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a ,曾擔任兩家報社和出版社記者多年,現為小學代課老師,著有日本深度旅遊和多本旅遊手冊,喜歡遊山玩水和探險。

 
 
   
   

 

一覺醒來,站在 1520 號房的露台,看著腳下繽紛的花園,彷彿我們是法國波旁王朝的皇室家族,在安靜的後宮花園,吃著送到房間的早餐,等待的是我們的禁衛軍騎著馬車,來到花園接受我們的校閱。

雖然沒有真正的騎士隊伍出現,但花園裡後來果真出現馬車,伴著晨間的鳥鳴,這樣怡人的氣氛,先為我們的旅程畫上一個驚嘆號。

1520 的房號似乎非常政治味,因為 520 這數字好像是四年一次的重要大日子。 其實這個房間曾是我們國家元首視察地方建設投宿的房間。飯店管理人員說, 過去幾年內,渡假村曾辦過國宴,也曾經接待過許多國家的元首,餐廳也請來負責國宴的主廚掌廚,做出國宴級的餐飲。

飯店經理還告訴我們,這裡在兩年多以前,由媚登峰集團接手,改變了整個休閒型態,除了原有的生態和遊樂功能,更增加可以紓壓和休憩的功能。花園裡的鬱金香花園已經逐一綻開花朵,交錯著紫色的鼠尾草,還有其他不同色彩的花草,鋪陳在大塊綠地上,煞是好看,配著四周的紅瓦白牆,大塊綠地,那原先看到的馬上,正載著客人繞著花園慢走,這一切就像夢幻一般,不仔細想,還真會誤以為我們來到了歐洲。

整間會館完全簡約而充滿禪風的裝潢,一進會館便覺得一星期來的工作壓力得到釋放。做了一個香氛的療程,原本肩頸的酸痛,立刻化解,覺得從頭到腳都變輕了,似乎要飛了起來,餐廳也供應精緻美味的中式餐飲,國廚的手藝果然精巧,香榭咖啡館裡喝一杯手工咖啡,心情頓時愉快起來。

   
   

入園大廳變成一個特別的養生市集,有這裡的農民以各種天然食材和農特產製作的養生點心和茶飲,成為我們此行意外的採購目標,喝了一杯有機的黑糖桂圓茶,全身都暖了起來,有機米、有機茶、有機蔬果,都被我們收進我們的行囊裡。原來這只是一次家庭旅行,竟變成我本人最愛的養生之旅。

隔著凡爾賽花園的對面丘陵上,完全不一樣的世界。走上山丘,迎接我們的是曾經看過的大型花燈,那些都是過去元宵燈會的主燈,而山丘上一大片樹林的後面,是充滿童趣的世界,懷舊主題區裡,一座座熟悉的卡通人物雕塑,散布在林間,龍龍與忠狗、湯姆歷險記、小英的故事、綠野仙蹤等,這些曾經陪伴我們這些五年級生成長的人物,突然浮現在眼前,不過現在變成我的孩子的大玩具,混在一堆孩子裡,朝著卡通人物爬上爬下,而許多家長們則忙著拿相機獵取畫面。

雕塑後面的 DIY 教室,陳列了一些讓我們驚奇的鄉土玩具 DIY 作品,桌上兩隻唯妙唯肖的蠶寶寶,逼真度一百,我們還以為是活體昆蟲做成的標本。 DIY 教室的媽媽說,那只是用面紙和黃豆,再加上膠水做成的,只要三到四個步驟就可以完成。我們當下報名參加,我家的孩子當場做了四隻蠶寶寶,路過的客人還一直問,這些蠶是活的嗎 ? 有趣的是,他們還阻止他們的孩子動手摸,不斷呼喊著 : 別把蠶寶寶捏死了。

我的孩子不想離開,另外還參加風鈴 DIY 課程,這項意外的安排,讓我們的大兒子樂不可支,就像發現了寶藏一般,而我們大人們正可以趁著這個空檔,到山林裡散步。

 
   
   

我和老公選擇後山的步道去做森呼吸,蜿蜒的石板步道,在相思樹和油桐樹林裡穿梭上下,這個秋的季節裡少了雪花般的油桐花,也沒有粉彩的相思樹黃花的灑落,但林道裡還是浪漫怡人,順著步道走到山中的小湖,看著荷花睡柳,聽著林鳥鳴叫,氣氛實在是讓人舒暢自在。

雕塑區的 一百公尺 外,是另一個激情的世界,旋轉馬車、星際穿梭列車、太空戰艦等等遊樂設施,雖然不比某些遊樂園,那種從高空垂降教人膽顫心驚而嘔吐的設施來得激烈,這裡算是普級的娛樂,但比較讓人可以放鬆心情,也讓我們比較能接受。我們家八歲兒子 Dodo 玩到瘋狂,一直叫嚷著再玩一次。

三義大街就在 一公里 範圍內,舊山線鐵道上的勝興車站和龍騰斷橋,都是懷舊浪漫的旅遊點,鐵道上拍照,車站前吃一枝古早味的枝仔冰,找了一家小餐館,嘗一口客家菜,真是幸福滿點,龍騰斷橋讓我想起童年搭火車,回南部外婆家,坐在車上吃著鐵路便當,看著窗外景物快速變換,那一種期待的感覺,還有那曾經看過銅鑼到三義穿越山洞的興奮心情。

車水馬龍的三義木雕街──水美街,不再只是推銷大型的木雕,還有許多小巧可愛的木雕作品,讓人愛不釋手。

大街附近山上,還有一棟啟用不久的木雕博物館,是個知性的景點,裡頭陳列各種讓人嘆息的木雕師傅的傑作,除了傳統的人物,還有各種充滿奇想的主題,那些創意讓人不禁莞爾。

三義我們是舊地重遊好幾次了,每次的內容大同小異,但這次的二日遊卻很不一樣。

先是在這密密的相思樹林內,竟然有這樣一間養生會館,提供五星級的渡假質感,已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現在還有更能釋放壓的旅遊功能。

以往我們也曾經來此一遊,為欣賞五月的油桐花海,不過也只是在這裡用餐,把這裡當做行程中一個歇腳的地方,然而現在我們卻把它當做二日深度旅遊的據點,重新找到了三義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