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旅遊重度成癮,平常在市區大街小巷遊蕩,喜歡騎車進入小小未知的巷道內,進 行屬於個人的美食探險與景點挖掘。 每個月至少遠行一趟,拜訪知名或不知名的景點,和路邊的野花談心,與枝頭的鳥 兒照面。每一年都要遠離海島,享受異國的風土人情,儲蓄路途中相遇的所有感動 ,好面對五惡濁世。 不管去哪都要「悠閒至上」,才是特選蘋果。

 
 
   
   

曾經,對我而言,屏東很遠,那裡屬於「日出的國度」,而我所在的高雄市屬於「日落的國度」,兩者距離有「一天」這麼遠,再加上好長一段時間,不知甚麼緣故,一直抱持「屏東=墾丁」的錯誤印象,因此, 從來不曾想過屏東還有其他好玩的地方,現在回想,還真是汗顏!

幾年前,有個機會跟朋友到屏東漫遊半天,才發現屏東其實離高雄很近(從市區到屏東市,省道開車只需半小時)。就算到台灣五嶽之一的北大武山山腳,從高雄出發,也只是一個小時即可以抵達。

原來,屏東不遠,而山就在這麼近的地方!

是呀!山就在這麼近的地方。在那之後,我才發現,只要空氣夠好(比如下雨過後),只要夠早(比方喝酒一整晚直到清晨),從高雄往東邊看,就會看到大武山。尤其下雨過後,漂亮的稜線清晰可見,運氣好,甚至還能見著太平洋水氣聚集而成的雲瀑。大武山的美,看了就會想去,去時或許未必登上以夕陽與雲海聞名的北大武山山頂,對我來說,僅僅只在山腳下的排灣族部落悠哉遊蕩,就已經夠醉人。因此,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興起去走走的想望,去了回來更想再去,中了「太武山毒」,就像中了每年會想回墾丁賞鷹的「鷹毒」一樣,都是終生難解。

大武山山腳,有一條美麗的公路,自我第一次造訪就再也忘不了,這條公路俗稱沿山公路(地圖上註明為 185 縣道),沿山公路北端起點在大津,南端在枋寮,全長約 69 公里 ,一般通常以三地門為中界,以北稱北段,以南為南段。整條沿山公路即沿著大武山的山腳蜿蜒,因此而擁有雙重景觀:一邊是遠近姿態不同的山景,另一邊平原,則種有各種行道樹與隨時節更替的農作物,形成道路每段風景不盡相同的情形,繽紛熱鬧,無怪乎有人讚稱沿山是西部平地最美的公路。沿山公路北段的風景點較為著名,如三地門、賽嘉航空公園、大津瀑布等,相較之下,南段景點的名聲沒這麼響亮,卻是我更喜歡在此漫遊的地帶。

   

 

通常我是由萬金附近轉入沿山公路,再一路往南方行進。雙線道的筆直公路上,常常遇不上其他車輛,美景像是個人的私密花園,徜徉其中有種獨享的快樂。南段公路主要經過居民以排灣族為主的泰武鄉與來義鄉,隨時有小路叉進附近部落,這段路上,每個部落各自擁有風格殊異的雕塑或雕刻品,好像對來人訴說各自特色,進入部落,我們則常常遇上風格強烈的排灣族建築(如教堂、住宅)而發出驚嘆。我也喜歡拜訪部落的小學,每座各有各自的婉約,玲瓏而有趣。不管如何,一番亂走漫遊,只要往西邊的方向回頭,就可以輕易再回到沿山公路上,迷路失途完全不用費心,只要小心景色迷人導致汽油不夠。

說到國小,每次我總要造訪的是平和村(比悠瑪)的武潭國小平和分校(以下簡稱平和分校),第一次來這完全是趟「意外的旅程」。那次我原本是參加一個在新港舉辦的研習營隊,可惜聽了兩天課程,主講者的重點卻都放在政治意識,讓我跟旁邊兩位來自彰基的醫生與護士覺得無趣。初次見面的三個女生決定蹺掉剩下兩天的課,一路就殺到關子嶺泡溫泉,第二天則在護士的建議下來到這裡。護士是附近美和護專畢業的學生,平和村是他念書時常來帶活動的村落,而我不但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更第一次見到這片超美的吉貝木棉林。這上百棵於日治末期( 1942 年)就由南美引進的吉貝木棉,早已形成粗壯的板根,六十年樹齡的他們讓整個校園宛若一座黑森林。護士告訴我們,在那個政府撥經費替全國學校運動場「升級」的年代,平和分校拒絕砍掉任何一顆吉貝木棉,換取高級的跑道,所以他們的操場不是我們常見的紅色跑道,而是一大片完整的綠草地,這真是我見過最美的國小了。可惜的是, 2002 年時才剛幫木棉爺爺過完六十歲生日的平和國小,卻在 2003 年被杜鵑颱風重創,全部僅剩二十多棵,這也是為何現在校園中會看到一大段橫臥殘木的原因。為了回復以往的美景,平和分校與部落積極復育吉貝木棉,有趣的是,殘木正巧成為最佳的位置,坐在上面,一方面可欣賞老樹的板根與新木的生命力;另一方面,若望向山中,還不時看到大冠鷲山頂盤旋。吉貝木棉不是在四五月開紅花,而是在一月時開小白花,四五月就結果。所以如果是在六七月果實成熟後來,就可遇上木棉的白色棉絮,灑落在綠色的草地上,彷若「夏日雪景」,感覺非常夢幻與浪漫。那時護士還說,當年他們都會撿拾棉絮回家做枕頭,睡起來相當舒服。從那之後,每年我都一定要來這裡走走看看,跟木棉爺爺打打招呼,也替小木棉加油,只是這裡蚊子不少,來時一定要做好防蚊的準備。

 

   
   

 

從平和村出來回到沿山公路後往南走,可以到達來義鄉。來義鄉的古樓村,比其他部落熱鬧許多,不但有公車停靠,還有 7-11 。這裡最吸引我的是古樓村的意象公園,將古樓村的祭典以雕塑呈現,並以文字配上雕刻圖案說明祭典,讓人在此便可瞭解與感受排灣族祭典的魅力。公園上方的刺球場就是「來義古樓村古道」的入口,此古道可前往紫蝶谷與喜樂發發吾社區,這條古道剛於 2006 年年底重新整理出來,非常適合健行。

而在附近的喜樂發發吾社區,是一個精巧的排灣族部落。「喜樂發發吾」在排灣語中代表「蓄勢待發」之意,因為這個社區正好位於攀登北大武古道的起點,在此之後會一路向上,而有了這個可愛的名字。不過喜樂發發吾也曾經有過「不喜樂」的時期,人口外流、土地被垃圾傾到,還好這幾年善用社區內的自然與人文資源,先將荒廢的古道整理出來,並在入口處蓋有「喜樂發發森林公園」;之後,利用社區濕地,積極復育黃蝶與螢火蟲,讓每年的五、六月與九月都會有黃蝶漫天飛舞的美景。在社區的天主堂前美麗的水道,則是已有 80 年以上歷史的「二峰圳」。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為避免林邊溪造成水患,也為提供附近蔗田水源,在台糖株式會社的工程師鳥居信平的規劃下,建立起不需動力的集水廊「二峰圳」,灌溉之今。集水廊因主體在地下,除了林邊溪附近有部分階梯結構,形成戲水區外,社區內在天主堂附近設有親水區,並於 2005 年在文建會的協助下,建立「水資源紀念館」,讓人認識這座以生態工法建築的地下水庫。這些努力讓喜樂發發吾於 2006 年榮獲第十四屆全國環境保護模範社區的肯定,是個讓人來過就會愛上的可愛部落。

 

   
   

在經過古樓村後,行經丹林大橋左轉,沿著林邊溪往山的方向前進,會經過有不少小吃店的丹林村第五鄰,但我被一棟以白色建築為主的「夢幻部落」所吸引。這是一間建在河岸邊的原住民餐廳,設計者將其隔成四個半開放空間,牆上繪有四種不同風格的原住民圖案,小小的院子植滿姑婆芋與蕨類,讓非常具有 PUB 風格的空間與溪床山林融為一體。只可惜我來的時候,不是主人會在的太陽 10 點與月亮 10 點之間,不然肯定要進去嚐嚐。

從這裡繼續沿路前進的話,則可到丹林瀑布、丹林吊橋與來義大峽谷等知名景點,那天我們選擇經過來義大橋,回到林邊溪右岸(北邊),探訪義林村的大後部落。過橋後都是單線道,因幾乎沒有其他人車,會讓人有走錯路的恐懼,卻也有小小的探險樂趣。沿途時而經過迷你的綠色隧道,時而遇見不同的農產景觀。那天剛巧遇到大後部落的老人們在整田種鳳梨(年輕人都到平地了),他們說以前種的芒果產量太多,賣得不好,才把芒果樹砍了,改種鳳梨。看著都超過半百的他們,辛苦的在烈陽下,先鋪上挖好小洞的黑色塑膠條,再一杵一杵地挖洞,種入一根兩塊的鳳梨小苗,而呈現在黑色塑膠袋下的土地,都是破碎的頁岩而不是泥土。說真的,很心疼辛勞的他們,但這些可愛的老人家們反倒是一直擔心我們站在烈陽下會曬傷,要我們躲到陰影下…感動之餘,也真希望台灣的農業主管單位能夠整體規劃,讓產銷不至於失衡。

從大後再經過更蜿蜒的山路,可以來到泰武村,泰武國小就在路旁。好友一看到他們學校的景色,就說這裡不能要學生在外面罰站,一抬眼就是北大武山,根本是種享受而非處罰。這間在北大武山下的學校,在 Camake (朱曉民)老師的努力下,灌製了一張入圍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流行音樂專輯:《唱一首好聽的歌》,並成立合唱團,以傳承排灣族的古謠。若有機會在此聽見他們的演唱,想必會是個美妙的經驗。進入泰武村後,會看到遷村三十年紀念碑,為紀念 1961 年遷村到此地的歷史。泰武村曾兩次因為農產不足與交通不便而遷村,還好大後部落、佳平村與武潭村都有道路可以進入。只是全部依山勢而建的泰武村,村內地勢陡斜,來訪時一定要記得確認車況。

 

   
   

原住民部落中通常都會有幾間小吃店,可提供餐飲。在泰武鄉比較知名的餐廳便屬逍遙山莊與大武山休閒農場。大武山休閒農場是由一對退休的原住民夫妻所經營,農場提供住宿、露營等。而逍遙山莊則是許多登山客與自行車的車友所熟知的辨識點,要到北大武登山口一定會經過這裡,所以如果不知道要如何到達登山口或者泰武村的人,只要從沿山公路開始,跟著逍遙山莊的指示牌,就一定可以到達。山莊主人住在屏東市,每天都開車到這來,但最好還是先打電話預約。山莊主人手藝不錯,人也相當熱心,我自己騎車晃到這來的那次,他幫我炒了一盤好吃的炒飯,還一定要我帶著他的名片,如果遇上什麼問題都可以打電話找他幫忙,讓我非常感動。此外,逍遙山莊擁有絕佳的視野,可以看到整個屏東平原,天氣好時更可遠眺高雄市與小琉球,看著腳下的萬里紅塵,自己是身在山林美景中,實在逍遙無比。

沿山公路還有許多各具特色的小村落,沿途經過的溪流多半水源豐沛,水質清澈,非常適合在炎炎夏日來此消暑。不過下午常會下大雷雨,造訪時間以早上為佳,若要戲水,最好到有人經營的場地,如萬安親水公園、大後的露營區、來義的露營區,比較安全。

山,真的就在這麼近的地方,來過就會知道,為何我這麼容易就中毒,而且不會想要解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