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從小生活在北部大城市,因為熱愛野生動物,且憧憬野外生活,大學畢業後,收拾行囊到屏東就讀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自此開始浪跡臺灣各地,尤其常逗留屏東山區。目前停泊在花蓮。

興趣:隨身攜帶相機,拍攝路過的動物和特別的植物。

 
 
   
   
   

提到墾丁國家公園,您的第一印象是什麼?人聲鼎沸的墾丁大街?一個不留神就勾破衣裳的珊瑚礁岩?酷暑時乘風破浪的水上運動?經年落山風與演唱會的交替吶喊?若您的答案就此打住,表示您一定沒到過南仁山生態保護區。

從墾丁出發往恆春市區經過東門,往滿州方向直行過長樂,稍不注意,就會錯過了右方接南仁山的蕞爾小路。再 沿著稍經整修的柏油路走,原以為行至山窮水盡之地,其實正是通往南仁山的秘道。南仁山生態保護區,位於墾丁國家公園的暖翼下。它之所以被列為保護區,正有其珍貴之處。南仁山對身為台北人的我而言,曾經是教科書中出現過的地名。而這「傳說中的」南仁山,據說有著極高的生物多樣性,且有植被壓縮的現象,極具學術研究價值。看到以上的介紹,別覺得索然無味而憤然轉頭,因為南仁山是深入認識墾丁國家公園的聖地。倘若有機會至南仁山,千萬別將此行輕視為尋常的踏青健行活動,此趟南仁山之旅將是日後扼腕或慶幸的關鍵。

   

執行國科會計畫、墾丁新年鳥調、生態解說活動,第一次踏上南仁山至今的五年來,我用不同的身份與心境來回顧,我的足跡可說踏遍了南仁山步道,但仍不敢妄語看盡了這塊土地。南仁山是善變的、是神秘的、是俏麗的、是率性的,隨著四時心情,會呈現不同的面貌,因此不同時節來到此地,均能有多層次的體驗。





以四季來說:春天是萬物驚蟄、大地復甦的時節,不少昆蟲在花朵上、樹幹上、地面上展開愛的序幕。運氣好時,會在林道上遇見兩條碩大的眼鏡蛇忘我地纏綿。森林裡的鳥也展現光鮮明媚地外衣,博取另一半的目光。常見的大笨蝶(大白斑蝶)經常飛翔於林間找尋花朵,看似跌跌撞撞的牠,常一個當下飛到您的身邊,讓人驚喜不已。這些都是在一般地區難以輕易見到的景象,但在「保護區」的掩護下,南仁山得以毫不避諱地展現予世人;夏天是眾聲極致奔騰之時,各種生物用不同的語言討論著路人甲乙丙丁。整條林道充滿著忙碌的步調節奏。所有的鳴叫聲在樹蔭的吸附下,顯得既遠且近,讓人有熱鬧又寧靜的自在感。理應忙著觀察生物的人類,此刻反倒變成最悠閒的生物,無所謂地被觀察著;秋天是另一種聲音表現的時節。不同於夏天的喧鬧,紡織娘、蟋蟀的鈴鈴鳴聲,伴著落山風起歇和涼意,增添了一股肅殺的哀愁氣息。只有沉穩如昔的盤谷蟾蜍及剛誕生的數千隻蝌蚪在湖區覓食。保護區內變色的樹葉紛紛飄落,預告冬天即將到來。此時數種紫色、青色的斑蝶們也陸續南下,蔓延在通往深境幽谷的道路上準備過冬。赤腹松鼠不慌不忙地吃著滿樹的殼斗果實,而落到地面各種果實則給了小麝鼩、大螞蟻還有來此度冬的候、留鳥充足的食物。在某些生命逐漸凋零的時候,某些生物卻在南仁山經歷了豐收季;冬天,落山風放肆咆哮之際,仍然有旅客到此。這些旅客中,有一群帶有特殊任務的人,固定每年的 12 月會出現在此。他們任務就是針對來此度冬的留鳥、候鳥進行普查。如果偶然有機會聽他們解說,那麼您將是另一個在此豐收的生物。有哪些鳥是從遙遠的北方千里跋涉而來?有哪些鳥是從高海拔的山區降遷至此?又有哪些鳥是驚鴻一瞥的驚喜錯過不再?耳邊聽著鳥痴們停不了的鳥經,就知道他們中了賞鳥之毒。南仁山是候鳥每年固定的遷徙必經之地,候鳥的出現更是加綴了南仁山的美,也吸引了更多讓人頭痛欲裂的落山風也無法吹熄的熱情,願意頂著刺骨寒風,到最接近自然的南仁山、南仁湖,只為與鳥兒一面之邂逅。

   
 

 



南仁山的土壤是貧瘠的。步道上多是黃褐色偏紅的石礫、粘土。在下過雨後行走,不免膽戰心驚深怕滑倒。如同旅客在這塊土地上站穩著步伐,植物們也努力地在貧養的環境中力爭上游,找尋最適合自己的優勢領域活著。就像岩壁上多是蕨類蟠踞其上;林子底下冷清草、莎勒竹幾乎站滿整個地表面。步道兩旁的樹種分布狀況,從熱帶植物的代表 -- 桑科植物,中段的樟楠林帶及高處溫帶的樟科、殼斗科是優勢種類,最後又回到南仁湖區的矮草原及水生植物優勢的沼澤區。各種生物如此堅守自己的生命崗位,豐富著南仁山的生態。

旅人遊南仁山,應該拋開攻頂的速度感與成就感,而細細品嚐沿途的崩崖峭壁、細水長流、鳥叫蟲鳴、靜謐回聲。在漫步到南仁山山頂後,則可以暫時摒棄世俗的紛擾,狂妄地睥睨世界。有幸眺望南仁湖及綿延不絕的繞湖山,就彷彿獨攬世界的盡頭。南仁山除每週二外,每日開放 400 名遊客參訪,每年並會不定期封山,使之休養生息。在生態旅遊風行的今日,人類遊憩對自然環境造成的影響,一直是多方爭辯的話題。而人類活動對南仁山的影響,在此難以全盤論定,在將南仁山的美分享給世人的同時,也衷心期盼南仁山得以保持最自然的原貌。不到南仁山生態保護區,永遠不了解墾丁國家公園;不到南仁山頂,永遠猜不到南仁山會釋出什麼驚喜。在庸祿不息的今日,閒適在南仁山,呼喊我的再次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