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時間都在從事編輯工作,喜歡跟人及跟台灣有關的工作,喜歡在工作跟旅遊有關,也喜歡在旅遊中遇見人,遇見驚喜。

 

 
 
   

愛在富貴角

原以為台灣的最北端應該離基隆不遠,應該怎麼去比較方便,撥個電話給住在基隆的朋友,但他竟然對「富貴角」完全陌生,電話中還聽到他在問別人「富貴角在哪?」,不過,還是一樣「莫宰羊」!

我心裡嘀咕著:「實在太不愛台灣了吧!」

我不情願地翻開地圖搜尋,確認一下詳細位置,原來富貴角是位於台北縣石門鄉,過了白沙灣就到,就在富基漁港旁邊,自己曾到富基吃過幾次海產,但總是「吃匆匆,去匆匆」,竟然也冷落了這個雄踞台灣最北端的重要地標。

剛剛嘀咕朋友的後座力,此時倒打在自己身上,「莫非我也不夠愛台灣!」
   

擁抱真實的感動

愛台灣不是坐而言而已,那就起而行吧!約了個住在淡水的朋友一起前往,也許他對那一帶比較熟悉。

其實,對台北來說,台灣本島的最北端並不遠,過了淡水,約莫半個多小時就到了。穿過白沙灣之後,路標把我帶到富貴角停車場,但這個角度是看不到燈塔的,迎接我們的是一個空軍營區及兩顆大雷達,心想這應該也是台灣最北端的營區吧。

循著步道前往,九月的太陽已經收斂起火爆的脾氣,多了點和煦的氣味,倒是強烈的季風好像提前暖身了,用亳不保留的方式在歡迎我們。難怪每年十月,都會在這附近舉辦「石門國際風箏節」,往東一望,也有個風力電廠。沒錯,風,就是石門鄉的特產吧!

小小的山頭,有風、有陽光,海洋就在眼前,台灣就是這樣,只要你願意,不必太久的時間,就可擁抱真實的感動。

觀察一下來這的遊客,似乎情侶檔居多,戀愛中的男女總喜歡到這些特別的地方留下足跡,也擁抱一下不一樣的感動吧!告訴朋友這個發現,她回道「我跟他以前也來過!」哎,莫非「人間九月天,愛在最北邊」。

沒錯,有個老爸走了過來,他將女兒架在肩上,讓她可以看得清楚,女兒很是幸福的模樣,這也是愛的另種書寫方式啊!

快走到燈塔前夕,有一組帶著兒女出遊的父母在對話,「這裡是極北,哪裡是最東邊啊!」此時終於有我表現的機會了,「在三貂角啊!在東北角的貢寮」。──我急著想要印證,我可是「愛台灣」的喔!

 

風的時間印記

不同於其他燈塔,富貴角燈塔黑白相間的外觀相當搶眼,「一定要那麼黑白分明嗎?」還是因為極北,就比較特別,像是當兵時站在排頭的,一定不能漏氣似的。

果然不漏氣,光是門牌就是排頭──「台北縣石門鄉楓林一號」。叫他台灣第一號,應該也不為過吧!

環狀的步道設計,視野遼闊,剛好可以完整瀏覽海天風光,風稜石海岸是這裡的一大特色,日經月累的海風吹蝕造就了這麼獨特的海岸景觀,風的力量在一顆顆石頭上刻下歲月的痕跡,雕塑出這大自然奇景。另一特色則海蝕槽景觀,這是海潮和附生於海邊的海藻長年妥協的傑作,時間將他們理出新的生命秩序,訴說著這片土地的另一態度。

轉到風剪樹林區也是一樣的讚嘆,一樣是風的力量,把樹「剪」得別致而有個性,風與樹長期交會,相互妥協,成就了這樣的特殊景觀,難怪這裡的門牌叫做「楓林」,雖然官方資料顯示,這裡因為楓樹多而得名,但把楓字拆開來,真不能讓人忽視風在這裡的力量。

樹下有人在野餐,泡茶、聽音樂,他們用這樣的方式,與風相處,與時間交陪。穿過風剪樹區,又是另個廣?的天地,在觀景台上遠眺,再次複習一下秋風的滋味。海邊白色的沙灘召喚著我,該親近一下海水,該去看看社區。

 

 

 

社區、咖啡與愛

旅行是離不開人的,除了相遇的旅人之外,也要探尋一下這裡生活的人,看他們如何看待自己所處的環境。

車子轉進老梅社區的公園停車場,就在海邊有間咖啡屋,得天獨厚的環境,坐擁海天一色的視野,雖然過了用餐時刻,還是有幾桌客人,在這一帶什麼都是特別的,畢竟自己所坐的地方,可能就是台灣的「極北」咖啡屋了。而且少了市區咖啡廳的擁擠與喧嘩,透過窗,就是海,就是愛。

窗外,有對新人沿著沙灘走來,「啊!來這拍婚紗」他們顯然想要把海風收藏在幸福的記憶匣裡。心裡想著,也許幾年前,他們也曾在燈塔步道漫步,曾初美麗的約定,並沒有被強大的季風所吹散。

散步在社區裡,人不多,畢竟一切都是要歸於沈靜,社區的寧靜讓人很舒服,阿公阿嬤在逗弄著小孩,此時有人「全副武裝」一身潛水衣走了過來,問他是來潛水的嗎?他說,是去抓魚,就住在這裡。這裡的門牌叫做「公地」,問他原因,他說早期在這裡開墾的人,發達之後,蓋了廟,捐了地,「地是大家的」,公地之名由此而來。

果然,這個地方,在很久以前就有著這樣充滿「愛」的人,這才是真正「愛台灣」啦!

他和我們好像都想多聊了什麼,好像也不必再多聊了什麼,話題打住後,留下沈靜,再讓一切回歸沈靜。

走到「凌虛宮」,這應是社區的信仰中心,一樣的沈靜,應該只有少數節慶才有熱鬧的感覺吧。一樣在石門鄉,淡金公路旁的十八王公廟,可能就終年人聲鼎沸了。但屬於沈靜的極北一隅,顯然不需為此爭鋒。

 

回程 愛得不得了

回程不想走原路,三芝的梯田與水車的田園風光好像已在招手了,車在三芝遊客中心歇腳,名人館裡展出出身此地的四位名人事蹟,分別是「李登輝、杜聰明、江文也、盧修一」,他們在政治上、醫學上、音樂上及民主運動上,用自己的專業推進理想,他們用自己的方式「愛台灣」,他們的故事,都與這片土地息息相關。跟土地相關的一切,就是旅行的一切。

在名人館裡看到盧修一生前的一幅墨寶,酷愛書法的他,留下的精典字句,就是「愛得不得了」。映照今天的行程,再看到此句時,還真令人迴盪萬千。

這真是充滿愛的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