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揹著背包行遍歐洲,自此愛上自助旅行的自在,證明自己可以當個苦旅背包客的感動至今清晰。

年紀漸長,旅行之於我,從征服一個個大城小鎮,變成只圖閒適深刻的定點之行~平淡、平凡、不必多所計畫,淡如生活。 旅行的美好,乃在晃盪之間,把幸福的片段存入心房、增添人生的厚度,乃在某時某刻,旅途中的記憶忽地如山嵐瞬間飄過,讓人感動而揚起嘴角。

 
 
   
 

我們生活在遺址上~史前博物館與卑南文化公園

有些地方,去過一次就不會再有驚喜,於是也不會想再去;然而有些地方卻像寶藏,讓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造訪,每次去都有不同的驚喜。

史前博物館就是這樣一個讓人期待的地方。對我而言,史前館也不只是單純的博物館而已。

我去史前館,多半是因為水舞。

白天的水舞著實平淡無奇,然而夜間的水舞打上燈光,配合 各種類型的音樂,水~在黑漆漆的夜裡變成主角,跳著繽紛的舞,很是美麗。

隨著水舞散場,史前館重回寧 靜。

這 時,最適合在兒童遊戲區盪鞦韆,跟孩子們搶玩遊戲設施。

這樣聽起來我變成了喧賓奪主的無賴成人,然而,這個遊樂場裡的無賴還不只我一個,大人與孩童在這裡有著一樣的視野高度,我們都變成了孩子,回到童稚的單純,只是想要開心的笑。

不知有多少次,同行的友人欣賞水舞時的眼裡,閃著驚嘆的光。水舞結束後,他們一個個變成小朋友,玩著滑軌,坐著木馬,盪著鞦韆;一眼望去,來遊玩的年輕人也總是自得其樂的笑著,活力十足的孩子們也在這裡嬉鬧玩耍,夜裡的史前館,總 是歡樂的。

我去史前館,為的是館內豐富而多元的展覽與活動。

除了常設展,每年有許多的特展,大大小小的活動,音樂會,挑個自己有興趣的參加,不必有壓力。

喜歡狗,所以去看狗年特展。家住楊傳廣家附近,想多了解亞洲鐵人,所以去看了「馬蘭三勇士」展。因為「科學的考古學」聽來很有趣,所以買了門票。因為想學藍染,所以去參加了簡易藍染的活動,還遇見學生家長,原來除了遊客,台東人也會充份利用史前館。

 

我去史前館,為的是想散步。

館旁的大草皮綠的發亮,視線所及是跟台東一樣放肆開闊的白雲與藍天,漂流木做的椅子是點綴。館後的花園隨處望去都像一副畫,因為建築師的巧思,而沒有建築物搶走自然風采的遺憾。

走到水迷宮去看看冒著煙的迷宮裡,那些穿梭在水柱牆間歡樂與開心尖叫著的臉,不知為什麼也會跟著開心起來。

偶爾抬頭看看天,看看花草樹木,聽聽流水聲,四周的原生種植物陪著散步的人,呼吸著海的氣息,太平洋吹來的風拂過臉頰,散步就是這樣迷人的享受啊!

 

行至史前館的觀景小山丘頂,遠眺太平洋與蜿蜒的山勢,俯瞰史前館,是視覺上的饗宴。偶爾會有火車經過,看著一列列車廂,這才想起要不是因為火車,也不會發現卑南遺址,要不是因為卑南遺址的眾多文物需要一個家,也不會有史前博物館的設立了。

原來,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人跟我們一樣在這塊土地上生活過,他們或許也跟我們一樣在這裡散步,在這裡嬉戲,在這裡遠眺太平洋,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卑南文化公園就是先人們的安身之所。

但走在青翠自然、草地與樹林環抱的卑南文化公園,任誰也不會查覺自己腳下也許有著無數的石板棺與史前人類的骨骸,也不會知道數千年前,曾有人在此活動、征戰、死去;誰也不會知道園區內的原生種植物,吸取了這片史前文化的養份而茁壯。

前往卑南文化公園的最好路線,就是順著路標到南王部落,也就是原住民歌手紀曉君與陳建年口中的故鄉:普悠瑪。如果只是走省道直達卑南文化公園,著實可惜,不如花點時間,繞行於普悠瑪部落的小巷弄中。

普悠瑪沒有什麼著名的景點,但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景才更讓人感動。像是在路上恣意追逐玩耍的童顏,像是牆角探出頭來的小花草,像是古樸的矮平房與黑瓦,又像是午后寧靜的空氣。

這些也許沒有人會注意的景象,其實就是部落的另類美感。

趕路的人是無福消受的。旅人們也無須趕路,因為平靜的卑南文化公園總是沈默的 站在 這裡,等待人們來訪。

來到卑南文化公園,就適合當個懶人。什麼也不要多想,只要放空,只要緩步慢行,只要張開雙手深呼吸。

我常帶著狗狗來,看他在綠地上奔跑,再到咖啡屋點杯咖啡,坐在戶外看看小徑上的遊客。休息之後,起身走到瞭望台,眺望台東市的全景:日光橋、那魯灣、鯉魚山、太平溪出海口與海另一端的綠島盡收眼底。

懷孕時,這裡是我的音樂廚房,或散步,或帶早餐來樹蔭下享用,各種鳥類的鳴唱就是最好的音樂了。我總是邊摸著肚子,邊告訴寶寶我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以後也要帶他來感受。

我不禁想,台東雖地處偏遠,也不似西部的蓬勃發展,但我忽然覺得台東人比西部其他許多人來的幸福,有多少縣市能像台東人樣擁有眾多的綠地,原始的山海?

史前館、卑南文化公園、鐵路步道,開車五分鐘就有海,十分鐘就能親近山,

身為台東人,真是與生俱來的福氣啊!在台東成長的孩子,童年一定都充滿回憶吧?幸好,我的孩子也能在台東製造快樂的童年回憶,留待以後回味。

我還喜歡在這裡,漫步在樹林間,聽聽五色鳥唱歌、聽綠繡眼吵架、聽樹鵲聊天。在這裡,鳥兒們過得很充實,到處都可以覓食或停留,樹蔭裡隨時可以歇腳。

園區的樹盡責的負責四季更迭的預告工作。

春天來了,苦楝樹的紫色小花佈滿樹梢,刺桐也紅著臉醒來報春。秋天到來,台灣欒樹便換上金黃色的新衣。冬天時,青楓與楓香的葉片轉紅。這些低海拔至中低海拔的植物總是敏感的感受到氣候的變化。

我還喜歡來跟公園裡的土地公打招呼,他為什麼會在這個國家級的公園裡呢?在這裡守著園區,每天看著遊客來來去去有多久?這樣與土地相依相偎有多久? 不過土地公一直沒有告訴我,只是慈祥的望著我。

他一定知道,土地與人、大自然的互動要有誠心才能感受,也一定知道歷史、文化與現代共存是可能的。

就像他守著這塊土地,就像他被保留在這裡、就像我們生活在遺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