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台灣日報彰化特派員、現任 taiwan news 中部特派,喜歡隨性走走,就是喜歡玩………

 

彰化縣新興的觀光景點,海岸線的生態休閒觀光,福寶生態園區與王功漁港重造,充滿人文、社區感性故事。

 
 
   

沒有人留戀的福寶

彰濱工業區矗立上百支大型風車,南端臨海的福寶生態園區也可以看到,它隨著東北季風、東南風轉動,是中部海岸的新興地標景點。約四年前,賞鳥界的朋友帶我來到福寶、漢寶,那是風頭水尾地,到處是貧瘠土地、廢棄耕地的地層下陷區,根本沒有人留戀之地。

發掘福寶村的過程,要從彰化縣賞鳥界的怪人林世賢談起,林世賢是開業的動物醫院醫生,很喜歡賞鳥與生態環境,他曾有個願望與理想,想要為水鳥築巢;讓他們有個家,每個人都知道,候鳥是漂鳥;是過客,怎麼需要家呢 ?

候鳥築巢計劃其實就是營造水鳥棲地,我的朋友林世賢曾是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常在漢寶、福寶濕地賞鳥,不管是冬候鳥、夏候鳥,福寶、漢寶的鳥況很興盛,他決定自己花錢租廢棄農地、漁塭,圍上簡單的竹籬做為賞鳥地點,用自己的力量與金錢營造水鳥棲地,前後花了十多萬元,朋友都笑他是執著的傻瓜。

   

人人都在圓夢

國外很重視環境保育,水鳥棲地經營與研究很盛行,這種憨代誌,台灣沒人做,沒人肯做。林世賢結合彰化環保聯盟決定實踐,最後選擇鹿港鎮南方海岸 ~ 福寶濕地,做為水鳥棲地實驗場地,留英研究候鳥生態的蔡嘉揚、彰師大教授等學者,投入規劃福寶生態園區。

彰化環保聯盟向農委會申請計劃經費,一群熱愛生態的人開始為自己築夢,也為水鳥築巢。

廢棄農地是水鳥的家,租地做為水鳥棲地,福寶養殖文蛤超抽地下水,讓農地鹽份過高無法耕種,可租的廢棄農地很多,但開始租地時卻需花很多時間解釋,沒有人會付錢租用廢棄農地,且租約內容說,不會做任何開發。

天上掉下一筆租金,沒有這種憨人吧,租地過程還遭質疑是詐騙集團,甚至有不法目的承租,福寶村長協助溝通化解,隔年,許多村民主動請求環盟租他家的土地。廢棄土地經過翻土、水位調整,簡單隔離,避免人鳥相互干擾,水鳥就群聚棲地覓食。

 

福寶重啟生機

有人在狗屎地租地給水鳥住,鳥況與經營非常成功,全台鳥界與生態愛好者感到驚奇,政府的多元就業方案,持續擴大福寶的生態經驗,村民自組性搭建賞鳥木屋,竹編圍籬隔絕人為對棲地的干擾,全台第一座的居民自組性的賞鳥木屋,即是福寶村居民自行搭建設置。

福寶生態園區最興盛時期,環保聯盟契租土地約十多甲,村民搭建的賞鳥木屋達七、八座,全部做為水鳥棲地營造與研究,適居的水鳥生態吸引候鳥駐足。鹹鹹的海風吹著福寶村,幾世紀的荒涼到遊客進來,福寶村養乳牛的顏班長脫口說出,過去根本沒有人聽過福寶,現在福寶有名氣了,至少嫁女兒不用再解釋。

不經意的幾句話,生態休閒觀光帶來新希望,福寶村人根本沒想過的事。福寶村的生態經驗,曾獲得亨利福特生態獎,與茂林是紫斑蝶的故鄉在台灣同享盛名。民間團體與社區的經營有成,政府 陸續投入經費,漂亮的賞鳥木屋、解說牌、眷村遺址改建成生態解說中心,福寶越來越熱鬧,依舊吹著鹹鹹的風。

走進福寶海邊,看到三角型「漂流木光座標」,它是台灣攝影取景的著名據點,台灣藝術大師謝里法結合社區發展協會利用海邊廢棄的漂流木,直矗立成三角型,枯樹頂上置有鏡子,構想是飛機上可以看到光的反射,辨識彰化福寶的位置,為福寶村添增傳奇,附近有野生的紫荊向日葵隨海風飄動,每次到福寶我都會坐在海堤,欣賞住民自覺的那份感動。
   

 

 

王功的舊回憶

車返回台十七線往南,進入王功村街上,到處都有販售海鮮與蚵仔,蚵嗲是王功村的庶民美食,就是裹包蚵仔 油炸,高中曾到芳苑找同學,騎著機車到王功吃蚵仔、看夕陽,當時的王功都是老人與幼子,廢棄的蚵仔殼與飛舞的蒼蠅,空氣裡有酸腐的味道配著海風,腦海裡停留著老王功的記憶。

現在的王功,只要是假日到處是人潮,街上的看板增多了,販售的東西多樣了,但大都是與農特產有關,蘆筍、土豆、現季蔬果都有,附近的農戶知道王功有人潮,將最新鮮的農特產載到街上販售,成為王功很奇特的景觀,也感覺到農戶的純樸與溫馨。

街上依舊是 婦人與老漁民,坐在街上剝鮮蚵,這個對王功最深的印象,以前至今都未消失,倒是王功蚵嗲有名了, 陳水扁總統選定「王功蚵嗲」,為國宴招待外賓的台灣美食, 小街上到處可見,旅客拿著蚵嗲,邊走邊吃儘情享受,我吃王功蚵嗲的味道並沒有改變,不知其他人怎麼想,掛國宴蚵嗲的名氣,會比從前更好吃嗎?

余季的蚵藝傳奇

閒逛到王功漁港旅客服務中心,有隻巨型的大母雞,它是由二千多塊蚵殼拼湊的裝置藝術,王功人叫它為「福氣雞」,福氣雞真的為王功帶來福氣。迎接農曆雞年時,余季帶著社區居民為王功村所設置,大隻蚵仔雞透過傳媒,讓大家都知道王功在推展蚵藝文化。

認識余季已有段時間了,他與多數的王功人相同,都是少小離家,只是他中年返鄉,用家鄉最不起眼的廢棄蚵殼、漂流木作為創作題材,總是看到余季低著頭思考,他很像哲學家,帶著使命感與土地的肩擔,不是思考如何得到名氣,而是想如何給村裡些許希望。

余季是混藝文界的,國際名導李安、羅大佑都是他的朋友,台北早期藝文重鎮 ~ 紫滕廬的發起人之一。現在余季回鄉 開創蚵藝文化協會,組織村民自創蚵藝作品,推銷王功特色產業蚵與蚵藝文化,館內有余季的作品,蚵殼製成候鳥、漁民 、敦煌飛天神像、菩薩等藝術作品。

燈塔 拱橋 潮間帶

喜歡王功、喜歡燈塔,王功燈塔是台灣老燈塔之一, 塔身是八角形黑白相間直條紋,第一次看它,不自覺喜歡上,我叫它「班馬燈塔」,燈塔的印象是白色,王功燈塔就是如此特別,當時它孤立在偏僻的海堤,根本沒有人理會它,還有班兵拿槍駐守,現在是漁港重要的觀光地標。

漫步在漁港區,隨性、悠閒的晃晃, 大拱型的跨漁港橋最顯眼,遠望如同滿弓待射的形態,官方取個很官方的名字,「王者之弓」 ~王功意函的延伸。王功拱橋最適合做什麼,答案是吹海風與看夕照,「王功夕照」也是彰化八景之一。

橋下是泥灘濕地適合孩童抓螃蟹觀賞生態,拱橋下的濕地豎著十多支 景觀風車,隨著海風終年輪轉,海堤置有賞鳥木屋,做為生態觀察之用,王功之美成為攝影取景的最佳據點,不管是海岸、風車、拱橋或是漁村人文、蚵農風霜的臉,都是入鏡的好題材。

王功的潮間帶很長,有吊蚵養殖,蚵仔車可以直入潮間帶,載著孩童進行生態體驗,不管是看台灣特有種的台灣招潮蟹、彈塗魚、挖海蛤、貝類等,都是很棒的生活體驗,如果你住都市,那就更該來走走,來王功玩,這裡不會讓你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