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雌性人類,雖然已屆不惑,還是非常熱愛遊戲與玩樂。常常戲稱自己身上血液流著原住民的血統,喝了小米酒就忍不住要唱歌跳舞起來。整個地球都是旅行的假想地,也是生命的印記。

 

城市漫遊,雕刻時光

巴黎是法國現代派詩人波特萊爾的寫詩題材,德籍文化學者班雅明研究他的作品時,又將之定義為「漫遊者」;漫遊,並非沒有目的,也不是鬆散而任精神飄搖而所感,一個人時,可投身於一座大城市用時光來經驗稠密家戶裡的探險與發現,於是旅行就變成了另一種慢遊。

台中不是巴黎,高低錯亂的天際線與建築景觀,特殊的只有放射性小河道潺流的小京都氣息,然而,如果您有閒暇來到這個城市進行一、二天的漫/慢遊,仍可不虛此行,浪漫而歸。

 
 
   

■午後的藝術電影窩

原本在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的舊店而今已遷徙到七期惠文路花市附近,這個午後才開始營業的電影窩全名「八又二分之一非觀點劇場」,取自義大利電影大師費里尼的名作《八又二分之一》,如同這個名字所蘊含的意義,劇場裡收藏的藝術性影像作品高達五、六千片。

劇場主人王明煌於十六年前( 1991 )從台北回歸島嶼中部小城,這裡距離他成長的家鄉彰化非常靠近,店租遠比台北便宜甚多,因此他實現了他的夢想——創造出一家濃富文化色彩的藝術電影院暨小咖啡廳。

八又二分之一非觀點劇場是我時常在城市裡漫遊的第一站,不管是百年前的黑白舊片,還是歐洲影展的得獎新片,只需將「片子內容的大概樣子」稍作描述,個性寡言的王明煌就會立刻源源不絕的為妳介紹這部電影誕生於這個星球的過程與細節,也因為這種台灣全國獨一而二的特殊本領,使他變成了二千多個會員查詢藝術電影時的人腦資料庫。

我常常對王明煌笑說,你的會員居留國外,在部落格裡提到你的店,總是引起回應的熱潮,那是一串串驚嘆號:「真厲害,還沒有倒?」

真的還沒有倒,相信未來也不會結束,坐在大大的玻璃窗前望著寬闊的馬路與對門豪華的獨院大別墅,耳畔總不經意想起為生計奔波的老闆娘所說的話:「這裡住的都是有錢人,除了我家之外!」

但我相信他們是小城最昂貴的地段裡,在心靈與精神層面最富足的住民。在慘澹經營的歲月中—它是台中人的「明星咖啡館」,也是全國影痴的補給站。

■沈思者的默契之所

在台中市所謂「找現實的麻煩」、「跟錢過不去」的傻子,還有「東海書苑」這家文化書店。也許,從非觀點看電影出來,吃個飯,再散步去附近的圓滿戶外劇場,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免費聆賞一場公部門的音樂會或現場演唱會。然後,隔天就可以前往台中港路上綠蔭下位在金錢豹酒店旁的「東海書苑&默契咖啡」。

當你撞見了書店店長廖英良,可不要以為他是從巴黎來的「頹廢漫遊者」。 1995 年五年級中段班的他在東海研究所畢業前夕頂下了一間連鎖書店的東海分部,並沿用舊名,「大膽、不怕死的」開始供應社會性、文化性這種非常小眾的書籍,

長久經營下來就變了東海社研所以及中部文化界悅讀者的讀書窩。

2007 年東海書苑從大度山上搬進了城市,有人笑他此舉是帶走了大度山的紅玫瑰,但瞭解廖英良的人就會知道,他其實是在滾滾紅塵裡重新栽種了野百合。

 

 

於是,這朵野百合更加潔淨與芳香了,五層樓舊建築的一樓右半邊常見的景象是書、書架與看書人,左半邊則是約有三十個座位的默契咖啡館,點一杯卡布奇諾,或沒咖啡因的焦糖可可亞、水果茶,都只要一百元,肚子餓了還有六十元的鮪魚三明治可以愉悅悠閒的裹腹。如果意願多瞭解台灣這塊土地,還可以轉移陣地到一樓的後半部聆聽演講、參加討論會或欣賞獨立製片的本土紀錄片,或者,找到網路查詢「讀書人工會」與版主交流心得,或者藉此獲知假日農民市集的概況

轉型的獨立書店,廖英良命名為「讀書人的工會」,目前已招募到一百五十多名會員,共同承擔養活書店的責任。

這個沈思者的默契之所真誠的面對了現實,同時也讓理想與夢想復活在素有文化沙漠的小城裡,秉著「合作與共享」的價值,「獨立選書的獨立書店」讓這個小城更添個性,也讓我們生存的島國更有尊嚴。

 

■音樂文化,活力無限

算一算認識活力咖啡館老闆高嵩明也超過十年了,當時,畢業於中原大學資訊管理系的他正在晶華書店(與誠品書店同性質)當店長,晶華書店結束營業之後,他輾轉各地,飄盪了幾年,也嘗試了一些異質的工作,最後終於在 2004 年初開設了活力咖啡館。

聽到朋友講述他的近況,一點也不感到驚訝與意外,因為他的心田原本就種下了好多的種籽,而今只是讓那些種籽萌芽、茁壯而已。

一走進位於市府路的活力咖啡館,高嵩明就會熱情地走出店門口迎接你,人如店名般擁有尋常人所沒有的一股活力,在已經瀕臨枯竭與衰退的台中舊市區,誠屬不易。一般而言,開設咖啡館總是砸下鉅資,希望藉此吸引咖啡客而獲取商業利益,然而活力咖啡館卻反其道而行,沒有華麗的裝潢,喝咖啡的座椅更談不上多麼舒適,然而它的確是一家已經有了溫度與生命的文化空間。

如果你熱愛古典音樂,對於版本的優劣無法判別,那麼你到活力咖啡館就對了。當然,它不僅推廣古典音樂,擁有開放與開闊的國際視野的高嵩明同時也非常具有本土意識,在他跟你談論史麥塔納時,總是免不了提到台灣的蕭泰然; 他鍾情於歐洲的音樂家,卻也張開雙臂、熱情擁抱台灣這塊土地的音樂工作者,如檳榔兄弟、生祥他們都曾經在此駐足或舉行活動。在活力咖啡館,除了品茗、賞樂、閱讀各種書籍之外,還可以參加每週的《活力講堂》,或租借讀書會、研討會、發表會所需的場地。

在現實與理想的夾縫中,活力咖啡館正像從水泥牆壁裡長出、綻放的一朵小花,漫遊小京都時,身疲、腳痠之餘,不妨進去走走。

 
   

■原汁原味的胡同藝術樂園

胡同位於素有台中小天母的五期菁華區—精誠九街裡的巷弄內。這一區有很多美軍宿舍時期的舊建築,這個藝文私空間就是使用這樣的老洋房改裝而成,走到巷底,就會被這幢藍綠色牆面、屋前種著一棵綠意盎然的大樹所吸引。

全名「台中胡同飲集劇場」的胡同並非只是販賣咖啡或料理的餐飲店,也不是只銷售空間設計與展置氛圍的咖啡館,來到台中小城漫遊,它提供的其實是一個「發表」的場域,一個各種藝術符碼創作者與閱聽者交流和激盪的地方。

譬如今年( 2007 )六月到八月,胡同就推出了中南美洲、非洲與太平洋產區各莊園的咖啡品嚐會;七月推出「高至閑——『女人畫展』」,除此,還有閱讀的交流,或原創歌曲 live 秀或紀錄片賞析等等。

所以,當你來到胡同裡,是用不著擔心沒有節目的。走一遭,總之你會發現台中居然還有這樣的異數/藝術樂園,尤其是在這個愈夜愈靜的島國小城,就算你獨自前來,點一杯咖啡,抽一根煙,你也不會孤單寂寞。

在城市裡漫遊,從非觀點到東海書苑,到活力咖啡,再往胡同裡走去,沿路雕刻時光,賦歸時你將滿載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