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一種癮,沾染上了,就一輩子戒不掉。

於是,就化身為將旅行當成終生志業的文字工作者,在旅行與文字間,感受生命的溫度。

「一點小事就嘰嘰叫,台灣女生就是這樣龜龜毛毛!」鄭秋月手著插腰高聲嘟嚷著,讓第一次見到她的我,著實嚇了一大跳,心裡頭冒出「這是哪來的傢伙,怎麼這麼沒禮貌?」

 
 
 

認識鄭秋月,是在 9 年前,那時還在念書的我,在旅行社兼任領隊,帶著一群大學生前往綠島旅遊,一下船沒多久,正忙著引領遊客騎乘機車以利進行環島遊的當頭,一名女學生因小腿不慎碰到發燙的機車排氣管而紅腫發熱,還大聲的啜泣了起來。

還是菜鳥領隊的我,找不到人求助,在碼頭旁的開設雜貨店的鄭秋月,突然挺身而出,遞了冰塊與燙燒藥膏給我,嘴裡還不忘說著衛生所的所在地、燙燒的處理方式等教戰守則。愛美的女學生,顧不得疼痛,只擔心著會留下醜陋的疤痕,不願擦抹藥膏,只是持續的哭喊著。突地,鄭秋月搖搖頭念我們動作太慢、太「龜毛」,大聲的催促著女學生與我前往衛生所,還指揮與我接洽的業者,先帶其餘的學生前往下塌飯店休憩。

 

好不容易解決了燙傷事件,也完成了綠島遊的任務,回程那天,在碼頭等船的同時,我特地繞到鄭秋月的雜貨店道謝,沒想到她一見到我,就又扯開嗓門的笑著猛虧,「下次不要再這麼自目,管他學生有沒有哭,冰塊一敷就要捉著到衛生所……」,犀利又直接的言詞,著實讓我傻眼,只好自己乾笑兩聲化解窘境,摸摸鼻子自討沒趣的悄悄退場。

那次,雖非我第一次到綠島,卻是我第一次和鄭秋月有交集,也引發了我對「綠島人」的好奇。

   
   

綠島人的豪爽

爾後只要帶團到綠島,一下船經過鄭秋月的店門口,她總會丟來幾瓶飲料或礦泉水讓我解渴,雖然我從來沒和她有任何業務上的往來,對她的觀念也還停留在「罵我白目」的綠島人階段,她卻像是招呼老朋友般,一看我到綠島,就會不吝惜請我喝飲料,再用無遮掩的大嗓門,對著在場的人,笑著訴說我的「白目歷程」。

就在略帶戲謔的一來一往間,建立了我和鄭秋月的交情,在未以商業利益為前提下,鄭秋月的熱情,改變了我對她的既定印象,認定她的粗魯言語其實並無惡意,有的只是綠島人的表達方式,那是一種對每一位前往綠島遊客的另類關心法。

縱使她後來結束雜貨店的生意,開始轉為經營民宿、機車與浮潛等工作,身為領隊的我,因旅行社有固定的合作對象等限制,認識多年來,也一直沒有帶客人前往消費過。但鄭秋月對此並不在意,在閒暇時還會幫我帶客人夜遊綠島探訪梅花鹿,或者帶我在滿天星空下,和一群綠島朋友夜烤飛魚、大啜生啤酒。

漸漸的,我在鄭秋月的引薦下,認識了愈來愈多的綠島人,發現了原來綠島人普遍都擁有著樂天知命的特性,有著台灣本島居民少見的熱情,像是一旦認定你是值得深交的朋友,那麼就肯定會是一輩子的事;綠島人和朋友間的相處之道,就是不藏私、不計較;而綠島人不論男女老少,絕大多數都喜歡大口喝酒、大聲說話、大力嚼檳榔。

 

   
   

慢活才是過生活

豪爽的綠島人,奉「今朝有酒今朝醉」為圭臬,配上隨性、不在乎的特質,總給人不積極的錯覺,讓很多從都市前往綠島遊歷的旅人,常被綠島人的慢步調所激怒;也常誤以為綠島人的高分貝聲響,是不友善的舉動,殊不知這正是綠島人的慢活哲學,他們正用「最真實」的情緒,享受著生命。

到綠島旅遊,常會分不清楚誰在工作、誰在度假?因為習慣速度與效率的台灣人,即便是到了好山好水的恬靜綠島,還是不懂得放慢生活步調,有些人甚至帶著放大鏡檢視一切,短短的旅遊行程卻搞的像是視察大會,沒法放鬆融入當地的生活。但綠島人卻將工作視為生活的一部份,將每一位前來旅遊的客人當成朋友,帶著朋友一同進行他們每天都會做的事,像是泡溫泉、環島與浮潛等,他們樂在工作,也享受其中。

台灣人不懂綠島人看似無競爭力的生活方式,但綠島人其實也不能理解台灣人的過份拘謹。我所認識的綠島人,常在不經意中將本島居民劃分成台灣人,對他們而言,很多台灣人都載著面具生活著,像是朋友一起合買個東西,差個一、兩塊錢也要互相計較、分來分去,深怕被別人占了便宜,或被對方認為占他的便宜;台灣女生也受到很大的限制,每一個人總要減肥變瘦、輕聲細語,才叫嬌弱與溫柔。

   
   

最真的綠島美女

綠島人並不吃這一套!起碼,我所認識的鄭秋月與她姊姊鄭秋虹,就與許多台灣女生有著天壤之別。她們有著豪邁不做作的特質,不追求名牌、不刻意減重、不濃妝豔抹、不愛喝咖啡聊是非;她們堅持著寓工作於生活、寓生活於工作、秉持著辛勤工作、快樂享受的真諦。

我私底下偷偷稱呼兩人是綠島的女勇士,因為他們和同樣身為女生的我截然不同,鄭家兩姊妹都會自己拿板手修機車、有著專業救生員的執照,會帶領客人到汪洋大海中浮潛、會頂著烈日騎車在前頭,滔滔不絕的細數著他們從小玩到大的私房景點。

舉凡有旅人預訂遊程,參加套裝遊,只要踏入綠島的開始,他們便會協助規劃一系列的行程,乘著微風一同前往綠島著名的綠洲山莊、人權紀念園區、牛頭山、柚子湖、觀音洞、梅花鹿園區、哈巴狗與睡美人岩等;午後便換上防寒衣,到柴口、石朗等地體會浮潛看魚趣;入夜後夜遊探訪梅花鹿,在滿天星空下泡著朝日溫泉、哼唱著綠島小夜曲。他們把旅人都當朋友,引領朋友一同進入,她們最真實的璀璨生活。

在世俗眼光中的他們,或許不夠溫柔、不夠嬌弱,甚至上不了美女級的排行版;但他們認真工作、用心待人的純淨情感,散發著最令人動容的真摯氣息,教人忍不住想一訪再訪可愛的綠島,貼近開朗、無心機的綠島人。

綠島,顛覆了我對生活與工作的態度、對美女的刻板認知;現在的我,深信著,懂得慢活過生活的人,其實才是真的在享受生活;而不矯情、不做作的綠島女生,在我心中,其實才是最真的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