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緒昂,自由寫作者、自然解說員、體驗自然課程講師、生命科學系博士生。
喜歡以最短的速度遠離人群,以最長的時間駐足於自然中。

喜愛進入山川野地,接觸不同的生命,喜歡引領孩子步入自然, 與環境和諧的互動。

 
 
   
   

爸爸!海洋公園到了嗎?」「待會媽媽可以和我們一起坐旋轉木馬嗎?」「這次我還要去玩 … 」。遊樂園終究是小孩子的最愛,行走在濱海公路的小小車廂中滿滿載著他的童稚言語,以及難以計數的愉悅心情與期待情緒。

基於興趣與研究工作的需要,我時常與家人在野外生活,也因此當兒子兩歲生日後,就常伴隨著我們在各地旅行。徜徉在自然之中固然愜意,但對一顆顆幼小的心靈來說,遊樂園更像是童話書中的繽紛世界,每每擄獲孩童的心。人工遊樂設施是一群充滿著魔力的機具,往往能滿足人們挑戰刺激的需求,提供了不一樣的樂趣,帶給群眾的驚奇。只是家庭經濟的拮据,在童年時鮮少有機會進入遊樂園的我,只有當孩子出生後,才能逐漸熟悉這些個原本陌生的環境。

   

去年,我和兒子來到了兒童育樂中心遊玩,與他一同乘坐旋轉木馬、摩天輪,並逐一體驗在他年齡限制下得以進行的遊戲項目,或許是以一種 ” 較古典 ” 的歡樂方式,來滿足我自孩提時的欠缺。當天,他開心極了,並說道:「下次要帶媽媽來」。然而,遠雄海洋公園的吸引力卻更勝一籌,因而上回從園區回來之後,便吵著要我把家中裝潢整理成海洋公園的樣子。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造訪這太平洋畔的主題遊樂園,但兒子仍然對於這回即將到來的旅行興奮不已。回想過去的遊園經驗,縱使每次遊園的時間都不算久,但卻總在短暫的停駐中留下了令人深刻的印象。

海豚表演是從我第一次造訪海洋公園後,便每每都不曾錯過的節目。在漫長訓練過程中,模樣可愛的海豚將平日的肢體動作近乎完美展現,無論疾速游走還是縱身跳躍,都讓滿場的遊客讚嘆不已;而訓練員將鯨豚特有的尾部擊浪行為,努力調教成拍擊球類的動作,讓一顆顆色彩鮮豔的球在水池與觀眾席間躍動著,增加了人與海豚之間的互動。難怪這擁有寬敞空間、設備完善的海獸表演場總是坐著滿場歡樂的觀眾,從開園之初就成了最具吸引力的表演場,也是多數旅客入園不願錯過的安排。

事實上,與其說海豚表演是重要項目,倒不如說這表演是眾多旅行團的唯一目的。然而在園區內許多被忽略的角落中,卻存在著令人意外的驚喜。像是在水族館這個具體而微的水族世界裡,種類繁多的海洋生命得以躍出書本,以真實的面貌呈現在孩子面前,讓學童能夠以近距離進行觀察活動。而隨處可見有趣的互動設計,巧妙的免除了在幽暗環境中容易產生的疲倦感,也讓孩子除了靜態的觀察之外,還藉由主動的操作去增強印象。

   
   

 

電動輸送梯緩緩穿過大洋池下的隧道,頭頂上是生活在大洋中的各種魚類,輕輕滑過身邊的是姿態優雅的魟魚,四面八方交錯悠遊各種大洋生物,讓人毋須濕潤身體便能稍微體會穿越海中的感受。因為個人的生物學背景,自然會對生物性的展示有著濃厚的興趣。若非孩子總快速的拉著我往前,相信我會花更長的時間仔細看看這些珍貴的海洋生命。水族館中的解說人員雖然並非皆來自生物相關科系,但是他們積極的態度與努力為我解說的熱情,卻都是我過去在其他展館中所罕見的,著實令人激賞!

之前沒空隨行入海洋公園時, 曾提醒 太太要帶兒子去看海牛,或許如同其他遊客般,海牛對母子倆並不構成足夠的吸引力,因而海獅成了那回旅行的重點,回家後一直興奮的學著海獅的叫聲,好一陣子重複描述著海獅的表演。而後,禁不住他的再三要求,上回我被他拉著來到了海獅表演場,要我一定要陪著看海獅秀。在整個的表演過程中,一隻小水獺深深吸引著我的目光,雖然牠只是個串場的角色,但卻是整場秀中我們夫妻倆的最愛。因為海獅秀的演出不外乎海獅在主持人配音、旁白中,進行敬禮、頂球、跳高的動作,或是玩呼拉圈、親遊客之類的把戲,正如同我過去在電視上或野柳海洋世界看到的節目般。反倒是我四歲兒子為了展現他對海獅秀的了解,持續亢奮敘述著相關的表演,那種期望與我分享他喜悅心情的表現,已遠遠超過了我觀賞海獅賣力演出的樂趣。

   
   
   

至於海牛,為何沒能引起母子倆的興趣呢?原因無他,由於大家並不熟悉這種海獸,海牛館又是海洋公園中較晚成立的展示館,再加上海牛不會隨人指揮而作演出的特性,都使得海牛館成為旅程中極容易被割捨掉的部份。然而,之前臺灣從未有過海牛的引進,我也從未見過這些動作溫吞、看似和善的海牛目動物,且更因為他不會針對人的要求進行任何表演,所以在海洋公園的所有生物展示中,我其實最想要觀賞海牛。

因此,當海牛引進之後,我開始有機會一圓這個夢。海牛館改以美人魚秀為名,嘗試吸引原本對海牛陌生的人們入館參觀。這回,我與兒子拉著太太進入海牛館,在活動即將開始的那刻,勉強在爆滿的海牛館走道邊緣找到位置,一同享受著與海牛親近的時刻。活動分三階段進行,第一部分是在螢幕上投射播放海牛的影片,以及海洋公園從象牙海岸運送海牛的過程。當螢幕升起,布幕揭開,我最愛的部分即展開,觀眾便能夠真實看見水槽中兩頭海牛在魚群間,於潛水人手中享用食草的美麗構圖。第三部份,則是兩位舞者在水中以編纂的美人魚故事中進行水上芭蕾的表演。

此次解說人員以幽默風趣的口吻介紹海牛並引導活動進行,但我更喜歡上回曾瑞敏先生的解說風格。我曾告訴太太與無數友人,我在海牛館遇到了一個了不起的解說員,他清楚交代活動的流程,也兼具維護動物安全與遊客權益的體貼告知禁止使用閃光燈。我難得在營利單位看到工作人員的堅持,讓消費者學習遵守規定與尊重他人的態度。

   
 

而海牛館外海豚池底的兩個玻璃窗,也是我這回旅行的新發現。時而快速的於眼前劃過,又時而好奇的凝視著我們,看著海豚或俯或仰的經過窗邊,太太被牠們迷離的眼神所迷惑了。或許只有在水底,當牠們無需勉強自己以動作取悅人們時,海豚才能以牠真實的面容出現。然而,缺乏刻意操弄的趣味,沒有熱鬧的音樂與掌聲,鮮少有人耐心的等待海豚的出現。在不斷離去的散場人群旁,最終還是留下了我們一家人,在這兩扇小小的海洋之窗邊,凝視著大海中的柔美眼神。在這個小角落,我們有機會與海豚如此接近,也讓我們一家人擁有極甜蜜的一個多小時。

當然,你也可能會問,那裡的遊樂設施如何?對於酷愛生命的我們,光是享受這與海洋生命接觸的時間,就顯得不夠了。那就將那些遊樂器材留給在展館與表演場間流轉的人們,作為表演空隙打發時間的娛樂吧!

   
   

晚上,隨著蜿蜒而上的道路,我們進駐了海洋公園旁,佇立在海岸山脈脊上的遠雄悅來大飯店。大廳前方是醉人的景緻,整個花東縱谷的燈火如天上星星般閃爍著,那是無數個以燈光訴說的在地故事。

親切的工作人員為我們安排了一間面向海洋的房間,讓我們這回在東岸以海洋為主軸的旅行更加完整。夜色中,步出陽台的我滿是驚訝。原來,落地窗隔開了兩個世界,緩緩移動的步伐,把我從溫暖的房間帶入我鍾愛的自然懷抱中。這我熟悉的海洋,在夜的呵護下,以壯闊的聲響證明他的存在,一次又一次的拍擊海岸。只有當拍擊出浪花的瞬間,在微弱光線下灰白色的泡沫才讓人明白,「原來,我正與海洋對望」。一種幸福的感覺,從海風中滲入心中,滿懷溫馨!

早上,光線從落地窗穿透進來,引領我再次走入陽台上。俯視著美麗的太平洋上的浪,有別於黑夜時的黯淡,此時的陽光灑在海面上,構築成一條明亮的金黃大道。而夜裡原本在腳下黑色的山脈,樹木也紛紛以枝條伸入天空,以葉面耀眼的綠活潑了這大洋畔的世界。又是美好一天的開始,我開始收拾行李,也開始收藏起一天與一夜的美好記憶,踏出房門也步入新的旅程。此時「爸爸!明天我們再來海洋公園好嗎?」。明天?我猜應該不會!但是,肯定的是,海牛、瓶鼻海豚、水獺 … 我們還會再度來看你!也再度站在山脊上那個面向海洋的位置!