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為是行俠仗義、飛簷走壁的女俠,哪知盤纏用盡,一腳摔進漫長的勞役中,目前還未脫身。至於闖蕩江湖的壯志,總有一天會實現的...。

 
 
   
   

家裡有一個 5 、 6 歲的小朋友,有時候真的是一件又好笑又頭大的事。拿我的小侄子來說,每回他們幼稚園教了什麼新玩意兒,也就表示回家後大人也有功課了。他常會拿一些你根本想像不到的問題,問遍家中大人。剛開始,遇到我答不上來的,還會煞有其事的上網找資料,然後很認真的把道理解釋給他聽。哪知聽完後,他居然一臉狐疑,然後搖搖頭,一副不信任的又走開了。結果通常是,我辛苦找了一個多小時的答案,居然比不上他爹娘一句貼近生活又有童趣的比喻,真是大大折損我身為姑姑的專業度。

為了洗刷我的污名,趁這個週末有機會可以去小叮噹,便硬拖著我的小侄子及他的老爸陪我一同前往。美其名是招待他們遊玩,真正的目的,嘿嘿...當然是要藉由裡頭的科學設施,來印證我之前解釋的原理,以重振姑姑我的雄風。

開車到新豐小叮噹蠻方便的,我們走中山高,下竹北交流道,再走一號省道,沿路都有小叮噹的指標,連地圖都不用翻。聽說要在高速公路上設立遊樂區指標,必須是觀光局評鑑優等的樂園才可以。在一路有指引的情況下,以及小朋友仍維持著高昂遊興的順暢車程中,抵達了小叮噹科學遊樂區。

   
   

 

園區內的物理設施大致分為七區:洛神區(水車大展)、金銀島(藝術雕塑)、黑森林(植物、形抗力學、幾何圖形應用)、伊索寓言(光學世界)、水的慶典(水的遊樂區)、格林童話(天文教育),以及八千里路雲和月(聲音世界)。正當我研讀著導覽圖,努力規劃最佳遊園路徑時,那小子一會兒拉著他老爹在玩噴水槍,一會兒催促我們踩江戶水車給他看,一下子又迷上龍骨水車,奔來跑去的,哪還有什麼最佳路徑。哎...算了,放下手中地圖,也許這時候小朋友才是最佳導遊。至於這裡的水車,有的利用人力踩踏,將水由低處汲往高處,如剛剛提到的江戶、龍骨水車;有的利用機械旋轉所產生的離心力,使水產生速度向上旋,如阿基米德水車;另外,還有藉由活塞下壓的力量,將井水抽取上來的噴水槍。

好不容易將小朋友拖離水車區,接下來好玩的是曹沖秤。我偷偷閱讀了它的遊戲規則,趁小朋友還沈迷於高低水柱噴起時,我跟他老爹猛不其然的朝他貼身一站,一條細長水柱突然向他迎面襲擊,嚇得他一臉驚慌的跳開,跳開後還緊緊盯著剛剛突襲他的水管。原來曹沖秤是以浮力為原理,當磅秤所受的重力越大,噴出的水柱也越高;不過,當重量超過一定限度時,它會出現另一條水柱,不是向上噴,而是直接朝你而來,哈哈!小叮噹的幽默。

收起剛剛被攻擊的狼狽,來到阿波羅花圃。一座偌大的金屬雕塑,在陽光照射下靜謐但閃耀的旋轉,很神祕。這是一個利用太陽能轉動的實例。結果我們家那充滿想像力的小子,對著黑色集光板,像在操作電子儀器般的,不時還會望向那神祕的金屬物,然後大喊:「五、四、三、二、一...出發!」,這座阿波羅花圃已經變成他的太空船了。

   
   

一會兒,進入黑森林,之所以稱“黑”,因為這裡有座神農氏百毒園,介紹許多常見的植物,其有毒的部份及毒性;另外,還有用幾何圖形堆砌的溜滑梯;最後,有一拱橋區,你可以自己用小積木架出一座拱橋,在堆疊的過程中,會自然而然的了解拱橋的原理。

離開拱橋區,眼前出現一大片草原,一座和平鐘,那天,還有小一隊童子軍在草坪上追逐,接著還有...哇!完蛋啦!快離開此區!但已經來不及,我家那小子已經看見他最愛的恐龍了。看來,我們得在這耗上一段時間了,或許,可以想想中餐吃什麼;或者,考慮在這野餐也不錯。

中餐後,我們繞另一條路,準備進入水噹噹歡樂廣場。不過在進入前,必須先通過一些關卡,例如,阿里巴巴城,開啟城門的暗語大家都知道,所以當我大喊“芝麻開門”,城門應聲而啟時,別說小孩子了,連我都覺得很有快感,這是聲控的原理。另外,還有唐吉訶德天上水,三個懸吊在空中的斷尾水龍頭,居然能流竄出水。為什麼?在這裡賣個關子,自個兒到現場觀察吧!

通過關卡後,進入水噹噹廣場,雖然已經是 11 月了,不過運氣大好,來個午後暖陽,配上微風,雖不敢全身淋溼,但也是個踩水的不錯日子。玩水區有一些機關,觸動後,水柱會從前方衝刺而來,或從頂上淋下,或自地面湧出,十分過癮。四周有一些不敢淋溼但又愛觸動機關的小朋友,見他們鬼祟的撥弄機關,然後慌張逃走的神情,害我很想來捉弄他們。瞧他們又走向 A 機關,我暗地走向 B 機關,想來個聲東擊西,結果碰巧走對位置,驚喜看見水幕與陽光交會而成的彩虹,隨著水的律動忽隱忽現,立即大呼其他人來看。

   
   

 

玩玩水,晒晒太陽,吃吃野餐,然後一副酒足飯飽的模樣,繼續我們的行程。接下來,是今天的重頭戲—光學世界。這裡有一連串利用光學視差的原理,所營造出來的視覺誤導效果,在在證實我們的眼睛是會騙人的。例如水往高處流、利用背景使相同的東西看起來大小不一、類似魔術的隱身手法呈現一顆頭顱在桌上的恐怖感、利用凹凸鏡照出大蕃薯的樣子,以及在一個密閉傾斜的空間中,平衡感完全失靈,人會不自覺的往低處跌去。其中最有趣的,莫過於留影牆。如果有一天,你的影子再也不跟著你,而是被凝結在牆上,千萬別驚慌,因為它可能是一面磷光牆。原理很簡單,當磷光牆受光時,牆面會吸收能量,無光時再慢慢釋放能量;而被人遮住的部份,因為沒吸收到光,自然沒能量可釋放,所以會形成黑影,也就是我們被定在牆上的影子。逛完光學區,果然有一種穿梭不同空間的感覺,一下視覺失靈,一下感覺失靈,所謂眼見為憑,在這裡完全失效。

嘗試過視覺盲點後,接下來輪到聲音世界了。小朋友最愛的,是貝爾話筒,結果他們父子倆用話筒千里傳音講祕密,不甘當外人的我,先跑到另一區:馬克斯威爾通話器。它是利用碟型天線,將遠方傳來的聲音經拋物線反射後聚集在焦點上。嘿嘿,我這裡千里傳音連管線都不用,比你們先進多了吧;不過,一個人傳不了音,哎,還是得等他們來。另外,還有泰山吼及 ET 飛碟屋,都是利用環型圍牆或橢圓球面來聚集聲音。這讓我想起之前去北京天壇時,有一堵圍牆稱「回音壁」;以及傳說秦始皇在建造宮房時,會利用聲學的原理,將四處的聲音集中到他所處的房間中,藉此竊聽他人言論,應該就是利用這樣的原理吧。

   

 

結果離開小叮噹時,我想要重振威望的目的壓根沒達到,畢竟 5 、 6 歲的小孩還是太小,對當中的科學遊戲好奇興奮,但仍無法清楚了解。不過,反而是我上了一課,除了實質園區內的科學原理外,更重要的,是“教育的意義”。教育,不是當下提供答案而已;而答案,更沒有所謂的標準化。至少,目前面對一個小小孩,與其讓他立即清楚一件事,還不如讓他在遊戲中慢慢探索、思考;而且,有時他們思考出來的結果,反而更令我們驚喜!好吧,來日方長,等姪子國小三、四年級的時候,咱們再來小叮噹闖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