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青,現為台中縣草湖國小教師,「笠詩社」同仁,《台文戰線》同仁,「台灣現代詩人協會」會員。 曾獲吳濁流文學獎、文建會台灣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等。著有詩集《落葉集》、詩合集《保險箱裡的星星》等。

 
 
 

 

草湖溪河堤步道其實一點也不神秘,可能只是因為地處車水馬龍的省道旁,又在大里市與霧峰鄉交界的地方,行車匆匆,往往容易讓人忽略。

草湖溪河堤步道頗長,設計精緻,有藝術小徑的味道;走在木質踏板舖設而成的步道,一種屬於閒適散步的心情,很輕易的,就可以感受到正在走動中的雙腳,擁有一種愉悅的節奏。

草湖橋下的這個溪埔區域原本就很空曠,視野遼闊,有銀亮花白的流水,也有濃淡分明的遠山。河堤是早就已經有的,只是沒有「正式的」步道,我說正式的意思便是指那種不同於一般只由碎石與水泥混合而成的小徑,也不是「走在鄉間的小路」那種完全屬於自然狀態的畫面。草湖溪河堤步道經過大量的綠化植栽,以及些許庭園造景的概念重新整理之後,儼然已經成為一條頗具地方人文特色,或許也帶有一點觀光價值的「平民路徑」了。

我經常看見黃昏時分走在步道上的人們,不會太多(有大道其行,絡繹不絕的樣子),也不至於過少(稀稀疏疏,帶著寂寥),散步的人數,似乎總剛好能點綴暮靄優美的色調,共同交織成圖畫一樣的場景。

由於草湖溪河堤步道就在我舊家附近,我清楚知道它何時開始有了美麗的轉變,包括施工進行中的那段期間,河堤旁的道路與行車,如何變得更加擁擠吵雜。

竣工之後,整個河堤的地景與質感遂有了大幅改變,也就在此時,我開始發現,有人在步道上來回散步,一日數回,彷彿沉思中的哲學家(像一樣熱愛走路的康德或是尼采),藉著如此安定、熟悉的步伐,追索腦海中未知的天涯。

 

   

 

我第一次決定登上大約 4 公尺 高的堤岸步道,是與母親一起,身體力行,意欲多探索、認識自家附近的環境,因此結伴共賞溪地風光。我們從家裡徒步到河堤(旁邊的雙向馬路就是中興路 1 段 2 巷),只需 5 分鐘。

大約 4 公尺 高的堤岸步道,從遠處看,似乎是由一片片綠色斜坡共同拱禮而升,頗具視覺趣味。我的經驗是從草湖橋頭往東開始走,經過一棵大榕樹(此段河堤唯一的一棵樹),至美群橋(左轉為大里市美群國小,再過去是塗城路;右轉則是往霧峰鄉吉峰路方向),繼續向東,直往「竹子坑」方向行去,沿途景物,隨著步伐的位移與漸層的天色,皆有不同。(草湖橋連接大里市與霧峰鄉,是一座寬敞的界橋,從外縣市來訪,可在 3 號國道霧峰交流道下,往霧峰市區方向行駛,就在霧峰分局旁。)

行至健民橋路段之後,經過「蔡恆懷義士銅像」(紀念其於草湖溪捨身救人事蹟)的紀念碑,再經小圓環(真的是一個很小的圓環),走右邊分岔路到健東路,這一段路程,十分具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奇幻感。到了健東路一帶,堤防步道雖然變得比較「基本款」,但由於此段的樹木增多,成排羅列,綠蔭款擺,有秩序上的美感,加上緊鄰的馬路比前段更為寬敞,車輛也減少了(這裡已經十分靠近山區),視覺上自然更開放舒坦,心境上,也有了世外桃源的想像。

 
 

 

步道盡頭處,已經接近太平市黃竹里,旁邊是一座私人興建的小橋,距離短短的,卻有無限的視域,奔流其下的是潺潺溪水(上游段),佇足橋上,一邊是沉靜的山壁,無欲則剛,一邊是低矮的蘆葦,隨風搖曳,像在時光中低語。

繼續走,已經沒有行人專用步道了,可沿著柏油路進入山區,這裡海拔不高,卻有清新涼爽的空氣。

從這一段路開始,可以以車代步,繼續行駛;不過,我也時常見到身著專業健行行頭的人,獨自徜徉此處帶有坡度的山路,像是一種自我的耐力訓練。或者, 三兩 同行,悠遊隨興,順著蜿蜒的巒道輕聲談笑;我也曾在這裡不止一次看見騎著自行車的人(比賽專用車與一般腳踏車都有),可見從這裡開始的爬坡地形,甚受許多人喜愛。

   
   

進入黃竹里,便可以看見彷若默默繫在山腰的淨德寺,安安靜靜,隱於溪埔地谷的另一端;淨德寺是我們家每年大年初一早上一定會去的地方,參佛、禮拜、散步(以及不免俗的點光明燈)之後,中午就在寺裡用素齋。

初一十五固定茹素的母親,曾開玩笑式的「勸戒」我們,大年初一吃素,相當於一整年吃素的誠意(份量?),這個極具誘惑的說法,讓我們(尤其是最無法習慣素食的父親)產生了投機心理,一種類似於一本萬利「小貪」的想法,得以在這一天當中充分發揮。大年初一到淨德寺,遂成為我們一家人固定的行程。此外,端坐於寺裡大殿的釋迦牟尼佛巨像,莊嚴生動,眉目慈祥,很能讓塵世久居的心靈感受到一股柔軟、和順與平靜的力量。

過了淨德寺,繼續往山上走,沿途盡是綠意青翠,盡是由小山所環繞出的小小風情,精緻的氛圍明顯別於名山大川的線條與氣勢,適合清晨遊覽,春風一場小型森林浴,也適合傍晚乘涼觀景,暫脫俗世。

經過黃竹國小,就表示快要到達此段路程的終點了,繼續往山上方向前進,左右兩邊有多處私人果園,與山區原本的景觀差異不大,這一段路因而也擁有另一種原始的風味。

 

   

路的盡頭是一個迷你的小型社區,(雖然只有幾戶人家,但是因為路邊矗立了一座社區佈告欄,因此很有社區的樣子。)有一、兩間小型的卡拉 OK 烤肉店與雜貨店,除此之外,就是溪流的嘩嘩聲響了。

從草湖橋至此,全程約莫幾公里,其中有河堤步道,有短程的綠色隧道,有人車稀疏的馬路,有銜接聯外道路的橋(也有迷你小橋),有寺廟(以及路邊簡易的小小土地公廟),有蜿蜒的山路,繞著溪流,數著林木,鑿刻於山區平易近人的高度,藍天白雲與晴朗的陽光(以及一些我未知其名的鳥類)…等,這些元素,共同構成此段路程「鄉村風」的景觀與心情。

離都城不過區區幾公里路,地景、地貌不斷更替出新,可謂大自然最蒙太奇的書寫示範,展現一種特屬於怡情閒適的章法,像 梭羅於華爾騰湖畔的簡單生活,觀察自然,耙梳田園,寫就了膾炙人口的《湖濱散記》, 在閱讀天地的同時,也看見了心靈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