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學中文系、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梁實秋散文獎、台灣省文學獎、宗教文學獎。喜歡四處逛逛晃晃,雖然明白旅行應該做功課,但還是喜歡肩上背包,說走就走。

 
 
   
   

埔里有鯉魚潭,苗栗有鯉魚潭,花蓮也有。如同鯉魚潭,從台北市、台東市到屏東萬丹泥火山,全台各地知名與不知名的鯉魚山不知凡幾,唯獨花蓮雙鯉互為伴侶,清雅素樸,蔭靠於中央山脈腰側,山光與水色依依相偎。

脫線的臥鯉

花蓮鯉魚山坐落於壽豐鄉,海拔 601 公尺,從中央山脈中段脊嶺的知亞干山支脈稜線脫歧而出,是一座秀麗俊逸的獨立山。從花東縱谷北端平野望去,脫隊的孤山安安靜靜地伏臥在縱谷西緣,《花蓮縣誌》形容此山「脊緩起伏,自西北折南走,狀似鯉魚蜷臥」,所以名為鯉魚山。自山頂俯望,視野開闊,除西側大山南北綿亙,面東即是縱延的谷地。公視、中視、華視、台視四家無線電視台因地勢之利,在此設置轉播站,四支鐵塔高高矗立,天清日麗時遠遠便可望見,儼然是鯉魚山的地標。

鯉魚山名列「台灣小百岳」,步道系統綿密而完整,可親可即。約莫在 1970 年,華視在鯉魚山設置轉播站,逐漸揭開鯉魚山的神秘面紗;不久,環潭公路和登山步道相繼完成,愛山人士才得以親近。 2003 年花蓮縣政府全面整建舊有步道,另外新闢「遠眺步道」,完整的鯉魚山步道系統終於誕生。平時總有早起的公公婆婆穿梭山間,週末假日更不乏中年人挺著啤酒肚緩步徐行。鯉魚山是花蓮人的老朋友,無論健行強身,或者踏青散心,她一向來者不拒,一律歡迎。
 

 

四時佳景各擁千秋

鯉魚山有登山、賞鳥、健身、遠眺、野趣等五條步道及若干聯絡道,步道系統十分綿密發達,東西南北交織錯綜,往往入口即是出口,不需要依循指示此入彼出,凡是往高處的就是入口,下山也無須擔心迷路,只要下坡就能通向出口。

初春,晨起時分,鯉魚潭波光粼粼,水氣氤氳,詩情款款。從登山入口到養心亭這第一段步道兩旁,林務局密植山櫻,山櫻又名緋寒攖,花先葉開,是櫻花之中色澤最為濃豔者,從冬日直到初春,?紅的花朵懸掛枝頭,一樹嫣紅,畫意盎然,是鯉魚山健行的絕佳時節。

五月有油桐,盛開之餘有如雪花灑落滿地,此時也是賞花的好季節。五、七月間,野牡丹盛開,她和牡丹花一點關係也沒有,只因花朵大且優美而得名,開花時會吸引許多昆蟲。步道兩旁到處都是普剌特草,又名老鼠拖秤陀,紫色漿果可食,堪稱美味。

晚秋入冬之際,同屬造林樹種的楓香當冷鋒來襲時,葉片煞然轉紅,淡淡散放著一股蕭瑟的氣氛,在蒼翠常綠的森林尤其顯眼。

但最好最好是在盛夏七、八月的大清早,天色將明未明之際,沿著環潭公路踅上一程,待氣血活絡,四肢靈動,尤其得讓雙腿徹底甦醒,然後懷抱愉悅的心情,健步踏進山間林叢,一親幽趣無窮的鯉魚山。應該注意的是,鯉魚山的氣候屬亞熱帶高溫多濕型態,此時午後常因中央山脈雲層凝積,遮天蔽日,健行時雖然免於艷陽曝曬,但也因積雲深厚,下雨機率頗高,所以應該準備雨具,以免掃興而歸。

自然野趣在身邊

鯉魚山步道經整修後,除了緩坡,大多是階梯型態,有石級,也有利用廢棄枕木舖成的階梯,還有以木棧道工法設置的步道,體貼地照顧到人與動植物之間可以親密又互不侵擾地互動,在蜿蜒而上的步道上可以靜心觀察花草鳥獸,不必擔心踐踏折損了寶貴的生命。

步道沿線的植被屬於低海拔天然闊葉林及人造林,養心亭週遭就是一片光蠟樹人工林,散發著芬芳的精油氣息,讓人無價大口汲飲。鯉魚山植群層次分明,底層植被如蕨類、鴨掌海棠、咬人貓、姑婆芋生長旺盛,各色藤葛更加不甘示弱,糾結交纏,生趣盎然。

蕨類是鯉魚山底層植被的霸主,羽狀葉片呈現了大自然裡完美的幾何對稱之美,我們從中深切感受到秩序其實是一種無上的美感。高大的筆筒樹性喜向陽多濕,鯉魚潭南岸正是此一桫欏科職務的樂園,成群的筆筒樹生長茂盛,姿態優美,初生的嫩芽蜷曲如金黃的胎兒,從葉叢中羞澀地冒出頭來。另外同樣高大但數量較少的是台灣桫欏,它和筆筒樹相異之處在於前者易形成樹裙,也就是說老化的枝葉不會從著生處脫落,而只是向下垂落,好用來卸除附生的藤蔓,免得藤蔓愈爬愈高,搶去陽光。而筆筒樹因為枝葉脫落處有一塊塊白斑,遠看就像蛇紋,所以才又稱作蛇木。

豐富的蜜源植物吸引了眾多蝴蝶,其中以端紅粉蝶最多,整座山裡頭可說是蝶影幢幢。蜘蛛也是鯉魚山的在地居民,充滿幾何趣味的蛛網不但令人稱奇,也足以教人流連不去,順帶一提,如果留心觀察養心亭的屋頂,便會發覺它的造型其實有幾分神似梭德氏棘蛛。鯉魚山林木茂密,氣候溫暖潮濕,適合爬蟲類生存,稍一留神,不難發現斯文豪氏攀蜥氣鼓鼓地,一爭一鬥兩不相讓,在抖動的草葉上裝腔作勢,彼此挑釁。

森林是羽族最佳的庇護所,鯉魚山常見的鳥類近二十種,如白耳畫眉、台灣藍鵲,其中又以夜鷺、紅嘴黑鵯、山椒鳥、五色鳥、蒼鷺、澤鳧、小白鷺較為常見。每年入秋都會有大批猛禽過境台灣,很多愛鳥人士都會特地趕到墾丁賞鳥,但是去年九月,有鳥友紀錄曾經一天之中在鯉魚山看到六千多隻赤腹鷹,在天空中伸展翅膀優雅飛翔,讓愛鳥人士大呼過癮。

 

 

 

展開無限的視野

漫步在林道間,森林散發著芬芳的精油氣息,清脆的鳥鳴自遠處林間傳來,聞之令人通體暢快,透過參差的林間枝葉,鯉魚潭的倩影隱約浮現。

在輕鬆穩健的步伐中,終於抵達轉播站旁的小平台。這座小平台視野寬廣,是一處良好飛行傘場地,天氣晴朗時飛行傘愛好常駕馭鮮麗的飛行傘翱翔於山巔水湄間。從小平台向東望去,東華大學所在的志學村一覽無遺,校園裡隱身在荒林中的月眉形神秘小湖也依稀可見,縱谷恬靜的鄉野景觀、悠然流逝的花蓮溪,以及傍溪而立的海岸山脈層巒疊翠,一一鋪陳,足以令人忘卻煩憂。沿著稜線往北行是一道陡坡,通往鯉魚山頂,這裡有一座超廣角觀景台,可以眺望花東縱谷、海岸山脈、花蓮港乃至浩瀚的太平洋,山下的人家、聚落無一不帶著幽靜東部特有的氣質。

此刻我們所處的正是山下尋常日子裡人們抬頭仰望的鯉魚山頂,這座脫線的獨立山親切而迷人,她一直以一種雍容的氣度,吸引山下眾生從容地走向她,親近她,探索並且發現她,最後不可自拔地愛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