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8日生,B型,曾任老師、演員、DJ、塔羅師,目前從事文字建築。

12歲開始創作,作品總計400萬餘字。嗜創意、愛情、音樂、文字、電影。

旅行是和世界對話的方式;不旅行的時候,我駕馭文字出航。

鍾愛隨性的自助旅行,期待每次迷路中發現驚喜;

喜歡熱鬧地跟團,把同行旅客當作風景的一份。

 

 
 
   

【離島旅行】如歌的澎湖

還尚未造訪澎湖之前,對澎湖的印象只有二:友人口中的「很曬」;以及那首經典不墜的民歌:〈外婆的澎湖灣〉:「晚風輕拂澎湖灣,白浪逐沙灘。沒有椰林綴斜陽,只是一片海藍藍……」。鍾愛大海,去過夏威夷、普吉島的我,仍神往有著「陽光、沙灘、海浪、仙人掌」的澎湖海島。於是我兩度前往拜訪它,一次是三年前,一次是今年八月。

很巧地。兩次為了趕赴澎湖花火節盛宴的旅行,都剛好碰到大雨的招待,也巧妙避開了「很曬」的宿命,以及擁擠的觀光人潮。特別的是,我第一次到澎湖是自助旅行,第二次才是跟團去玩。也因此,我經歷了一般遊客不會有的「體驗」。

對我而言,旅行的「觀光景點」是固定不變的,特別的在於風景給予自己的感動。有人以為作家旅行是為了尋找靈感,對我而言,能在遠行的時候漸漸將一切淨濾,才是出走的真諦。

   

 

第一次前往澎湖,我因身體微恙,來不及跟到同學組的團。一個人出走的我,反而獲得了私房的樂趣。首先,選擇從嘉義布袋港坐船出發,便比同學特地從嘉義到台北坐飛機來回省了兩千多元。再者,我所投宿的地點也比她們所詢價便宜不少。有了當地友人的帶領,讓我可以更自在地體驗道地的澎湖生活。

在毛毛細雨中,我從布袋港登船。選了鋪著地毯的臥舖,隨意翻看「賞珊瑚礁潛艇」的廣告 DM ,什麼觀光計畫也沒有的我,決定把這幾天的出走行程全部交託給當地友人。我曾問過到澎湖看雙心石滬、跨海大橋的朋友,除了得到「很美、跟圖片上一模一樣」的感想外,似乎再沒其他形容。旅行並不是去「應驗」書上的圖鑑,而是去「體驗」那些景色與你內在的撞擊和對話。就如同我現在正在去台灣的一部份,卻是與台灣迥異景色的地方。那是很奇妙的感受,彷彿去探訪一位常聞其名卻從未見過的遠親,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觸,很令人期待。

搖晃了九十分鐘後,走出馬公碼頭,友人已在大廳候著。因為暈船又空腹,身體感到些許違和。友人帶我來到一間名為「食神飲食連鎖專賣店」吃粥。我目瞪口呆地看著牆上「香港飲食集團」的證書,出現了卡通般的錯覺,不知自己身在港片還是現實裡。緩慢地吹著粥吃,看電視報導今天從台北飛往馬公的班機出事迫降的新聞,突然感到慶幸。

有時命運就是這麼有趣。或許我搭上會暈眩的船,就是為了避開會迫降的飛機也說不定。

吃了粥,到民宿放好行李,友人說要帶我去看一艘「很大的船」。來到第二漁港碼頭,巨大的「菊島之星」就停泊在港口。我問它是行駛哪個航線,友人只是笑笑,我馬上猜出那是家餐廳。「因為天母之前有一輛公車餐廳,淡水也有一架飛機餐廳,所以我想應該就是船餐廳吧。」行前沒有做功課的我憑直覺猜,因為神準,更覺得意。

這艘「永久停泊」的菊島之星,除了餐廳外,還販賣魚產品和貝殼類加工品,一樓的「漁業博物館」更讓我們得以窺知平日甚少接觸的漁業器具。黃昏以前,我們到達馬公觀音亭海水浴場。沿著陡坡走下去,右邊是小吃攤販,廣場則有小舞台,三三兩兩,有遊客還是居民正登台高歌。兒童遊樂區裡,孩子們忙碌地駕駛迷你沙灘車和盪著兒童鞦韆。一切是如此親切,彷彿來到自家社區的活動中心,參與鄰居們飯餘的活動。

晚上,到風櫃去吃肉粽,還去山水去觀賞奇特的「月光砂」。所謂的「月光砂」其實是被海浪衝上來的海底浮游生物,只要海浪一退,用腳撥撥沙子,就可以看到零星的發光體,不過亮度很快就會消失。我們在海邊看月光,輕輕哼唱陶吉吉的「沙灘」。那瞬間,覺得世界的灰暗都結束了,只剩坐在海灘,隱隱發光的自己。

來到澎湖的第一天,天空沒有星星,因為星星都在我的腳下了。

第二天.很早就被亮晃晃的陽光喚醒,沖了澡,讀了書,才剛吃完便利店買來的漢堡,天空突然飄來烏雲遮蔽,轉瞬便下起嘩啦大雨。雨下了一整個下午,風又大,只能躲在房裡繼續看書。晚上為了補償自己,去吃了豐盛的海鮮火鍋。由於是直產地,新鮮根本不是問題。飯後來到堤防賞月,雨水沖刷過的天空特別明澈。友人指著堤防邊的石敢當說,那是為了讓出海的人平安回航的幸運物。他又指著遠方的島嶼,說著七美島的傳說:「很久以前倭寇橫行,來到了此地劫掠,有七位婦女為了保住名節便投井自殺,之後井旁便長出七顆樹。日據時期便在這裡豎立紀念碑,並改名此島為『七美島』,以藉憑弔。」

「七美聽起來好淒美。」我遙望黑暗中那座沉默的島嶼,無聲地享受月光的洗滌。

 

 

 

回程時,接到數通朋友的來電,一聽我在澎湖旅行,個個嫉妒不已。裡面有些人嚷了好幾年說要環島,卻一直到畢業出社會都還沒踏出一步。我說:「旅行,其實就是一股衝動。計劃再久都不如走出家門去買一張遠行車票來得實際。」我不在乎逛了多少景點,只享受放逐的快慰。

第三天,我們在綿綿細雨裡再度前往山水戲沙。行前聽友人的囑咐,換上了長袖長褲,避免被水母螫傷。到了海邊,果然有些穿著比基尼的女孩在抱怨水母。走下堤岸。黃昏的山水沙灘和夜裡的光景全然殊異。夕陽下,沙泛著淺淺的淡黃色,觸感十分細緻。岩石旁,許多淺水漥裡游著小魚。我靜靜地以不驚動的姿態欣賞他們的躲匿。友人抓了一隻寄居蟹,我只看了一眼就把它放回岩石。我一個貝殼也沒撿,因為我知道貝殼回到家,只會蒙塵,而它思念的,則是有著鹹鹹海風的沙灘。我用了二十年學會「喜歡也要放手」的道理,我知道這領悟未來幾十年還是需要。

最後一天,我們去參觀偌大嶄新的機場。陽光下,機場大廳懸吊的琉璃飛魚折射七彩光芒,煞是美麗。出了機場,隨性地繞進小道冒險,一座「天人湖」的招牌吸引了我的目光。沒有計劃的冒險總是會帶來驚奇。近乾涸的「天人湖」中央有小雙心石滬,長得跟七美島的「雙心石滬」一模一樣!

友人指著路旁稀疏樹葉的矮樹,要我猜猜這種「 pub 裡都用得到的植物」是什麼?謎底揭曉,「龍舌蘭」這答案讓我驚訝。回程吃了味道濃郁,有淡淡香氣的黑糖冰。因為即將返台,友人帶我買了一拆封就得冷藏的黑糖糕做紀念。坐上客輪,完美地結束了「屬於我的」澎湖之旅。

三年後,沒有預期的我因為朋友的邀約,臨時參與朋友公司舉辦的員工旅行。地點依舊在澎湖。由於是攜眷的身份,只要付團費的半價,四千五百元即可。跟著朋友在新竹坐遊覽車北上搭飛機前往澎湖,體驗了與搭船截然不同的耳鳴感受。下飛機後,當地地陪緊湊地帶著我們遊覽市區風光:媽祖廟、四眼井,這棟房子可是「外婆的澎湖灣」裡,「外婆」住的舊址呢!導遊專業且飛快地說。搭上快艇,一個下午便參觀了桶盤、望安和虎井。桶盤島上的矗立的玄武岩壯觀且宏偉;望安島上有古味的花宅村讓人彷彿身在電影場景中;天台山上眺望呂洞賓的腳印更增添了些許神秘。我們每餐被招待大量海鮮、金瓜米粉和紫菜湯,幻想著肚子成了大片海洋。

隔日一早,在風雨交加下,穿著雨衣去海洋牧場體驗「一日海釣」。每條魚都很捧場地吃餌,也很頑強地抵抗脫逃。為了安慰我們受挫的心,地陪帶著毫無魚獲的我們大啖現烤牡蠣。看似粗礪的外殼下藏著肥美的牡蠣,配上現煮的蚵仔麵線,簡直一絕!稍事休息後,登場的是吉貝的水上活動。天色依舊陰沈,在風雨中破浪戲水的滋味很是特別。

第三天風雨仍是驚人,從吉貝回程的我們只好臨時改行程,轉到水族館去拜訪綠蠵龜;到博物館去看縮小的模型和史蹟介紹,回顧這幾天行走過的路線。也是在風雨中,搭上回程的耳鳴飛機,可謂有始有終。

我說,旅行是和世界對話;不旅行的時候,我駕馭文字出航。我鍾愛隨性的自助旅行,期待每次迷路中發現驚喜;也喜歡熱鬧地跟團,把同行旅客當作風景的一部份。還在猶豫何時該出走嗎?其實每次的出門都是一趟小旅行,試著讓自己放一天假,跳上一台陌生的公車,讓不預期的驚喜出現在你的生命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