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期離國,成年歸國,結婚、外商公司上班、很雅癖、很都會。戴著外國人的眼鏡,看著自己出生的國家。哇!〝Tropical Island〞,跟看泰國沒兩樣。老公到東部發展,熬了一年,還是讓他牽著手來花蓮定居,混日子,混出兩個小子跟在屁股後。看著老大功課造句:「我一點也不自由。」才發現中計的其實是我。為時已晚,生活觸角已經伸的更廣更深;漸進的與花蓮的土地一起呼吸。開始為這兒的自然讚嘆、為這塊美麗的土地受到威脅時請命、為弱勢團體擔憂、認識好多捨不得遺棄的有趣人。終於變成了花蓮人,也把外國人的眼鏡拿下來,發現了自己血液的濃稠度。

 
 
 

天藍、 山翠、 秋天的雲好高, 從花蓮市沿著中央山脈往奇美部落的方向 ,心情很度假。因為約了人所以走縱谷台九線, 沒有時間壓力的話,就會選擇由花蓮大橋進入193公路 ,沿著海岸山脈的山腰一路往南,到瑞穗接上往奇美的花64公路。陪伴一路的是縱谷平原,眼睛盡處則是中央山脈,不禁想到有著這樣的說法: 如果由著神山圍護著,那麼人們的生活一定是安泰的,諸神護佑,群山守衛的地方是最美麗的國土 …花蓮就是群山圍護的地方。

帶著早餐,轉進光復馬太鞍溼地,在溼地旁坐下,一邊啜著咖啡,一邊看著溪裡的魚蝦,彷彿才真正的甦醒,來到瑞穗開始注意往奇美的瑞港公路,輪胎一滑進編號64號的花蓮縣縣道,踩油門的腳 ,不自覺的放輕,讓輪胎的滾動,維持在30到40之間。一路上情不自禁的驚呼,只見陽光灑落在整個山頭和溪谷,光線跳耀在樹葉的隙縫中,沒有戲劇性的視覺效果,大自然雖是主題卻成為一個安靜的背景,帶著一種讓人想跟著唱和的輕鬆。

一路彎彎曲曲的爬坡,來到被群山守護的奇美國小,悄悄的進到校園,在山谷裡的小操場散步,聽著小朋友的讀書聲,不知道小朋友會不會常在這美麗的環境中,忘了上課鐘聲而遲到。不打擾的回到車上,隨著上坡和下坡,心中漸漸的期待,第一次見面的奇美部落,傳說中的世外桃源。

果然如我想像,村崗環繞,梯田泉水潺潺的部落,安安靜靜的,連蟲鳴鳥叫都清脆無礙。日據時代稱為『奇密社』的奇美村,是阿美族文化的發源地,因當地『海金沙』的野草繁茂,阿美族語稱之為『奇密』,屬藤本植物的海金沙質地堅韌,似乎也表示著奇美部落的生命有如樹藤般堅韌。在花蓮很容易看見台灣多元文化和自然生態的豐富,感受到自己跟這塊土地的連結,甚至有那麼一點點的驕傲。

坐在部落新建茅草屋的屋簷下,等著嫁到部落的明季,只見有人勤快的把茅草鋪平曬乾,準備幫茅草屋的屋頂換上新草。對外交通的不便讓進來部落的資源相對不易,但也同時緩化了奇美部落傳統文化的流失,兩間新蓋的茅草屋說明了長老們對傳統文化留存的決心,同時成了部落的新凝聚力。

屋外的廣場是每年夏天收成之後,部落族人舉辦『豐年祭』的地點,在外地的族人會一一趕回來參加這個『感謝祖靈的祭典』。祭典儀式以建立男子的年齡階層制度為主,涵蓋了生活禮儀、歌謠、舞蹈的訓練,也將部落的政治、文化、道德倫理融合在儀式裡,代代傳承。在花蓮多年接觸原住民,參與了幾次的豐年祭,卻是在今年我才了解那神聖與意義啊,不是外來人可以了解的,而這份不了解,當然也常常成了無知的冒犯。

我問部落的人,過來的途中怎沒見著「將軍石」,原來上次颱風挾帶的泥沙把大石給掩蓋了,聽說這表示要淹水的,如果整個石頭裸露則要旱災的。實在是太喜歡總是帶著靦腆笑容的族人,於是欣然接受邀約一起在茅草屋內用午餐,部落裡可沒有麵攤餐館的,而我又把早餐吃光光 …哈哈,自家醃上好幾個月甚或好幾年的鹹豬肉要試,喝上幾口米酒更是要的啦,坐在藤編的地板上,看著屋內大火爐上的湯鍋噗滋噗滋的滾,生活要的不也就是這當下的酒足飯飽。厚臉皮吃飽飯,才知道原來我只要多邀幾位朋友,事先報名就可以體驗下溪放蝦籠,吃自己升火煮的大鍋菜,筷子可要自己削喔,當然還有聽部落的故事和走走看看部落的遺址與古道。

瑞港公路大部分的路段,是循著清朝統領吳光亮所闢的古道逐步拓建而成,這段路線源於海岸山脈的秀姑巒溪的侵蝕作用,漸漸切穿了海岸山脈,形成許多陡峭的峽谷,沿途看到河川形成的曲流、寬廣的河階地形,天書般的岩壁。我想像著這必曾是一條居住於此地的先人們,得走上幾天幾夜的對外聯絡路線。曾經部落的小孩必需一星期一次步行到瑞穗上學,扛著米,好在學校炊煮。當然囉,用腳出走是第一建議,沿途鬱鬱蓊蓊的林相,加上無車輛喧擾,更是單車遊的絕佳路線。想來點刺激的,那就泛舟吧!沿著秀姑巒溪而下,中途在奇美部落遊憩區休息、用餐補充體力,再接再厲抵達出海口Cepo島。

如果瑞穗是瑞港公路的起點,那麼回程則可由公路的另一端終點「長虹橋」,沿著東海岸的台11線往花蓮的方向回家。由瑞穗循秀姑巒溪河谷,抵達大港口海邊,全程約22.5Km。在太平洋旁的石梯坪稍作休息,馬上感受到景觀的截然不同,彷彿在短短的時間內,遊歷雙國,寂靜的山光水色和擊石的彭湃浪花,帶來的都是一種靜謐的氛圍。大港口木雕藝術家拉黑子的站立者之屋,升火工作室和莎娃綠岸社區文化發展協會,都值得拜訪。別忘了,離開時帶幾條烤飛魚,下酒煮湯兩相宜。喔,對了!還有升火的檳榔娃娃和莎娃綠岸的苧麻手染布。

花蓮的大山大海很輕易接近,花蓮的人更是,問花蓮人:「生意好做嗎?」他們會說:「夠用就好,別人也要賺啊!」毫不保留的善良與滿足呵。沒有政治、經濟或重大的公共議題的話題,他們只會問你吃飽沒,哪裡來,要去哪裡,充滿了人情味。地方的魅力有時就藏在空氣的流動氛圍中,有時就飄散在你我擦肩的一瞬間,這些都需要你細細的品味咀嚼才能深刻體會到。出來一趟不如說是靜思自己的內心,就這樣被一個個細節打動,即使是生活不易,也提醒我們潛藏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