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台東人,經常跟大家開玩笑說一把年紀了,去了三個國家:蘭嶼、綠島、三仙台。
與朋友組仙人掌鄉土工作室,當生態調查助理多年,與朋友合開大樂旅行社台東分公司,參與台東多個相關旅遊協會。

 
 
   
 

人家是井底之蛙,我是井底之豬,我經常開玩笑跟外縣市的朋友說我這把年紀不算小了,去過三個國家:蘭嶼、綠島、三仙台。台東土生土長的我除了喜歡台東,用體力帶領大家認識與保護台東成為喜歡的工作之一,冬天前進野溪溫泉成為每年必修的課程。因為栗松溫泉的美,迫不及待的與高品質的朋友分享;讓我前往栗松溫泉不計其數,卻也樂此不疲。忘了自我介紹,您稱呼我山豬就好,這個名字跟了我 15 年了。

溫泉是上帝送給台東人的禮物,只要中央山脈發源的大河流,都有溫泉,差別是溯溪「走多久」,這是野溪溫泉「饕客」津津樂道的。台東縣南橫的海端鄉有處「栗松溫泉」,可說是野溪溫泉票選的冠軍。這不是規模很大的野溪溫泉,卻是比較多挑戰野溪溫泉朋友公認最美的,五彩繽紛加上翡翠般的結晶,藏匿在 v 字形山谷狹地之中,兩岸峭壁令人嘆賞。喜歡無拘無束的野溪溫泉您 ~ 不能錯過。

栗松溫泉位在溪底,南橫公路卻高高吊在山頂,中間五百公尺左右近垂直的落差成為挑戰者最深刻的記憶之一。每此帶領朋友前往栗松溫泉都會提醒他們一定要帶相機,否則回程不只你會遺憾,我還會被你罵。南橫西行(台東往高雄方向)途經摩天,摩天農場是最近的補給點(進去挨罵是樂趣之一,我會寫在後頭),自摩天農場上行(西行)不及1公里處有家雜貨店,路的右邊有條唯一的小徑(一車寬度)會讓您沾沾自喜自己的體能綽綽有餘,步行約 20-30 分鐘,可以抵達「達媽 dama 」(布農族爸爸的意思)經營的高麗菜園,這是山間的小平台,下栗松最後可以休息的地點,就是正式入口,同時也是痛苦指數的開始,這時候的山豬會請朋友記清楚高麗菜的樣子,因為回頭您會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高麗菜,表示終於 回到人間了。先前 因為進入的遊客量大,台灣遊客素質參差不齊是有名的,丟了垃圾算輕微的症狀,嚴重的高麗菜田中央就像出現一條公路,或者曾經是暴龍的走道,高麗菜會自動消失或者往兩邊讓路,假日遊客一多,菜園停車的狀況讓您懷疑政府的公共政策何時落實到連這種地方也有公有停車場。 dama 乾脆整平其中的小平地,當作「自由奉獻停車場」當場停車議價吧。通過高麗菜園開始栗松最令人難忘的記憶,路況必須以三角板 60 度的角度下降約 1-2 個鐘頭,當然也有一輩子走不到的 ( 視個人體質而定 ) ,林內小徑寬約 1-2 人可以交換車道,走在茂密的林子裡頭,整趟路是看不到風景的。這段時間您必須培養黎明來臨前享受寂寞的耐性或者當作固定訓練自己肌耐力的時機,不然就去學堂植物課程,濕度大讓林下植物生長良好豐富,欣賞植物或許可以分攤一些大坡度造成的痛苦,這招山豬常用,誰說來挑戰野溪溫泉的,我們是來享受那份感覺。

剩下四分之一的路程是體力透支與絕望邊緣,聽到的潺潺水聲激起您新的鬥志,這邊是途中唯一的展望點,路經突出的石塊讓您置身森林外頭,應該是沿途休憩唯一的選擇。抬頭往右側公路而下可以看見 921 地震造成壯觀的大崩壁,這可不是小道消息, 921 地震後沒多久山豬剛好與摩天農場的「董仔」下去一探究竟,當時冒著煙還燒的呢?此處低頭可以隱約看見河谷就像看見希望。終於有不同的景觀讓自己舒坦不少,可不要被這螢幕保護程式給騙了,再來的挑戰是戰戰兢兢的,地景的變化讓路況急轉而下,破碎的頁岩取代先前穩固的泥土山徑,攀附兩旁樹木倒退而下取代原先的六十度坡的走法,攜帶繩索成為老手最佳的見證,常常不小心滑落取代一步一腳印,這時候您必須注意的不是還剩多少體力,而是隨時都會有的落石,彼此幫忙成為成功的秘訣。這樣的距離不長,卻通常需要 20 分鐘或者舉手示意投降。

 

 

 

結束了這段試煉,您已經取得初級證書,下切到河谷。往左看溫泉就在眼前,這是整段最驚豔的一刻,這樣的回眸可以消除疲勞,可以收回您沿途罵過的三字經,他像個充電器。夢幻般的溫泉就在眼前,瀑布溫泉下如翡翠般的泉壁讓您不會聯想到那是溫泉,因為疲憊的幻覺或許寧可相信那是海市蜃樓。

除了峰迴路轉,您的身份也從陸軍變成海軍,前進的型態變成溯溪,那怕溫泉近在咫尺。下溪谷後必須涉溪三次,水溫之低是腳探入水後才有的感受,站在水中 20 秒保證腳是麻的,這是高山源頭溪流的特性,第一段尚稱平緩,二、三段除了水深,還必須部分攀岩,涉完三段「冰川」抵達溫泉對面,這邊會有處巨大石塊,站在巨石前,其他都不重要了,全台灣最美的野溪瀑布溫泉崖壁就在眼前,他告訴您一切都是真的,而您在他面前歇息、換穿泳裝與任何動作小心翼翼,希望自己不要從夢中醒過來。

 

 

水質未經化驗,泉性不甚了解,大體來說台東的溫泉質皆屬於碳酸泉質,斷層讓加熱過的地下水湧出地面。這邊是一處高位瀑布溫泉,幾股熱水天上來,最令人驚豔之處為翡翠綠的泉壁(判斷為長期礦物結晶),水溫極高,未經冷水稀釋無法直接觸碰,但河谷極窄,溫泉剛好自高處衝下河谷直接掉落冷水中,溫度剛好,大自然的安排美麗又巧妙。兩岸峽谷已經剩下十餘公尺左右的寬度,谷極峽,陽光普照的天氣,一天裡頭太陽公公有辦法直接拜訪的時間也不過三至四個鐘頭(近午時分前後),這是下栗松溫泉泡湯最精華的時段,屬於上帝眷顧灑下幸福的時刻,感覺只能意會。抬頭可以看見幾株「台灣紅榨槭」,葉片在陽光下若隱若現,時值冬季,楓紅、峽谷上帝光,谷外的時間,此刻對於人生都是多餘的。

話說 921 地震完畢,摩天農場的董仔約我一起下溫泉,因為先前提到的崩塌,栗松河谷成為一處美麗天然淤積的「堰塞湖」,湖中山豬撿拾到一隻剛往生(就是死翹翹)的山羌(山豬撿山羌有點奇怪),山羌的身體體溫仍高,正所謂人有失手,羌有失蹄吧(還是心情不好),閩南話叫 " 出鎚 " 。堰塞湖面有幾分地大吧,一下河谷直接湖水沒有岸邊,溫泉「看的到碰不到」,後來我們決定游泳過去,董仔因為年紀稍長,加上不想將雞蛋放在同一籃的理論,我只好硬著頭皮含著眼淚做著暖身操。河水之冷,游到半途後悔莫及呀,咬緊牙抵達碰壁在順流「飄回」,綠裡透藍的湖水,加上起死回生卻無怨無悔換來的難得經驗,是山豬生命中收藏的其中一次珍藏,湖面在稍後不久瓦解經驗更行珍貴。

我喜歡海端鄉是因為他特殊,特殊在他是台東土地面積最大的行政區,離海最遠的地方,最少漢人居住的鄉鎮。許多人好奇於海端沒有海?其實布農族語海端村是「 hitotowan 」意旨三面環山一方開口的地形(南橫台東端出口看得出來),音直譯「海多端」,後因聽起來音似「害多端」而將「多」字取掉,留下海端兩字,成為今日鄉名。栗松為原南橫「新武呂溪」布農族舊社名,其義不詳,溫泉 名稱因舊社而來。根據我的觀察下,栗松沿途的林相屬於海拔 1500 公尺左右的針闊葉林交接帶,仍以闊葉林為主,闊葉林主要仍以殼斗科,樟科為主,青剛櫟為優勢樹種,三五步皆可見到。林下底層諸如硃砂根,蕨類等等。針葉樹以台灣二葉松為主,極為普遍。特殊植物可以發現少數金線蓮(數量稀少,請勿動歪腦筋)為數不少之萬年松 ( 蕨類 ) 。山豬曾於該處發現美麗的「水臘娥」 ( 一陣子俗稱阿里山神蝶 ) ,撿拾過「山羌」屍體,偶而可見精靈般的「條紋松鼠」。河流中魚相極為單調,目視清澈河水從未發現魚蹤,除了水冷,養分不充足應該是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