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海濱到山城

太平洋的風有一種魔力

攀上東海岸穿山越嶺 旋入小小的泰源幽谷

吹開了滿城檳榔花香

~在初秋的空氣裡 呼吸是唯一的記憶~
 
 
   

空氣是這趟旅程中最珍貴的一筆。從海濱到山城,八月底,柚子樹,檳榔樹,正輪流綻放花朵,一路上,風與花香,為空氣調配出不同的香氣。在這裡,思考只是累贅,就讓自己安安靜靜的,聆聽海風的歌唱在山谷間迴響。

 

撒哈拉沙漠 ~ 東海岸,金樽

旅程從東海岸的金樽沙灘開始。在東部頗富盛名的海岸風景線上,金樽算不上是個得寵的景點,從花蓮到台東的太平洋沿線,吸引觀光客駐足的壯麗的峽灣海岸實在太多了。不過我卻特別喜愛這片陸連島沙灘的細緻,也愛太平洋海潮在這片海灣的潮汐律動,綿延三公里長的柔軟沙灘,在遠處勾了一道美麗的弧線,輕輕柔柔的擁抱著海浪。

第一次來到這片海灣,是很早很早以前一個當地人帶我來的,他說 : 我帶你去看撒哈拉沙漠。幾年之後,我真的去了夢想已久的撒哈拉沙漠,然而,當我踏在遠方那片遼闊無際的沙漠上時,卻想念起這台灣東海岸這片小小的金樽沙灘。

東海岸以岩岸居多,像這樣細密的沙灘的確少見。但令人印象深刻的其實是沙灘後的那片峭壁山林,總讓人想起金庸小說中武林高手該出沒的地方。於是,夕陽西下,我在金樽海邊的咖啡店,想起了很多很多記憶裡的片段。

從海濱進入山城 ~小馬隧道

隔天,計畫從海濱以步行的方式進入泰源幽谷,因為不想錯過清晨山谷間涼爽的空氣,於是我起了個大早。進入泰源幽谷,有兩條路可選擇,一條是從新的東河大橋出海口的地方進入,一條則是從舊隧道口進入。

我選擇舊隧道的路線,古老的隧道兩端連接了海濱與山城兩個不同世界,是以前進入泰源幽谷的重要道路,昭和 7年 (1932年興建至今),長度約230公尺,完善的保存至今幾乎也沒怎麼整修過。幽暗的隧道長廊內有些泥濘,,慢慢地走著循著前方透進的亮光前進,感覺好像進入了時光隧道……,然後,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

   

泰源幽谷

是個靜謐的幽谷 ! 只是一個隧道的距離,卻已是截然不同的風景,清冷乾淨的空氣直衝鼻息,連綿的山脈綠滿了眼前的視線,我好喜歡山的味道。

泰源舊名《阿拉巴灣》意思是容易迷失的地方,想像早期還沒有產業道路的時代,走在這深邃的山谷之中,曲曲折折的山路,也許一不小心走岔路就回不了家了,數百年後的今天,走起來卻是那麼閒適自在。想起了吉本芭娜娜的一段話 : 我猜這個世界的任何地方,在人的世界和山的世界之間一定有道透明但清楚的界線。一旦闖入山的世界,山的規則就要取代人的規則了。

幽谷裡因為河流侵蝕的作用,有許多峭壁段崖及峽谷地形,而馬武庫溪就跟隨著山谷走向蜿蜒奔騰。清晨的幽谷深處,找不到行人,可是想到昆蟲,動物,蝴蝶,青蛙,蜻蜓還有好多好多的細小生物都跟我一樣,納入了山林的一部分,就感覺安心。

 

登仙峽谷 ~ 山猴群的秘密基地

步行約 40分鐘之後,一座紅色的橋墩搶眼的出現在翠綠的山谷間。這裡就是登仙橋。紅色的新橋與綠色的舊橋同時並存。 在這兩座橋之前的第一代橋樑則是一座吊橋。登仙峽谷兩旁的陡峭山壁就是台灣彌猴的秘密基地。

原本山谷裡的猴群都是在傍晚才成群結隊的在山壁出現,可是自從這幾年,這裡立了告示牌變成 ”特定景點”之後,老實說,就一點也不秘密了。成群的觀光客開始一批批出現,帶來的香蕉,花生,水果讓這裡的猴子再也不需覓食。只要見到有人群帶食物來,不分白天黃昏都會從山壁下來取食,讓人拍照。就像現在是早上8: 30的光景,還是有三兩成群的猴子結伴在路上晃盪,一點也不怕人。感覺有些老成的”職業化”,山猴的靈性卻少了些。

 

時光封存的小城 ~泰源

泰源幽谷的盡頭就是泰源盆地的入口,泰源村落,山谷環繞,一個彷彿被時光封存的小城。 因為盆地坡度的關係,村裡的房子與街道分別蓋在不同高度的地層上。逛泰源村時,就很像從一樓爬到二樓,逛了二樓再迴旋逛到三樓去。

 

阿媽的花園蔬菜湯

中午,阿嬤熬了一鍋溫暖繽紛的蔬菜湯,大塊紅蘿蔔 +牛篣+玉米+排骨,自然田園風,湯頭一級棒。陽光照進小廚房,風過樹梢的婆娑聲響隨之而來, 窗外望去是阿嬤的一席小菜圃,這裡種菜送菜已是一種生活方式。

清明時,光是院子的兩株桑椹樹,就讓阿嬤有的忙了。採桑椹,釀醋,蜜餞,桑椹酒…

 

倫西亞橘 ~飄洋過海來台灣

爺爺的果園,則是從早年開始,種植木瓜,百香果,柑橘,西施柚,大白柚到這幾年的瓦倫西亞橘。因為土壤和雨水適宜,西班牙品種全台灣也只有這裡適合種植,比起香吉士,瓦倫西亞橘果肉細嫩,味道濃郁,果汁酸酸甜甜。冰過之後切開,光是看到黃澄澄的果肉,全身細胞精神都開始振奮。每年春天收成時,爺爺總要寄給每個孫子一人一大箱。產量不多,市面上較少見。

果園裡還有兩座很大的巨石,那是 傳說中的南島遺跡 ,有一年,幾個台大人類學者來拜訪,說要研究這兩塊巨石。後來才知道 早年臨近『Hoak』社的阿美族人在天旱時,會圍繞這一對巨石灑水舉行求雨的儀式,巨石就是古代阿美族人的崇拜物。其中一塊巨石後來被偷挖走了,如今不知下落何方。另一塊仍佇立在山谷,守護著這片土地。

 

說說泰源人

對面住著的一對年輕夫婦,男的在泰源當警察,女的是泰源國中的老師。聊天中,他們告訴我,泰源國中國小的棒球隊表現頗佳 ….有空可以到山上的小學看他們練習。..

小村莊裡有一個只會說山地話的老頭目,阿美族人,每年 7 8月的時候,就是他帶領族人熱熱鬧的舉行豐年祭….。

樓下麵攤 6歲小妹說要帶我參觀她的幼稚園。我於是回報他使用滑鼠的交換條件,在她認真的眼神,與開心的笑容裡,我感覺到資訊交流也是有的單純溫度。

關於這裡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