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歡家人朋友 喜歡東逛西晃 喜歡學怪東西 喜歡走路及瑜珈
喜歡好事壞事過後的有所得 持續東看西看,期許自己別忘了向前走
希望自己到哪都能自在自然

旅遊是生活中另開的視窗、華麗的小冒險,也是停留在心頭的片刻星光,
為現在生命中不可或許的一部份,現任職某公司公關部門。

 
 
 
   
   

紅磚牆與宜蘭設治紀念館

單車滑進舊城南路的巷弄,看到那扇紅磚牆,像在街上不巧遇見久違老友…
好久不見,你還在啊。

印象中每次經過這,手總不自覺摸這面牆,那是宜蘭設治紀念館對面的紅磚牆。十歲那年,剛搬到宜蘭市,住離宜蘭縣長官邸不遠。還記得第一次被媽媽領著經過樹木參天的日本宿舍區,準備到南門市場買菜。

一路上說說笑笑,但不忘緊緊握著媽媽的手,日本宿舍門前各家珍奇鬥豔。白色大朵香花是木蘭,紅透透探出圍牆打招呼是九重葛,這塊門前石頭好像E.T.、哇!這裡有蓮霧跟龍眼樹…

那是第一次經過這扇紅磚牆,我興奮著說,好漂亮喔!這面牆跟其他的牆不一樣耶!警衛從樹蔭走了出來,看著對牆指指點點的母女倆。媽媽說,對面是縣長的家。紅牆好像是主秘的家。圍牆忽然變得很高,十歲的我仰頭看著緊閉的大門,跟直直望著我們的警衛,聲音變小跟媽媽說,那我們快走吧!

後來木蘭樹不見了、九重葛不見了、E.T.石、果樹連同整片日本宿舍區都不見了。

又過了很久,大型購物中心工地轟隆轟隆的蓋著,聽說日本宿舍保留了幾棟具有紀念價值的建築。

午後,灰濛濛的天空,我來到以前的宜蘭縣長官邸,現在的宜蘭設治紀念館。紅磚牆像老友,安定人心的站立一旁,昔日縣長官邸與記憶相似,卻又很不相同的大開大門,裡面人群熙攘。

脫了鞋,走進官邸,解說員跟我解釋館內分為清朝噶瑪蘭廳、日據時代宜蘭廳、光復後宜蘭縣三個時期展示。解說員伯伯說,這棟建築物建於1906年,他說因為可惜庭園中的老樟樹,整棟建築物與老樟樹才在地方人士呼籲下保留。

其他的樹呢?以前這裡很多樹都到哪去了?

解說員伯伯笑著望著我,你別擔心,大樹都被移到附近公園或學校了。伯伯敲敲身旁的木框木門,建築師還找附近被拆除的日本宿舍木材,用來整修這棟建築,老木頭真不好找啊!

原來我正跟所有日本宿舍的老木頭一起呼吸。

再次深呼吸,這次我看到紅牆、日本宿舍裡的老木頭、庭園中的老樟樹對我微笑。

 

 


 


記憶裡溫溫發酵味 甲子蘭酒文物館

記得剛搬來宜蘭有件很令我困擾的事情,下午總會飄來一陣氣味擾人午睡,說不出好聞或不好聞,米飯餿掉的味道,溫溫熱熱搔著你的鼻子。聽父母說才知,原來酒廠在家附近,無法親近門禁森嚴、高牆聳立的酒廠,但只要看見酒廠煙囪冒煙,不久發酵味就會隨風瀰漫在四處,讓你無法不注意酒廠的存在。

後來味道不再,聽說酒廠關閉。

再來到宜蘭酒廠,發現已改名叫甲子蘭酒文物館,因為宜蘭古稱噶瑪蘭、甲子蘭,故以此為名。與以前大不相同,現在車輛來來往往,廠區內人手上一隻紅麴香腸或枝仔冰,三兩人坐在酒甕牆前的水池邊休息,不少人圍著大型充氣台灣啤酒前拍照,一樓大廳外有穿著原住民服飾的那卡西樂隊唱歌,台啤酒促小姐微笑望著每個經過的遊客,伴隨流行歌曲大放送,這裡有遊覽車觀光採購景點的趣味。

看了資料才知道,宜蘭酒廠創立於 1910 年,現在文物館都是由舊材料倉庫所改建。一樓除了有人氣旺到不行的紅麴香腸攤,大廳裡更展示許多酒類產品、副產品,還有許多蘭陽特產。走上二樓,離開樓下市集叫賣人潮,走進老酒廠的歷史迴廊,老照片、老建築向你訴說時間流逝。

除此之外,還有一樓另一棟文物館,清楚呈現製酒流程、酒與人類生活、文化之間的關係。還有宜蘭縣酒紅露酒的由來。一旁還有試酒間,花少少的錢,買個杯子,可以試喝不同的酒。

對於宜蘭酒廠的記憶,除了兒時風中溫熱的發酵味,現在多了甲子蘭酒文物館的酒香,當然少不了紅麴香腸的好滋味。

 

跳格子落羽松 鑑湖堂

陳家在宜蘭市是大姓,記得總有機會在課堂上聽老師問姓陳的同學家住哪,童年玩伴中還真有陳氏鑑湖堂後代的子孫。第一次來到陳氏鑑湖堂是寫生比賽,那天太陽很大、人很多、荷花開得很茂盛…

我們很快的畫完交卷,陳姓的童年玩伴拉著我,你看這是落羽松,玩伴踢了踢地下的氣根,我們跳過一個一個氣根,蹦蹦跳蹦蹦跳的離開清涼落羽松林。來到荷花池,正值盛夏,站在荷花池邊,深吸一口氣,香味沁入人心。

荷花是站的,蓮花是躺著。記得玩伴這樣告訴我。

穿梭在家廟的廂房中找大人要水喝,蹲在劍湖堂前的水池餵魚,跑到竹林裡的看古厝邊曬太陽的小黃貓,登瀛書院的大榕樹下,玩伴指著遠處凸起的土堆告訴我,那裡以前是飛機場 …

彷彿是昨天。

那天早提醒自己要注意進士路上往鑑湖堂的標誌,還是不小心超過再繞回,單車拐進彎曲的小路,稻田、番薯田、不知名的作物閒適安放路的兩旁,遠遠望見兩排迎賓的椰子樹迎風向人招手。長高了不少呢,先去落羽松園晃了晃,看看地下的氣根,依舊很爭氣的向上吸氣伸展。走過荷花池,季節已過,只剩兩三蓮蓬及枯黃的荷葉在風中畏縮。

鑑湖堂面對的半月池上,鵝鴨悠哉戲水,一旁小遊客如同當年的我,蹲在池邊餵魚餵鴨,旁邊多了一大片水生濕地區,浮萍、各種水草密密長滿一池,像披上一層綠色的毯子。水池後方稻田收割後的乾土,遠遠飛機場的土堆還在。古厝、竹林、大樹、水池、花圃、乾土,豐富有層次的景色一一開展於眼前。

   

鑑湖堂於 1856 年建立,目前這片土地仍為陳家八房後代擁有。 2004 年成立「宜蘭縣鑑湖堂文化協會」,主要協助地方推展文化傳承及維護自然景觀生態。鑑湖堂占地廣大,是宜蘭縣最具規模的家廟。旁邊的「登瀛書院」是當年附近子弟念書的地方,一旁修剪花草的阿公說,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政府在此興建機場,原預備拆除附近所有民房、廟宇,但基於對陳家的尊重,登瀛書院得以保存。

昨日記憶不復,但陳氏鑑湖堂仍在後代子孫努力下,讓這份鄉土之愛歷久卻彌新。

 

竹林光影 宜蘭行口

離開宜蘭市在外遊子,對宜蘭火車站都不陌生,那天早到火車站,看見車站兩邊沒啥印象的建築物,什麼是宜蘭行口?進去瞧瞧。

原來是由閒置舊倉庫改建而成的,走進宜蘭行口,裡面各式蘭陽社區特產展示,熱情的小妹妹請我喝金棗茶,偌大展示廳只有我一個人在裡面閒晃。看看手中簡介,原來這裡是希望以宜蘭車站為中心,規劃建設「宜蘭產業交流中心」,作為宜蘭旅遊、文化與農特產業結合再發展的基地。

走出舊倉庫,兩旁竹林搖曳,斑剝的舊倉庫灑落一地陽光,漫步於此頗有味道。

面對火車站右邊,綠色窗框建築為宜蘭旅遊服務中心,這裡原來是台灣鐵路局宜蘭線、平溪支運務段辦公室,建於 1959 年,於 2005 年整修完畢。服務中心裡有諮詢服務,還有宜蘭觀光景點、節慶活動、食宿交通展示。

有了雪隧,宜蘭與外界的距離變近,如果來到宜蘭市,還是建議你可以來此走走跟服務人員聊聊,說不定會發現你沒看到的宜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