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自己一個人獨自去英國旅行四個月,從此愛上一個人旅行。回台灣後,希望能
更接近大自然,而搬到花蓮居住,在花蓮緩慢悠閒的生活。喜歡開車在中央山脈
下的田野間穿梭或是搭上火車到一個小鎮,漫無目地的閒晃。沒有目的的旅行,
卻時常被周遭的事物所感動。

 
 
   

 

風和日麗的午後,太陽晒得我昏昏欲睡,突然手機響起,是久未聯絡的學長打來的電話,聊起他即將移民花蓮並打算在豐田買地的計畫。掛上電話之後,想著自己來到花蓮二年多了,雖然偶爾聽人提起豐田,卻未曾去過。

豐田,光聽這名字就有股濃濃的和風味,查看了些資料才知道,原來豐田是日治時期的移民村, ”豐足之田”是它真正的意思,因為土地肥沃、水田廣佈,竟有近千個人從日本移民到這個地方。好奇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一時興起,決定到豐田走走看看,打開地圖,卻找不到豐田這個地名,決定開著車子,憑著印象,來趟悠閒的和風之旅。
 

沿台九線一路南行,過了木瓜溪橋進入花東縱谷,在大約 225 公里處,看到左手邊有個的老牌樓,上頭寫著「中山公園」,直覺已到豐田。左彎進了田間小路,一排綠意盎然的行道樹映入眼簾,稀疏的陽光,透過枝葉灑下點點金光。沒有車流的喧囂,靜謐的氛圍,讓我不自覺打開車窗,探出頭用力的吸了幾口氣,空氣中夾雜著淡淡的青草香,整個腦袋悠然清醒。

漫無目的,在鄉間小路隨意開著車。海岸山脈蜿蜒於東,中央山脈雄峙於西,筆直的田間道路,劃開方正的稻田,開闊的視野,讓人心曠神怡。日本人精心佈設的水圳系統,源源不絕地供養著一畦畦的田地。夏末初秋,金黃色的稻穗隨風搖曳;路旁野生的龍眼和蔓生的野葡萄,令人垂涎,忍不住下車摘食;一大群不知名鳥兒被我驚動,群飛而起;休耕的田裡開著小白花…,兩山之間田園風光一覽無遺。

進入社區,來到豐田車站後站,決定下車步行。沿著村裡主要道路中山路越往東走,越顯寧靜。村子裡沒有便利商店,卻有好幾間傳統的柑仔店,走進到其中一間買了罐礦泉水,阿婆熱情的話家常,讓我感受到這兒人與人之間充滿濃厚的人情味。阿婆說豐裡國小裡有好幾棵老樹, 10 多年來,不時有日本人回到這裡尋找兒時足跡,當他們看見小學時候親手照顧澆水的小樹,如今都已長成高大茂密的大樹時,常淚光盈盈,緬懷昔日居住此地的童年歲月。鬱鬱蔥蔥的老樹歷經雨露風霜,是有生命的活文物、是豐裡國小的守護神、也是豐田人共同的記憶。

日治時期所規劃的棋盤式巷弄如今還延用著,日本人喜愛在房舍四周遍植的七里香為隔籬,有些還生機盎然地長在這片土地上。引自南洋在院內栽植的麵包樹,還枝葉蔽空、似巨傘挺立著。幾幢殘存的木造日式房舍、或是殘破的牆面,過了一甲子的歲月後,靜靜地吐露著昔日日本移民村的歲月風情。

繼續往東走,看見一棟優美的木造日式建築,幾位居民在迴廊下聊天、幾個小朋友在廊下嬉戲、做功課,原來是豐田文史館。碰巧遇到牛犁工作室的解說員正在導覽,趕緊湊過聽解說,才了解文史館原本是日治時期的警察官吏派出所。隨著殖民時代結束曾荒置數十年,後來經由一群有共同意識的社區居民,憑著對居住土地的感情,推動社區發展。將閒置的歷史空間重新整修,主結構與內部空間均保留原本設計,旁邊增設迴廊,成了當地居民生活的空間部份。

文史館裡陳設地方文史資料,看了文字說明才知道原來昔日的移民村,在台灣光復後,豐田行政區已被取消,現在變成是豐裡、豐山和豐坪三村,但當地人已習慣稱呼,不但繼續沿用,現在連火車站名、派出所都還稱豐田。牆上黑白的老照片、遙遠年代的老農具,記錄著豐田的歷史歲月;社區媽媽製作的拼布作品,一針一線地拼織出獨一無二的真情。還有許多手工創作、檳榔玩偶……能感受到文史館凝聚了豐田社區的向心力。

 

 

 

坐在迴廊休息一會兒,吹著徐徐的微風,聽著落羽松隨風擺動的窸窣聲、對面豐裡國小裡,鬱鬱蒼蒼的大樹上成群鳥兒的啁啾聲,望著天空的白雲曼妙舞動、村外的稻田一片矇矓,感覺很愜意。

離開文史館,回頭往車站方向走,來到民權街上的鳥居,看見一座牌坊寫著”碧蓮寺”,前身就是”豐田神社”。走在前往神社的綿長參拜道上,將成排整齊的電線桿,想像成當年成排的石燈籠。神社過去是為安頓日本移民者的心靈而建,物換星移,隨時間流轉,現在只剩寺門前立著的一對石犬和日式石燈還猶存些日本神社的氣息。不過,客家人與閩南人先後在豐田地區扎根,碧蓮寺依然扮演著信仰中心的角色。寺前茄苳樹與榕樹交錯而植,見證了聚落的變遷和政權的轉換,也看盡了世間的冷暖。

四周放眼望去,田野遼闊,一大片綠野緩坡,是移民們墾植的豐盛之地,散居其間的日式屋舍皆如今均已拆除,憑空已難以想像昔日的村裡生活。兩山之間美麗的田野風光依舊,只是人事已非,突然,好想騎單車,心想,乘著風感受這塊土地,感覺不會變的。解下隨車攜帶的單車,起身向北騎去,化身為當年的豐田村人,過著簡樸自足的生活。

過了肯那園,在一個小村旁,我坐在坡地的田埂上,遠眺著遠方忽隱忽現的花蓮市街和微伏的美崙山,腳下水圳流水潺潺,享受著徐來的清風,太陽緩緩落入西山,夜幕漸漸低垂,在兩山之間,昇起一輪明月,在夜色的渲染下,天空轉成靛紫色。靜謐的氛圍,使我流連忘返,渾然不覺時候已晚,忘神地看著遠方閃爍的夜景,直到幾隻夜鷹落在亭前的田間小路上。如果來花蓮,可以造訪豐田日式風情的歲月點滴,並感受鄉間生活的寧靜與探索田野間豐富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