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代以不同型態旅遊台灣大小鄉鎮間,在自助旅遊國外之後更發覺台灣的很多美麗並不亞於國外的景色,喜歡與他人一起發現台灣各鄉鎮間特殊的美麗,無論在自然、人文、歷史上。

 
 
   
那一天是個風起的日子,陽光些微被隱蓋在雲層厚方,你抬頭,瞥見遠方陽光被雲層篩出條條光柱落在海面上,那場景仿若末世紀的預言,鏡頭隨著你快速轉動的眼球運轉著,你接著看到一個熟悉的光點在半空中如鷹一般鼓動著氣流翱翔著,偌大的身軀會讓乍見的人以為是小型的鳥類,她隨著氣流撐直翅膀接著滑落到你們眼前不過五公尺的距離,這時你才清楚的看見她透光的黃色如珠寶般的花紋,陽光滲過她的薄翼讓原本的黃色又呈現出不同的珍珠藍的光澤。


「你們看!珠光鳳蝶!」你的驚呼聲讓大家幾乎在同一時間都仰起頭,那蝶飄然且優雅的降落,仿若從天降下的使者具某種的預兆,她落在這島嶼上復育區的馬兜鈴上,從一顆植株越過另一棵植株,搜尋一陣之後才悄然的振翅在一棵馬兜鈴前,努力的鼓起尾部在馬兜鈴葉背上產下一顆紅色砲彈樣的卵。

你們爭先的去看這島嶼上特有的蝶所產下的卵,你的回憶被拉回前些年乍到這島嶼時的初夜,在當地導遊帶領下你和幾個同學躡步的走下沙灘,導遊要大家噤聲不開燈光,你們伴著微亮的月光漫步走到沙岸的一處坐下,你們小聲緊張的說著話深怕打擾即將上岸的獸,導遊往前走去幾分鐘後又折回,告訴你們這沙灘這季節常有獸上來,今天海潮氣候都不錯機會很大,不過還是要看運氣,你們心裡默默祈禱著,老天爺似乎回應了你們微小且深刻的期盼,一個研究員小碎步的告知你們一隻綠蠵龜正在產卵,等會請不要出聲音不要開燈光安靜的觀察,免得綠蠵龜受到驚嚇而逃走。

   

這是你第一次與綠蠵龜的接觸,比你透過冰冷四方螢幕得到的畫面還要來得真實且巨大,你被眼前的畫面震攝住,緊緊盯著那不理會旁人默默著下著蛋的海龜模樣,燈光打在沙堆下方,你看著卵從海龜體內一棵棵被擠壓出落在沙坑內,一窩的蛋帶著黏膩潮濕的氣息。導遊催促著要往下個景點前進,回時月光灑落在沙灘上,星光也落了一地,「那是星砂耶 ! 」沙灘上還有不斷騷動的東西,你們忍不住稍稍打開手電筒看見滿砂地的寄居蟹,像是堆擠出來的海浪一樣一波又一波的遊走,在燈光及你們腳步的打擾之下,一瞬間又全躲入沙地裡,這是個夜的奇蹟。

奇蹟還沒結束,隨著導遊,你們來到森林的入口,導遊說這時候可以看見蘭嶼角鴞,據說這鳥類只剩下不到一千隻,停好車準備探險之時見到一外國人,他親切的和導遊招呼,導遊問他有觀察到角鴞嗎?他搖搖頭用字正腔圓的中文半挖苦地笑著說:「只有觀察到一堆人,你們是第三批了。」你開始意識到某些東西從心底湧現出來,你們是對這島嶼好奇的人們,然後因為你們的好奇而可能不小心間接破壞到原本的生態。

   


導遊打起手電筒要大家跟緊,透過樹梢你看到夏夜的星空,你想到前些年蘭嶼機場尚未被水泥牆築起之前,你和當地幾個朋友跨過小樹叢在夜間躺在飛機跑道上看著黑幕上不斷閃爍的夜星,人們在美麗景色下話總是特別少,你們也是,只是靜靜著享受這一刻。而此刻導遊不斷的發出模擬貓頭鷹的叫聲,你和朋友還覺得滑稽,彼此心裡暗想著:「這樣的怪音調真的能找到貓頭鷹嗎?」

導遊解釋著他學的是母貓頭鷹的叫聲,公貓頭鷹聽到時會想找老婆,所以也會跟著叫,稅著聲音去找就會看到了,你們越驅入森林越被一股神祕的氣息給籠罩,遠方海浪的巨嘯、上方樹林和鄰近草叢間不知名生物的鳴叫,還有風吹過樹梢激起的聲響,接著導遊站定,聚精會神掃描之後用手電筒指向某處,你順著直束的光線,看到這島嶼中夜裡的王,牠氣定神閒的看著前方,大概早已習慣這樣無理的窺視,,儘管距離太遠光線不足你們仍拍了幾張照片,最後都以黑暗的背景收場,不過你知道,當你再拿出這張照片仔細回味之際你可以確定的告訴別人,「這裡 ! 就在這樹枝上,有看到嗎?一個亮亮的點,那是那蘭嶼角鴞的眼睛。」

你在這島嶼上見到許多的羊,牠們以不同的角度面對著你,你的鏡頭無法決定該怎麼將牠們入鏡,於是你儘可能站遠距離拍下牠們成群的模樣,或是以近距離俯角拍攝出牠們另種頭大身小的可愛模樣。牠們隨處可見的程度已經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山岩斷壁、草原馬路,甚至是蘭嶼人建造來看海休息的望海亭以及荒廢許久的空屋子的窗沿都可見到或坐或站或躺的羊 。

   
   

這裡的人和羊一樣的休閒可親,尤其東清灣的孩子們,他們小小年紀在小海灣裡頭遊到二十幾分尺外的地方,爬上礁石然後一躍而下,一個個孩子就像要下一顆顆的水餃一樣,噗通噗通噗通的跳下,你興奮的加入他們的行列,你在清澈的海裡瞥見多彩鮮豔的熱帶魚,底下的礁石或許稍微刺痛你的腳但你不以為意的追著水底的魚,不需要多費力就能輕鬆在這海灣裡漫遊,你累的爬上岸,遠方的孩子還不停歇的玩耍著,夕陽的光映在他們黝黑的皮膚上,你將雙手當成相機鏡頭緊緊框住這一幕,要自己永不忘記。

可惜的是記憶總會被人淡忘,所以人們才需要相片來證明。


要回本島前你和同行的朋友來到大天池的登山入口,經過青青草原,瞥見被人挖出一大片痕跡聽說是為了做步道,導遊嘆口氣說還可能會蓋港口屆時可能破壞掉原本的生態,導遊的話和眼前的詭異的景致讓你感受到這小島正逐漸變化,只是不再以自然淺近的方式,而是人為的大動作變化。你們在山底拿著善心人遺留的登山杖奮力爬上山坡又潛下山谷然後雙手雙腳並用的抓著樹藤和繩子爬上,在汗流浹背之際你們依舊維持著速度,終於到達傳說中的大天池,一個在山中的巨大湖泊,幾根枯木橫亙突出水面上,更加勾勒出像是原始叢林的模樣。

湖面靜默的把整山頭的青青綠木給收藏成倒影,再抬起頭,雲很大朵天空很藍,該回家了你想,但你知道這個島嶼,會成為你心底朝思暮想的另一個故鄉,哪一天,還是會再回來看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