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學無術,曾擔任電視節目企畫編劇、教師及媒體編輯,以文字維持生計。將生命與生活當成一種旅行,過著沒有次序就是次序的日子。在島國趴趴走,熱愛自助前往外星人可能遊歷過的國家。咸信能夠一直旅行是最大的幸福。

註:照片是於波隆納與街頭藝人合影

 
 
   
   

烏來,向來就有「大台北的後花園」之稱。兩年以前,我並未去過那個地方,泡湯、櫻花季以及雲仙樂園(纜車)構成了腦海裡粗淺的印象,後來,因為工作的需要頻繁出入,這才發現此鄉的文化非常多元、具有深度,走一趟,滿足的不止於感官和口腹的慾望,還有幾近滿漢全席般豐盛的泰雅與台車的文化饗宴。

   
   

風韻猶存的烏來老街

一般人對烏來的瞭解,大概就是烏來老街延伸到雲仙樂園這塊熱鬧非凡的「風景區」,其實,這個臺北縣最南端、面積最大的山中小鄉還包含了烏來、忠治、信賢和福山四個村落。全鄉境內望眼都是森林、飛瀑、斷?,可以說是登山或健行者的大自然遊樂園。

記得第一次踏上烏來老街時,雜亂不堪的店家四處林立,仿如蜘蛛絲的溫泉旅館管線也佈滿了青山綠水之中,厚重的商業塵埃與消費文化,讓我興起拒絕再度光臨的念頭,然而因為參與該地的調查工作,在瞭解烏來老街的歷史之後,不但消滅了這個想法,每回親臨老街,就有產生截然不同的嶄新感受。

譬如從老街上烏來綜合活動中心旁的水泥階梯走下去,就會發現兩棟充滿歲月滄桑氣息的日式宿舍,據說在日本時代,烏來是所謂的「蕃地管制區」,除了泰雅族原住民以外,一般人並無法輕易進出,至於閩、客等其他族群則是因應煉製樟腦及興建烏來發電廠而進入烏來,並且開闢了烏來老街,建造了宿舍聚落。這兩棟僅存的日式宿舍就是樟腦局的舊宿舍,而目前定居於老街上的烏來人,泰半都是製腦與烏來發電廠工作人員的後代子孫。

老街,有老街的歷史與風情,製腦和烏來發電廠的痕跡卻隨著觀光化而愈來愈淡薄了。走在石板路上,在溫泉鄉泡湯氤氳騰起的行腳中,舉目望去,確是反

照著泰雅聚落的原民文化,作為泰雅人主食的小米已經變成了烤架上麻糬,離開烏來就不容易吃到炒珠蔥,或者是以山豬、苦花魚做成的山產佳餚,用桃、梅、李等果類釀製的酒醋,的確令人垂涎三尺。

不過,這些店家雖然反映了一些泰雅文化聚落的光影,卻只是為了招攬觀光客的商業目的。泰雅文化何處尋?除了泰雅,烏來還有什麼文化值得尋訪?在我深入瞭解了烏來台車的歷史之後,方才知道原來目前作為載客營運的輕便軌道,也埋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遺跡處處的台車原鄉

走過烏來老街,通過攬勝大橋,就會看到烏來台車的入口意象。一般來說遊客通常祇是將搭台車視為旅遊的行程之一,並不知道短短的 一點六公里 台車軌道,其實是一九二八年日本財團三井合名會社為了搬運砍伐下來林木和伐木器具而興建的,那時,從新店到福山整個山區都鋪滿了台車軌道,可惜的是公路開通以後,就都被拆光了,只剩下目前在營運的這一段。

據說早先烏來台車都是用人力來推,需要大量的台車工人,所以搭乘烏來台車時,你不妨注意軌道旁的「車寮坪」。那些高低錯落、依著山勢坡度而建的小平房簡直活像烏來的「小九份」,有興趣爬上階梯或曲徑繞一繞,細心一點,還會發現花架、小型鐵塔都是用枕木或鐵軌作為支撐,更有趣的是這些台車人家還會用鐵軌軌條來壓住小平房的屋頂,以防止颱風來襲時屋頂不會被風吹走,據說更慎重一點的還會用鐵線綁住台車車輪,使之從屋簷懸落,使得小平房更加牢固。在這個聚落裡也有一條黑漆漆的僅供一人通行的小洞路,這種曲徑,台車人家稱為「洗澡路」,也就是沿著這個小徑走出來到情人步道,就可以到南勢溪裡泡野溪溫泉。


如果你想親眼看一看烏來舊台路的模樣,可以在通過攬勝橋之後往右手邊的馬路走下去,就會遇到加九寮步道的入口往忠治部落的加九寮步道與昔日舊台車路有頗多重疊,踩在棧道上,沿路大樹成蔭,令人心曠神怡,在半途中還會遇到供運材人力台車通過的舊隧道,以及加九寮的台車工人舊宿舍,而步道終點的紅河谷,剛好位在南勢溪與加九寮溪的交界,昔日素以「柿子紅了,毛蟹來了」而聞名。在河谷上面,還可以看見一座高聳於溪谷之上、被洪水沖毀的舊橋墩,在人力台車的時代,台車就是從這麼高的橋樑上通過,真是非常恐怖而險峻。

烏來,並不止是一個泰雅文化部落,還是人力台車的原鄉。因為觀光業的興盛,一般遊客大多不甚瞭解它的文化面貌,實在非常可惜。

   
   


從泰雅博物館到台車博物館

在烏來,除了泡湯、賞櫻、搭台車和纜車,以及品嚐美食以外,以「泰雅」與「台車」為主題的文化旅遊方式,應該也會慢慢變成一股新趨勢。

位於烏來老街上的「台北縣烏來泰雅民族博物館」(簡稱烏來泰雅博物館)於前年( 2005 ) 9 月正式開館 。在過去烏來雖然以泰雅聞名,但是目前 入籍的漢人數已經多於原住民,近年來以溫泉為核心的觀光產業高度發展,遊客人數逐年提昇,然而獲利的卻是相關餐飲住宿與溫泉業者,泡湯的高級霓虹燈高懸,泰雅原住民卻依然住在簡陋的鐵皮屋裡。所幸以泰雅原住民為主體的博物館,以影像科技、魔幻劇場及模型展示的方式,鉅細靡遺的介紹了泰雅原住民的建築、飲食、祭典、樂器、祖靈信仰等文化知識,同時在現場還有泰雅婆婆展示可能失傳的泰雅編織,在一片濃厚的商業氣息中,烏來泰雅博物館的存在至少引導了遊客對烏來泰雅的理解與尊重。

繼烏來泰雅博物館之後,以原烏來台車瀑布站候車室改裝而成的「烏來台車博物館」也在前年( 2006 )春天完成主體工程,雖然尚屬籌備期,但是可以預期的是它將與烏來泰雅博物館並列為旅人不可不去的文化景點。

   
   


在烏來台車博物館還未正是開館營運之前,如果前往烏來,不妨到酋長文化村欣賞一下泰雅原住民的傳統歌舞表演。相傳泰雅原民歌舞表演創始於

烏來泰雅望族之一的周家么女 周麗梅 小姐,約一九五○年代,她捨棄了台灣大學附屬醫院護士的工作,與就讀於台灣大學森林系的漢人青年邱志行結婚,因為兩個人都非常喜愛大自然,發現烏來的遊仙峽溪谷裡有一大片岩磐,清澈的南勢溪正從岩壁下緩緩流過,風景優美而幽靜,於是便召募了幾個泰雅女孩,教她們跳舞表演,並命名為「清流園」,而今在情人步道的中段,都還可以發現為他們設置的紀念碑石。

走訪烏來,身疲腳酸總是免不了的。記憶中,情人步道的端點,也就是快靠近攬勝橋頭的商店街中,有一家返鄉青年所開設的藍諾烘焙坊,那是我們在烏來最喜歡的咖啡屋,聽聽年輕老闆訴說烏來的故事,想必也是烏來遊的收穫與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