我身為解說員,每次上山沿途少不了要解說一番,但那次因為我不需再如往常得要沿途解說,反而有了可自己輕鬆觀察周邊花草、欣賞風景及拍照的餘裕。由於石門山實在是座太容易就能登頂的百岳,什麼人都能輕易上來,在過去的經驗裡,大家上到石門山後常因為視野太好、景致美麗而大呼小叫,或者交談喧嘩。那次上到山頂卻是一片寧靜,雖然有很多人同時聚在山頂,但少了人聲,就一點也不覺得擁擠,甚至台灣特有種的鳥類 ─ 台灣噪眉(俗稱金翼白眉)也來到我們腳邊跳來跳去。安靜的力量是這麼地大,大家都享受著那份融於自然的恬適自在。

   

其實合歡山是一年四季都值得上去賞玩探訪之處,每個季節都會讓遊人有截然不同的感動。特別是五月至八月春末到盛夏之際以及十二月到隔年二月的隆冬時節。

五月時高山杜鵑與紅毛杜鵑盛開,白色、粉紅花朵滿山遍野,自此揭開山上美麗花季的序幕,接著入夏後,氣溫恰如平地的春天,加上日照充足,此時百花齊放,雖然花朵較小,但高山野花因為花期短,所以無不各顯本領,展現最美的姿態來吸引蟲蝶在最短的時間內為其完成傳宗接代的授粉工作,而且各類花種一波緊接一波盛開,實是美不勝收!

合歡山區由於海拔高,所在位置又是潮濕氣流的交會處,向風面的坡度緩和,谷口成袋狀,冬天之時當從東方太平洋海面富含水份的寒冷氣流沿著溪谷上溯之後,來到此地若氣溫夠低,水氣就會凝結成片片雪花飄降在山上的每個角落,各個山頭幾乎就全部籠罩在一片銀白之中。此時原本在夏日綠油油的箭竹草坡與深綠挺拔的冷杉林也會覆滿了白雪冰霜,呈現出另一種冷酷又特殊的面貌。而降雪停止後露臉的冬陽,更會照得滿山變得亮眼晶瑩!

到山上走走吧!合歡山區是值得親近與停留的,何妨撥空前往,試著慢慢走在各登山步道上,釋放自己的感官伸出觸角去領略她四季變換之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