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近四十不惑年紀的「壯年人」,喜歡交朋友,喜歡遊山玩水,喜歡拍照,喜歡收集各地風景名勝、展覽活動的戳記,喜歡用簡單且隨性的方式旅行。覺得台灣的每一處所在都值得花些時間、慢慢地、深入地去走訪體驗。

 
 
   
   
   

曾見過一句話:「群山萬壑中,路的定義與平地不同!」我想,早年由蘇澳往花蓮,連接兩地依山傍海雕鑿而出的蘇花古道亦是如此吧!

現今所說的蘇花古道指的是兩部份,一是清代羅大春率兵所開鑿,所謂的「後山北路」,主要做為旅人徒步往來使用。這條路依山勢開闢,路幅較窄,常陡上陡下,部份路段鋪有石階,基本上就是一條經過整理的山徑,後來在日據時代被作為警用道路,有一些當時的電線桿留存至今,沿線也有駐在所。另一則是日據時代開建的自動車道,即「臨海道」,較為平整寬闊,水平地沿著等高線而行,有名的清水斷崖段道路亦是當時所開闢。

蘇花古道中的石硿仔步道段,是清同治十三年( 1874 )所開鑿的北路中最南的一段山徑,在現今的崇德隧道南口之後就直下至海岸邊,沿海岸南行到花蓮,當時因趕工之故,只要是能走的地方(像海灘、河口沙地)便直接走過,並沒有特別的工程施作,所以古道下到海岸之後就無明顯路基保留下來。

我從崇德隧道的南口旁上攀進入古道北探,一開始坡度很陡,又有碎石,若非有前人所綁的繩索,那這一小段十多公尺的路可就會讓人放棄了。拉繩而上又有一小關卡──約 1 米 多高的水泥牆台。翻上去後此時已在隧道口斜上方,蘇花公路上呼嘯衝來的車輛從遠而近在腳下沒入隧道中,或者忽而從裡面冒出車子來揚長而去。

   

步道約二尺多寬,走來像是一般的山路,因為乍看之下沒有什麼古道的遺跡。唯一可辨認的證據是路途中一立於步道旁被整齊鋸成半截的深咖啡色木幹,原來是舊時的電線桿,這電線桿是從日本運來的柳杉,因為泡過柏油,因此不易腐爛。在樹林中踩著鬆動的碎石走去不久遇一叉路,往右邊前進,「之」字上行,約 10 分鐘後即到達佈滿大小石塊的第一崩塌地,面積接近一個籃球場大,稱為 Dada ,也就是休息站的意思。此處展望良好,崇德平原海岸彎曲的弧線從腳下延伸到南方的立霧溪口,海水分成乳灰、淺藍、深藍幾種顏色向外面鋪展,還可看到不遠處海上的定置漁網。

 


定置漁網呈蝦子形結構,分垣網(導魚入網用)、圍網、籠網。每個定置漁網造價約千萬元,每天分兩次收取漁獲,魚群多時中午還會加收一次。不過這樣的捕魚方式最怕的是颱風,碰到那樣的天候若沒收網,那整組漁網大概就毀了,可是把網收上岸一次卻又耗資不菲,兩難吧!

接著上行穿入樹林間,十幾分鐘的腳程來到一個乾溪溝,再行十餘分鐘到達水源地(海拔約 240 公尺 ),上有一小型瀑布,溪流水量雖然不大,但水質清澈,終年有水,有民眾接了水管下去使用,所以一路走來也一直都有黑色的水管伴隨到此地。

離開水源地時要轉向下方才再接上古道。約五分鐘後在古道左側幾公尺的上方可見到一小段石頭堆疊成的駁坎躲在稀疏的林後,高約齊胸,其上的平台立有三支電線桿,呈「品」字形的三角排列,旁邊還有幾株俗稱「猴不爬」的九芎。桿上留有當時的礙子與電線,另有幾個礙子散落在地上,上頭印有藍色鴿子圖及外有圓圈的「忠」字,應是日據時期所留下的。通過第二乾溪溝,再走約十來分鐘,在古道右側又立有兩支電線桿,還有藍色的牌子釘在桿身上方。此「 H 」形排列的電線桿,跟先前的「品」字形電線桿其功能同是面臨改變方向轉折時加強結構及支撐。

之後到達第二崩塌地(臨海崩石坡,海拔約 310 公尺 ),面積相當大,約為第一崩塌地的五、六倍,遍佈許多灰色石塊,從半山腰迤衍而下,極為壯觀。往南望去立霧溪口依舊可見,往北則見陡峭的山勢斷崖如屏障般硬生生地把太平洋給擋了下來,激昂的浪花打得岸邊一圈雪白。

這段石硿仔步道可以走到匯德隧道口,但從臨海崩石坡繼續前行,後段的路況不佳,遂於此折返。

   
   

走了段蘇花古道的山徑,接下來驅車北行前往和中一探附近的蘇花公路舊路,也就是早年的臨海道。

臨海道為日據時代日人所闢建,分為步行路及車行路,車行路自昭和二年( 1927 )施工,歷經五年於昭和七年( 1932 )完工通車,從蘇澳至花蓮,全長 121 公里 ,當時共有 11 座隧道,和中臨海道段的隧道有 5 座,大約是在現在的和平隧道外側,但不完全相同,因其中有些已崩塌,或在台灣光復後另鑿有新隧道。

從已廢校的和平國小和中分校旁的道路來到北迴鐵路和平隧道的北口,跨越鐵道沿山邊而行,兩旁草木蓊鬱,直接就進入了臨海道。地面上有兩道「水泥軌道板」構成的水泥路面,因為一般泥土路車子行走其上,車輪長期輾壓路面後會形成溝痕,致使後來車輛不易通行,這水泥軌道板就是為了讓車輛順利通行避免輾壓的設計。水泥軌道板寬 3 尺,中間及兩旁各有 2 尺的土面,路面總計 12 尺寬。



   
   

不久來到第一個隧道口,回頭北望可看到海岸邊和平水泥廠區的高聳煙囪及銀灰色半圓形屋頂。路旁立有「臺 9  隧 4 」的小石碑,隧道上方刻著「中華民國三十九年四月 和平隧道 譚嶽泉題」,此為光復後所闢的 S 形隧道。穿過隧道,路面已被上方崩塌的土石給覆蓋,還長了不少雜草,只剩一道釣客走出的路徑。第二個隧道在進入約 10 公尺 後分岔,左邊是日據時期的舊道,較低矮,洞口外的路面已崩落,所以當年的公路局才又開了另一隧道鑽山而行,長度百來公尺,高度也較高,橫剖面有些接近長方形。第三個隧道中有一些大石塊落於路面,幾乎把隧道底部給蓋滿了。出了隧道口,風從後方灌出,風勢極為強勁。第三、第四個隧道間的路基邊緣已有些坍落,而第四個隧道口也有一大石塊擋著。第五個隧道,只剩大約 兩公尺 長,不太像隧道,反而像個遮涼的石棚,以前被稱為「象鼻隧道」。再過去的臨海道已長滿雜草,但路基依然清晰可見,像在山腰水平的嵌著一條綠線,向南方的石硿仔延伸過去。這段臨海道一路走來景致愈來愈美,崖下的海浪不斷使力地拍擊著,偶而瞬間還會出現美麗的虹彩,甚至浪花大些時激起的水氣會乘風翻飛至路面上來,海浪拍岸時隆隆的驚人聲勢更是不絕於耳,伴著呼嘯的風聲,成為氣勢萬千、鏗鏘有力的大自然奏鳴曲。

 
 

過往的一切我們來不及參與,而能在今日花上幾個小時重新探訪舊時的交通要道,走在兩個時期的古道上,感受前人篳路藍縷在山壁上鑿洞開路的艱辛,頂著亙古不變的驕陽,循著歷史的軌跡,一點一點在自己的腦海中拼湊過去的景象,很多的感動便不斷翻湧而出。

現在的蘇花公路是愈變愈寬,隧道愈來愈長,行車速度也愈來愈快,交通更便捷了,但很多美景包含歷史遺跡就這樣被忽略。蘇花古道並不是很難到達的,倘若在旅遊行程中能留點時間停下腳步看看,走進古道探訪,給自己一個時空交錯的機會,順便觀察大自然的豐富生態,該也是一種難得的經驗與享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